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转变观念 真正为他

更新: 2016年11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得法三年多了,从当初懵懵懂懂中只是觉的法好,到现在象觉醒了一样,学会了以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师尊的呵护下一路磕磕绊绊的走来。借这个法会的机会,把自己的修炼心得体会写出来,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讲真相中信师信法

二零一五年十月,我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刚开始时各种人心真多:害怕心、自卑心、顾虑心,见人甚至不敢开口,要命的是我根本不会讲,光知道大法好,具体怎么讲就是说不出来,这怎么办呢?但是师父说了:“这两个阶段状态完全是不同的。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炼,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炼,就是这样,也提高不了,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1]我牢记这一点,心想我必须要做好三件事,要出去救人,不出去救人怎么能算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呢?

于是我除了每天必须认真学法外,开始多发正念,以前我都是借口自己工作忙,正念也是每天只发一次或两次,杂念很多,并且还怀疑自己发正念的效果,结果发真相资料时遭邪恶迫害,被关進洗脑班一个月。后来在同修的提醒下,我开始大量发正念,每天都是一个多小时,半年多的时间后,我的空间场开始清亮起来,害怕心也逐渐的去掉了。

针对不会讲真相的问题,我就把明慧网上的讲真相交流文章打印下来,吃饭的时候背,走路的时候背,甚至在梦里也在讲真相,两个月的时间,我从开始不敢讲,不会讲,到每周也能劝退两、三人,再到每天都能劝退一、两个。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讲的量很大,也讲了很多,但到最后退的人却不多,我心里真沮丧。还有每次出去讲真相之前,我都要排斥那个不愿出去救人的思想,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敢开口。我停留在这一个阶段上有两、三个月的时间。

后来我开始尝试跟本地讲真相做的好的同修一起配合出去,她们那种见人就讲,没有一点顾虑心、分别心的状态叫我从心底里佩服,心想自己啥时候也能做到人家那样啊。于是我开始向内找,为什么我三退的效果不好呢?原来是因为我劝退的意愿不强,为什么不强呢?向深处找,原来是我自己没能完全相信师父所讲的法,还有疑惑:真的会有大劫难吗?藏字石上说的会兑现吗?邪恶还那么嚣张能灭亡吗?这疑惑让我讲话不自信,胆胆突突,效果当然不会好了。

那么我到底为什么不能百分之百相信师父讲的法呢?人说看不见的不相信,可是我明明都看见了呀,大眼睛、法轮,还有我自己的好多前世的事,甚至还经常能听到另外空间的音乐,这么美好的事我都看到听到了,可我还是觉的都是幻觉,从来也没真正的相信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第二天学法时,看到师尊讲:“人类固有的旧观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维方法后,很难接受新的认识。真理出现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产生一种排斥。”[2]我突然悟到这不就在说我吗?因为接受学校的教育太多了,无神论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的深入到了我的骨髓,真理出现了也不敢相信,不就是这个观念的问题吗?

说也奇怪,明白了法理后,我开始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这个观念一转变,我讲真相的效果开始好的惊人。

第二天我出去办事,在路上等红绿灯的时候,在公交车上,在外面吃饭的时候,一路走来,我讲了十一个人,劝退了九个,有一个没入过啥也明白真相了,只有一个不肯退。从那之后我再讲真相,只要能跟我聊天的,我基本上都能叫他明白真相了,而且也琢磨出了自己的一套讲真相方式。不但如此,在不断的救人过程中,我感觉自己脑子好象越来越清醒、聪明,比如以前我对电脑好多东西都搞不明白,现在打印、下载《明慧周刊》、做真相材料、护身符等等,都是无师自通,连自己也感到奇怪。我真正的体会到了师尊在法中说的:“那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做什么事应该是很快的。放下更多自我的时候,证实法的智慧就会自然而出。”[3]

在配合同修中去掉私心

因为我是在网上得法,在认识本地同修之前,我基本上是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自己看书学法,自己打印点真相资料,利用上下班的时间讲真相救人,也觉的自己这种状态还行。但自从认识本地同修并参加了几次小组学法后,我这种自认为不错的状态就被打破了。

大部份本地学法组的同修是老年同修,不认字的、文化不高的,更谈不上会用电脑会上网了,读法时不仅慢,漏字、错字、本地方言重,还不会普通话,听的我心里真别扭,哪有我自己读法学的多、学的好啊?我是大学毕业,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有时加上我读法入心的时候,那个能量很大,同修们很喜欢听我读书。有一次学法后,一个带修不修的老同修找到我,跟她交流后我发现她已放下大法好几年了,但她以前曾去过天安门护法呢。为了打开她的心结,我就读师父的《转法轮》和《洪吟》给她听,她听完后,原本疼得不能弯曲的一条腿竟然不知不觉的盘坐了下来,听我读书一个多小时后,也不疼了。她流着泪感谢师父,当即就表示要从新走回来再修。在场的同修们都连称神奇,我也感受到了读师父经文的那个巨大的能量场作用。

可是,那些老年同修那样读法效果能有多大呢?不但如此,自从跟他们在一起后,我的事一下子就多了起来,读法时要纠正她们的读音,电子产品不懂,我得给她们下载音乐和文件,还要帮她们上传三退名单,有的老学员不炼了,现在想要走回来,我还要给她们讲真相,鼓励她们从新修炼……她们都说我是师父派来的,非常感谢师父的安排。

这样的事刚开始时我还挺乐意(后来知道了这是显示心),时间长了,我心里就开始嘀咕:这不耽误我自己救人吗?刚开始出现这个心的时候我没悟到,心里尽管不乐意,但表面我不说,该帮的我还是帮了。几个星期过去后,没想到矛盾更加激化,有两个本地同修因为我经常上网,还因为我是新学员,就怀疑我的身份,让我以后别上网了,说是不安全,我要是出事了还会连累她们。她们不光在我们学法小组里说我,还在别的学法小组里说我,还说我爱显示,弄的人尽皆知,我一下子就成了“特务”了。

不光如此,还有一位我认识了两年多的外地同修,跟我交流她的情况,我觉的她那个关挺好过的,可她就是误在那里老也过不去,我就不想多说了。因为我不愿跟她过多交流,她说我是她见过的同修中最自私的一个。搞的我心里好几天都吃不好,睡不好,老在心里想着她说的话,同时也愤愤不平:我能跟人家那些老同修比吗?我得法还没你早呢,我哪里自私了?

真的就象师父讲的那样:“突然间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来了呢?怎么什么都不好了,人家对他也不好了,领导也看不上他了,家里头环境搞的很紧张。怎么会突然出来这么多矛盾呢?”[2]

但我还是没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心里却更加愤愤不平了:没认识你们之前,我修的好好的,认识你们之后,做了那么多事,还怀疑我、排挤我,不跟你们一起学法,我还能省不少事呢,谁稀罕跟你们在一起呀?于是我自己私下里决定:跟本地学法小组的其他同修明说,如果他们也觉的我是特务,会影响他们的话,我就不来了,自己在家学。

这时三位老同修大姐专门到我家来和我交流,大意是我有文化,法学的好,不能太自私,要多带带本地同修,还有大家是整体要配合好,要我一定要继续参加本地学法小组。我说,我是新学员,修的也没多好,人家都是老大法弟子,不是应该他们帮我吗?怎么还要我帮他们呢?况且人家得要你帮才行啊,说我会连累她们,我不去学不行吗?

老同修给我看师父的新讲法:“关键是大法弟子得做好你们该做的事情,甚至于你修炼都不精進,你也不怎么修炼,带修不修的,大法救人项目中人心带着你的执着,心里头总是愤愤不平的。你有什么不平的?!你不知道你来干什么来的吗?!你不知道你的责任有多重大吗?!”[4]

她们毫不客气的指出我真的太自私了,有文化、有能力却不帮助同修,这不是不符合法吗?

同修们的话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以前我总觉的这段讲法是说别人的,跟自己没关系,今天听她们这么一说,心里真的好惭愧,我借口自己是新学员,不愿帮助那些修炼状态不佳的老同修,骨子里还是一个怕麻烦、看不起同修的心。还有总觉的自己是新学员,修的不好,是自卑心在作怪,甚至还觉的帮助她们会耽误自己去救人,多强的自私心啊!这跟法的要求背离的多远啊,我还觉的自己修的不错呢,怪不得那个外地同修说我是最自私的一个,一点也没说错,这难道真是师父通过同修的嘴来点化我的吗?那怎么办呢,师父的话不能不听啊,就象一个上战场的士兵,有些命令你尽管不理解,但你也要无条件的去执行。师父的讲法虽然我还没完全理解,但我也得帮助同修。

我放下自己,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本着尽量去帮助同修、把他们当作新学员的心来对待,我给外地同修道歉,说自己的确是私心重,并且诚心诚意的把自己的心得体会同她交流,她也跟我道了歉,我们关系又和好如初,象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似的。

当我放下自我,不去理会那些流言蜚语,只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哪怕它洪水滔天我也不去理它,我就做我该做的,继续带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的同修一起学法。

从新走回学法小组后,原来怀疑我、排斥我、并且为了避嫌不愿再跟我一起学法的那位同修特地找到我,希望我能帮她把诉江的回执发到明慧网。我知道这个事很麻烦,要注册邮箱,还要注意安全,心里真的不愿帮忙,但嘴上勉强答应下来。回到了家,因为不是发自内心的要帮助同修,心里的委屈和不平总在翻腾,心也沉甸甸的。我开始静下心来找自己,我为什么会不开心呢?是因为我怕麻烦,还有因为她排挤我,我心里就反感她,不愿意帮她,这个心发出的第一念我就感觉不对,明知道不对,不管怎样自己觉的不平和委屈都要去掉它,可是怎么去掉呢?

当天晚上我静下心来学法时,师父的一段讲法一下子打到我的脑子里:“象修炼人一样对待你眼前的那一切,就什么都能走过来了。(鼓掌)你就想如果一个神面对这样的问题他怎么对待?当你过不去的时候你就这样想,你就那样去过、那样去对待看看。”[1]

我的心一下子轻松了下来,象一个东西被拿掉了一样。是啊,如果我是神,那么对同修我该不该帮助呢?肯定该帮,这些老同修,文化低,不会上网,就比如这位同修为了把诉江的回执发给明慧网,找了好几个同修,跑了好多路,但因为大多数同修不会上网搞不了,会上网的同修又因为好长时间才到我们这个区的学法小组一次,还要一个多月后才能帮她发送,我有这个能力,还离的这么近,我不帮忙,就算我是新学员,我能不配合同修做好这些救人的项目吗?师父在讲法中经常讲同修配合的问题,我以为我碰不到,现在真正碰到了,我难道不该与同修配合好吗?

当我的观念完全转变后,我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买了个二手电脑,重新装了安全的系统,在师父的加持下总算把邮箱注册好了,总算把同修的诉江回执发出去了,做这些事连我也稀奇,我记得跟本地的一个同修交流的时候,她说她学会这些东西花了两年时间,而我却只花了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这在以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这位同修非常感激,对我的态度全变了。我也处处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来对待自己遇到的事,真的全都风平浪静,什么事都象没发生过一样。

去掉私心,真正为他

修炼的根本就是去掉私。初读《转法轮》时,在读到“失与得”一节时,心里老是困惑,知道要失去的是业力,但不知道为什么要失去,老是想着我要全部都失去了,我还能吃能喝吗?生活怎么办呢?所以在以往的修炼道路上,总是看起来好象把那个利益心给修去了,但真正遇到时,比如我因为被迫害而被迫失业时就心里难受,好几天都放不下。

出现这个难受时,第一念我就感觉不对劲,真正的修炼人是不会出现这种状态的,静下心来我发现自己还是利益心没放下。为什么会放不下呢,持续了几天后,有一天在读法时,一段话突然让我的心震动了:“世上的人就是为了利益的追求作为动力了而活着,而这利益又是人在感受中最能为其高兴、为其痛苦的东西,即使得到了也不能成为生命永远的、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且无论人怎样为其拼搏也不能够真正的被人左右,因为世上的人一生早就定好了,神在操纵人的每一步。人想怎么样自己说了都不算,但是人的追求却能成为执著。世人一定会为利益所为之,尽管得不到,这就是人,因为无论人得到和得不到,人都要行动,也就是人的行为。”[3]

那一瞬间,我如醍醐灌顶一般,突然悟到:所有的一切都是源于这个旧宇宙的私。这个私是产生一切业力的来源,因为这个私,让人执着于追求利益,追求利益中又在不断的造业,造业就产生了人的各种魔难、有病和不幸,可以说这个私是人类一切痛苦的源泉,所以我们才要从根本上舍去这个私,这才是要舍弃这个私的根本原因。新宇宙的标准是为他的,是无私的。那才是真正美好的。

明白了这个法理后,我的身心象是被洗过了一般:舒畅、轻盈、美好,在我今后的生活中,不管是讲真相,还是与同修配合,还是对待工作和家庭的事,我处处想到他人,坚决去掉那个私,整个的环境都变化了:

有了为他的心,在讲真相中我自然而然的讲真相,心中再没了顾虑;有了为他的心,在看守所门前我讲真相劝三退,没了怕心和怨恨心,连看守所的人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前每次到看守所给被迫害的同修送钱,他从没对我有好脸色,现在也居然笑容满面了,也不查我的身份证,还主动帮我查了被迫害同修卡中剩下的余额。

有了为他的心,同修间的隔阂消失了,能够真正的成为一个整体了。对同修对世人我都怀着敬意,从心底里佩服他们敢于下到这个十恶毒世,就是为了拯救自己世界的众生。我对遇到的每一个人,都真诚相待,不管我有没有跟他们讲清真相,得没得救,把慈悲和美好留给对方。有的世人就因为我的一句关心的话,而对我连连感谢。

当然在修炼过程中也有好多不好的心,好多明明已经修去了,但又会时时翻上来,比如有时候懒惰只炼了静功,不想炼动功,有时候也不想出去救人,觉的偶尔偷懒一次也没关系。但我想只要听师父的话,坚持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我们就都能走过去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