时时处处以法为重做选择

更新: 2016年08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六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相信师父给我安排的都是好的

我刚修炼之时也正是初到多伦多之时。那时刚刚落地,与一名在唐人街真相点的同修约好某一天到她家里去借《转法轮》

那天,我在唐人街购完物,手提着四、五个塑料袋的重物,顶着中午的烈日,饿着肚子,步行七、八个公车站如约往同修家赶。可是,到了她家之后,发现她不在家,没有办法,只能又走回到唐人街吃饭,然后再次返回到同修家。

在第二次返回的路上,突然迎面刮来一股莫名其妙的旋风,将脏土和树叶等东西迎面抛向我,这时有一个声音说:“回去吧,你就是走到了,也不知道同修是不是在家。”这时,我面临了我生命中最关键的一次选择,是回去还是继续往前走。

我在心里说:“我不就是想看《转法轮》吗?干嘛这样考验我?我今天看定《转法轮》了。”于是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快速的向同修家走去。

修炼两个月后,我就找到了一份医学研究工作。我的工作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将开始的半年合同续为一年。就在我一年合同即将结束时,老板说他已经将我的这份工作交给了一个生物制品公司做了,所以不能再给我续合同了。我当时丝毫没有失落感,相信师父对我定有安排。于是我先全力参加电话组。果然,不长时间,有朋友来电话向我介绍个人护理工作,我想这大概就是师父给安排的修炼之路吧。于是我随便找了一个私人学校,没想到结业后很快就在一家老人院找到了一份全职工作。

二、选择腰鼓队

在十年前,天国乐团成立之时,我就想参加,但我发现当时很多人都在报名,就想:“证实大法的事情谁做都一样,还是选择缺人的项目吧。”

二零一零年左右,天国乐团负责人宣布还需要大量的人员参加,我当时心里非常高兴,于是当天就给乐团负责人打电话报名了。我拿起了长笛,一鼓作气,在三个月内,从一点不会,到能吹五首游行的曲目,能够参加游行了。走在天国乐团的队伍里,我感到无比的自豪和神圣。

可是在二零一二年左右,我又面临着一次尖锐的选择。那年,多伦多佛学会宣布要重建腰鼓队,我当时只是想一边参加天国乐团,一边参加腰鼓队。

可是,第一次参加腰鼓队排练,就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没有人教腰鼓,来参加练习的人没有人能够和着“法轮大法好”的旋律打腰鼓,而且绝大多数都是连鼓都没有摸过的新队员,老队员都没有来。因此,我只能人尽其力开始从腰鼓的基本动作教起,然后再教游行曲目。

可是,后来才发现天国乐团和腰鼓队几乎都是同时参加活动,我只能选一个!腰鼓队还在不断的進新队员,怎么办?我告诉自己,要以法为重做选择,不要从个人爱好上选择。天国乐团虽然也缺人,可是留在腰鼓队却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于是,我选择留在了腰鼓队。

三、日常生活中克服懒惰,去救人

二零零七年,我家搬到了一个新的社区。刚刚安顿,我那个从来都不愿意抛头露面的先生竟然与社区的政府工作人员打的火热,而且还不断的告诉我社区正在搞什么活动,还建议我不要总是呆在家里,要出去参加点活动。

开始时我说没时间,也没有兴趣。可是他反复的跟我提起,还说我自私,不顾别人只顾自己。听他这样一说,我就开始真正的思考了:我的时间应该用来干什么?不是救人吗?我平时可以到别的社区表演、洪法,为什么就不能在自己的社区做呢?这时,惰性的一面说:“多麻烦啊?这可是一个大工程啊?你能行吗?还是算了吧。”可是修炼的一面却说:怕麻烦是修炼人吗?不做怎么知道行还是不行,师父不是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吗?所以,我选择了做。

我先在社区工作人员那里讲了大法的美好和正在中国发生的迫害真相,然后又积极帮助社区工作人员组织整个社区的活动和华人社区的活动。

不知为什么,在我们搬到这个社区的头两年,每年夏天都有全社区的大型庆祝活动,冬天都有华人社区的庆中国新年活动,以后就再也没有了。由于我是活动的组织者之一,所以可以很容易的将洪法活动安排在活动中:请花样腰鼓队的同修来打腰鼓、摆大法真相摊位、做功法演示、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和推广神韵等。

在我刚刚搬到这个新社区时,曾经做过一个梦,梦到在我家里围着我站了一圈人,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都是一个长长的数不清有多少人的队伍,我一直不理解这个梦意味着什么。有一次,在我的家庭聚餐上,我正在向众人讲着修大法后的体会,突然这个梦境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恍然大悟:围在我周围的人不就是眼前的这些邻居吗?而他们身后站着的长长的队伍不就是他们所代表的宇宙天体的生命群吗?他们都在等待着被救度!想到这里,心里升起对师父的无限感恩,原来师父将一切都给弟子安排好了,那两年的社区大型活动也是为我救人准备的啊!

四、在工会代表大会上讲真相

在我的工作单位里,同事们都非常相信我。于是,二零一零年,我们单位成立工会时,主席点名让我做会计,给他们管钱。

二零一三年,单位工会送我和主席去参加安省工会举办的年度代表大会。在大会上,我看到了一份关于一个国际事件的紧急决议案,我非常震惊,怎么国际上的事工会也管呢?我当时马上就联想到了中国正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我是不是也应该提一个紧急决议案呢?

有了这样的想法,惰性的一面又说话了:你不要不知天高地厚了,就凭你个小人物还想做什么决议案的事,这都是有能力的学员做的,你是做不来的。修炼的一面又说:你不是修炼人吗?修炼人只要有正念,还有做不来的事情吗?你应该想到哪就做到哪,行动起来,才能知道哪里有问题,然后解决问题。还是师父讲的那句话:“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于是,我跟主席说,我也想提一个有关法轮功的紧急决议案。主席说,你去吧,我同意。可是我都不知道应该问谁,但我知道不管问谁,都是在讲大法的真相,所以问谁都不白问。

先问了一名门卫,他听我介绍之后,把我带到一个工作人员那里,我又开始讲,我在讲述时,眼泪夺眶而出,那位工作人员赶紧安慰我说,能理解我的心情,又把我介绍给了一名国际联合部的人,我又开始讲真相,然后,询问可不可以提一个“督促加拿大政府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的紧急决议案。这名国际联合部的工作人员说,她一个人不能做主,问我能不能晚上来参加一个国际联合部会议,在会议上,可以给我几分钟的时间发言,看看能不能提这项决议案。在当晚的会议上,我讲述了法轮功学员如何按着真、善、忍做好人,法轮功的兴起及祛病健身的效果,讲述了法轮功受迫害的过程及程度,最后讲到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听完后他们说:“虽然你的这件事情很严重,但不是紧急事件,所以你可以在明年的代表大会上提这项决议案。”

国际联合部会议结束后,我便开始着手准备在二零一四年的工会代表大会上提决议案的事。首先,通过佛学会找到了一位有这方面经验的西人学员来帮我完成撰写这项决议案。下一步,就是争取先在本单位工会大会上表决,同意向二零一四年的安省工会代表大会上提交这份决议案。

我先通过电子邮件向单位所有的工会会员发布了这项决议案的内容和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真相。我心想,通过还是不通过,先不去想,一步一步往前做的过程就是讲真相的过程。终于在本单位全体会员大会上通过了。于是这份决议案经过主席和秘书签字后,提交到了二零一四年的安省工会代表大会上。

接下来,就是考虑如何行事了。首先问自己,提决议案的目地是什么?我认为最主要的目地是讲真相救人,提决议案应该只是一个讲真相的方式。那么讲真相救人一定要得到表决的机会吗?不,只要我的决议案被印刷到了决议案册内,那么我在大会上做什么,都是合理合法的,我为什么不能像那些竞选者一样在大会上发传单呢?这样不管这份决议案是否得到表决的机会,我的讲大法真相的目地都已经达到了。

于是,我开始着手制作传单,要想让传单吸引眼球,一定要将“活摘器官”几个字突显出来。我设计了一份独特的传单,用黄色打印纸,正面打上“请帮助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支持此决议案”,其中活摘器官几个字用大号黑体,非常显眼,其它全部用小字。传单的背面打印迫害真相。我一共准备了七百三十份传单。

大会终于召开了,总共有一千三百名各地代表参加了会议。我在会议的第一天就发出去了六百多份传单,每发出去一份,都说一句“非常严重的事件”。第二天,又发出去了一百多份,就这样超过一半的代表拿到了传单。我心里想着,我的目地就是讲大法真相救人,如果不给我机会,我就年年这样做!

在大会的第二天,我的决议案出现在大屏幕上了!心里有点激动,赶紧看发言稿,发正念,准备上阵。可是问题又来了,由于大会议程比较紧张,屏幕上的决议案有一半在当天没有得到表决的机会,我想那就等明天吧。

可是到了明天,又有新议题的议案出现在大屏幕上了。怎么办呢?看到其他的代表想说话时,就站在为代表们准备的麦克风前,所以,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站在了一个麦克风的前面,要求发言。经过主持人允许后,我问:“今天有今天的议题,那么昨天剩下来的决议案怎么办?还有表决的机会吗?”主持人问我决议案是多少号,我告诉他决议案的号码,他说会安排在明天或后天。

我回到座位上之后不久,就有一位决议案委员会的人找到我,告诉我明天决议案顺序,问我是否同意,而且还说如果决议案得不到表决的机会,还可以与工会委员会联系,他们也可以做决定。我想,我的目地是讲真相救人,无声无息的让委员会通过,我还真不愿意。于是就说:“这件事情非常重要,我这两天在发传单,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她说收到了。我说:“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真的需要帮助。我不介意时间,哪怕是最后一个也行,但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啊!”说着我的眼圈又红了。她安慰我说,他们会尽力的。

他走了以后,我想:如果真的没有时间了,我就年年在这个大会上发资料,因为每年都有30%的新代表参加大会,那样似乎比这个决议案通过了还要好,会救度更多的人!至此,我感觉旧势力对我再也无计可施,无论决议案是否获得表决的机会,都挡不住我助师正法的步伐!我放下了所有的心,只等师父的安排。

终于,在最后一天的倒数第二个,轮到我的决议案了,在我的后边还有一长串的决议案未能得到表决的机会。我抱着一个救度众生的信念和一名大法修炼者的威严,一字一句、不卑不亢、不快不慢、落地有声、清清楚楚的陈述着大法的真相。

我演讲刚刚结束,全场立即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在主持人宣布开始表决时,所有参加大会的一千三百名代表全部都高高的举起了手中表决卡,至此,一项“督促加拿大政府呼吁中国政府立即停止继续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在监狱内的法轮功学员、呼吁加拿大政府向书面告知每一个到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病人中国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的决议案获得了由一千三百名代表参加的二零一四年安省工会代表大会的全数通过。

五、结语

在十几年来的修炼过程中,体会到只有时时处处以法为重做选择,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深知,自己的修炼还很不到位,因为我所能做到的还只是尽力克制自己的私心杂念在法上做选择而已,而且在选择时还常常出现内心的纠结和思想斗争,这距离一个真正的无私无我的神还差很远。

最后以师父的诗词结束我今天的交流:“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六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