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提升对炼功的认识体悟信师信法

兼谈如何破除旧势力病业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最近一段时间,有时候会听到有同修长期处于病业,最后不幸走了。但是在同修离世之前,周围同修也是一起发正念、学法啊等等,同修本身也在努力“扛”,似乎最后也还是没有成功。类似的也有项目长期处于魔难,总发正念、使劲学法,却没有根本上的起色。

碰到这些事情,反过来想想自己,我在出现病业的时候,大多也都是好像和别的同修一样,不管它,忍过去就好了,但是也会产生一些以前没出现过的身体症状,我也会去想,只要多炼功就会好、信师信法。其实每次这种时候,内心深处还是难免会想:是不是好点了?或者说我要否定旧势力,好好学法、炼功、发正念就会过去了。但内心深处我发现还是有一种“治病”的心理,不知不觉把学法、炼功、发正念变成了治“病”的办法,或者硬强迫自己“信师信法”。其实我发现潜意识中还是有“会不会出问题啊”的想法。有的项目可能在魔难中也有类似心理,把学法、炼功、发正念当成了解决具体事情的手法了,而没有从心性上找原因。

师父说过:“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体得什么病”[1],师父也讲过:“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1]

那么我就应该首先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炼功人到底应该怎么想问题呢?首先向内找。我发现上面说的同修的情况,和自己的情况,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嘴里所说的求师父帮助我们,似乎是在用人心期待“神迹”的出现,因为自己实在没智慧而感到无奈。大家一起“使劲”——只要信师信法肯定能怎样怎样,不要承认旧势力如何如何。这些话,我感觉如果没有法理的支撑,就只是空话而已,实际是“硬扛”。有时候过关就是在没有足够智慧的情况下在硬扛。

那反思自己炼功,也是本身克服惰性很难,理由是不炼功不舒服,不得不炼。我就一直在思索,怎样改变这种潜在的治病心理和更主动的去炼功?

有一次学法,我突然想到,很多大法书都看过,但似乎最早的、最基本的书好像没有好好看过,对炼功的功理要好好看看,我就看了《法轮大法 大圆满法》。这一看我发现我有了新的认识,我意识到有时候我们求师父帮助的时候却忽略了自己需要提高对法理的认识。师父教我们的是大法修炼,如果我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那么法理中讲的内容本身,师父就已经是在帮助我们修炼了。

病业和其它各种魔难是另外空间这里有灵体造成的,身体的脉到这里用中医看就是不通的,那么你是否相信炼功会有师父强大的威力打通层层身体脉络呢?如果相信,并照着去做,我认为这就是“信师信法”的表现。我们通过修心炼功,最后打通了不通的脉络,表面病业状态自然就不存在了,这也是真正在证实法。那么另外空间造成病业的灵体,不管它是旧势力安排的魔、还是讨债的债主、还是什么副元神,这样看来都没有关系。心中只要有法,我们都不用去想这是谁造成的,我通过修炼就足以打通这里的脉络,靠的是师父的智慧和加持。脉络通了,这边身体自然就好。而且我的理解是你修炼层次上去了,也会有相应的功能出现,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这样发正念才真的有作用。

但是如果不明了这个道理的时候,我发现就容易用人心表现,过不去的时候“可怜巴巴”的求师父帮忙,或者炼功的时候就想,我再坚持一下,是不是就好起来了?无法摆脱治病的心理。

所以我认为信师信法的根本在于学懂法理并相信法理在自己身体内会出现的作用,而且之后在修炼、证实法中的确起到了作用,这个过程会越发的让自己更相信大法与得到内心的平静踏实。我认为那时候不是求师父了,只要我们做事在法上,不用你想了,法理的机制、师父法身自然会帮你解决这些问题。我想到了师父说过:“当然还不只是法轮,我们要给你身体下上许许多多的机能、机制,都连带着法轮是自动运转、自动演化的。所以这个功完全都是自动在演化人,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功炼人”,也叫“法炼人”。”[1]

所以悟到这个理的时候,我发现我就忘记治病这回事了,我再炼功的时候,想的就不是“病”的问题。我就想到师父在一直说:“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1]。那么真正来学功的人到底应该在修炼中想的是什么,怎么样可以不在身体舒服与不舒服方面徘徊,我这次学法有了答案。

所以当我们说旧势力怎么来势汹汹的干扰、项目魔难如何大并长期过不去的时候,这时候我们应该要回到一切的初衷,要看看为什么修炼、大法是什么、炼功是在炼什么。往往是我们自己忘记了大法是什么,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修炼而积攒的魔难。

在常人中有句话叫“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再了不起的乐器演奏家、雕塑家、美术家,几乎天天还是要练习“枯燥”的基本功作为基础。那么我们如果基本功不扎实,当然后面各种问题都解决不了,反而还可能造成常人不理解、无法完成使命。师父开示:“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2]我们的各种问题在创世主的智慧面前都不是问题,就看我们要不要选择大法还是自己的观念。

这一整个体会让我了解到,破除人心的执着不可能用人的方式去压制,必须要有一个更高境界的法理去替代那个人心的认识。我理解到面对各种情况,法中其实都有不同层次相应的理由和答案,你学到了、悟到了,才能破除相应的人心执着。我有时候会通过打坐静下心来,各种负面想法太多的时候,我就把它们当成乱七八糟的麻绳,告诉自己从中退出来,不被纠缠在其中。

再有,比如去掉妒嫉心,想改变别人的心等。也是因为明白了师父讲的:“大伙都一样。其实怎么能一样?”[1]真正能让我克制并逐渐放下妒嫉心和想让别人听我的话的心,是真正明白了,本来宇宙造就不同人的时候就是不一样的。做项目时,要想怎么样把每个人的原本特点、各自不同的闪光点协调起来,这样就会大大减少矛盾的产生,自己也轻松很多,因为我不再去想如何控制别人了,更容易看到别人身上的闪光点。

所以我体悟到“信师信法”不是碰到困难了无奈的求师父,而是在平时好好学法、学明白法理并按照法理的要求去做。师父也讲过:“你要想修炼使你的身体改变、使你修出佛法神通的一切、使你的层次不断提高,包括你圆满以后所得到的一切,我都熔在这个法里了。”[3]

是我们自己有时候不求甚解、不愿动脑子思维——不爱动脑子、不愿先他后我、不认真学懂法理,等等,应该对照师父讲法去一去自己的安逸心等执着心了。如能做到,其实不用求师父,师父自会相助,法理的机制也会这么做。长期过不去,一定是法理不清,做事不合法理、甚至不合常理,那师父真的无法帮助,那时候只能“硬扛”了,但那个苦吃的也并不等于能提高。

以上是我的个人所在层次认识,如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