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黑窝中去怕心的经历

更新: 2016年11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我曾是一个不善言表、怯懦、体弱多病的人。一九九六年幸得法轮大法,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谛。在邪恶红色恐怖、疯狂迫害中,我放弃世间一切,走出来证实法,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家乡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说,她回不来了,她吃不了监狱的苦。监狱对我的残酷折磨,封锁消息,不让我的家人与我联系。家乡人以为我死了,当地派出所干脆把我的户口给注销了。

然而,我不但回来了,而且还气宇轩昂的在人群中讲真相,家乡人都说我变了。是师父保护着我,使我这个时刻面临死亡的人能活到今天;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我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借法会之机,向师尊汇报修炼体悟,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当,请同修指正。

第一次去怕心

二零零三年,我因坚信大法被邪党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当时这个监区是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一个监区。同修们不做劳役、反迫害,常被打骂、绑、吊。我看到后很害怕。狱警分配我干活,我也干,对同修的抵制劳役也不理解。

一天,狱警领着防暴队的警察来车间,把抵制劳役的几个同修拖到小号去。有的同修就站出来制止,狱警和犯人一起打同修,把制止行恶的同修也拖到小号去。这时,很多同修出来制止,犯人们就打同修。我放下手中的活,站起来看这场正邪大战。恶徒的迫害、同修们的正念正行触动了我,使我如梦方醒:我错了!

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1]同修抵制劳役,我干活,这对同修是一个压力,我不等于站到邪恶一边去了吗?同修们被迫害我是有责任的。我为什么滑到这一步了?是怕心。怕心使我没有了正念,不能正悟,再发展下去,很容易邪悟。

师父说:“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2]大法弟子的使命感,使我要求自己必须去掉这骨子里形成的怕心。

第二天,防暴队的警察又来车间,狱警将大法弟子一个一个的叫到狱警办公室,警察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答应出工。我是最后一个被叫出去的。一个警察手持电棍问我:“出不出工?”我说:“不出工。”他手举电棍让我看:“这是什么?”我不屑一顾。他又问我:“出不出工?”我说:“不出工。”并要求立即放出小号的同修。他气汹汹的拿着电棍走到我的跟前,做出要电击我的动作,又问:出不出工?我又一次坚定的告诉他:“不出工!”他停下来了,沉思一小会说:“你回去吧。”

我平时胆小的手上扎个小刺都不敢拔,今天在电棍面前能如此镇定,是大法使我有了正念,是师父把我的怕心拿掉了。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3]。

我从狱警办公室出来,同修们都很高兴,纷纷表示不出工。紧接着我们绝食要求立即放出小号的大法弟子。这次反迫害同修们心性上来了,整体配合得好,被关小号的同修很快放出来了,监狱决定大法弟子都不干活。

第二次去怕心

狱警不让我们干活了,要给我们洗脑。他们给我们读洗脑的东西,我们就背法、读法、立掌发正念。狱警为了干扰我们发正念,就逼我们坐小凳,我们不坐。一天早晨,大队长领一群犯人,拿着凶器,气势汹汹的来了,问我们坐不坐小凳?我们说不坐。他们就把我们一个一个的拖到走廊上,他们像一群脱了缰的野马,疯狂的抡起木板、大棒子等没头没脸的打我们。我吓坏了,生怕轮到我头上,我一再躲闪,当时吓得有个地缝都能钻進去。这时,一个同修被打休克了,我一看机会来了,马上去护理同修,恶徒也就没打我,我心想自己很幸运。而有的大法弟子在恶徒施暴面前毫不畏惧,放下生死维护着大法,无论怎么打,都坚持不坐小板凳。那天狱警们打了一上午,同修们也不动摇。

到中午,恶徒们灰溜溜的走了。我从心灵深处失声痛哭,谴责自己,同修们问我哭什么?我向同修们曝光我的私心、怕心、狡猾的变异心理,但真我对这些肮脏的心理无法容忍。我带着这么重的人心与执著,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更完不成助师正法的大愿。

那天我痛哭不止,心里暗下决心,请师父给我机会,今后要放下生死,走好自己修炼的路。同时自己也找出了,由于安逸心、怕心使自己在黑窝里没有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在恐怖中没有炼功,没有很好的发正念。当时我就下决心要炼功,发正念。

在炼功中去怕心

我每天炼功、发正念都要遭毒打、绑、吊,多次進小号、被隔离。一次,大队长领一群犯人将我拖到医院的一个屋子里,我又一次被隔离,监狱长选了五个犯人当包夹监控我,还组织了一个有十来个人的打人队,每天以给我穿囚服为名来打我。

到早晨六点钟,发正念的时间到了。我内心想了一下:今天发正念还立不立掌了呢?这一念一闪,就是怕心,去掉它!我马上盘腿,立掌发正念。几个犯人蜂拥而上,一连打我二、三十个耳光,她们把我打倒在地上,我就在地上立掌;她们站在我的脚脖上用力踩,我屏住呼吸,强忍着疼痛;她们踩了半天以为我不疼,有的穿着皮鞋用力踢我乳房处,直到把我肋骨踢骨折,我仍然强忍着剧痛;当她们打累了,稍停下来,我马上盘坐、立掌。那天我立掌十几次,被打了两、三个小时,打得满地是血,她们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那年我已经是六十岁的老人了。而且绝食后身体骨瘦如柴。最后,她们敬佩的说:“大法弟子了不起!你炼吧,我们不管了。”狱长和医院院长、大队长都来过,包夹告诉他们说管不了她。狱长无奈的走了,医院院长和大队长告诉包夹,不要管她炼功了。

在救人中去怕心

监狱里面人员集中,但是恐怖与对犯人的各种束缚,使她们很难有机会了解真相。怎么给这个群体的人讲真相?我每天给她们背师父的《论语》、背《洪吟》,高喊“法轮大法好”,我想这样能起到震慑、清除邪恶的作用,使更多的人得救,甚至得法。

当然,我一做,恶徒就不择手段的迫害我,为了救人,我放下生死,无论怎么折磨,我都坚持不懈的做。尤其背师父的《论语》,能很快的使操纵坏人的邪恶解体,坏人再疯狂,很快就退了。为了让更多的人听到,我高声呐喊,我平时说话声音很小,大法使我声音洪亮,传的很远。很多犯人,经常情不自禁的念出来几句法。也有的犯人在被迫害时也喊:“法轮大法好!”

后期,我就在狱政科晚上来点名时喊“法轮大法好”。那个时刻是一天最紧张、最恐怖的时候,这个时候喊,对邪恶震慑大、清除的多。当然对我迫害的也严重,恶犯们越迫害,我越喊,晚上声音还能传出很远,很快他们就不管我了。有一天,点名的狱警来了,她先喊:“法轮大法好!”引起众人大笑。我在什么地方出现,有的狱警看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监狱里犯人大部份“三退”,学法的也不少。

宇宙大法改变了我,铸造了我。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