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苦海荡轻舟

更新时间: 2017年03月0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现在我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苦海无边

我出生在沂蒙山区一个四面环山的村庄里,长大后嫁到了邻村,有了一儿一女。日子虽然清苦,可还能过,一晃就过了十几年。对生活我没有太多的奢求,就这么过也没觉的苦。可有一天,丈夫突然得了精神病,我的难开始了。

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给丈夫治病,可这种精神病时好时坏。从此,丈夫不但不能干活养家,还得天天花钱买药,还得我按时给他吃药,他还总说我要毒死他,犯起病来就疯狂的打骂,我身上到处是被他打伤留下的疤痕。我不但要照顾丈夫,还要照顾年迈的婆婆,而且地里的农活,家里的家务活,都落到了我一个人身上。没过多久,我就落了一身的病,气管炎,胆囊炎,失眠等等。这些病不是叫人喘不动气,就是让人痛的上不来气,整夜整夜的失眠,更是叫人生不如死。可是我不能死,两个孩子还小,都在上学。他们生在这样的家庭里本来就很不幸了,如果再没有了娘,就更苦了。

我经常苦苦思索着,这不能死又没法活的日子,何时是尽头啊?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可能是缘份未到,直到今天我想起来都感到非常遗憾的是,一九九九年之前,我村修炼法轮大法的已近百人,我却毫无耳闻,仍在生活的苦海里苦苦挣扎。

二、得度

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我在自己家的口粮田里干农活,本村王大哥家的口粮田与我家的口粮田挨着,他也在他家田里干活。王大哥看我病恹恹的一个人在吃力的干着沉重的农活,关心的对我说:“我看你身体不大好,有一种气功能祛病健身,不知道你敢不敢炼?”我问是什么功,他告诉我是法轮功。我说:“电视上不是说不让炼吗?”他说:“电视上是在造谣,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的,祛病健身有奇效。”我想,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就想试试。王大哥说:“你要是想学,我家里有书。学这个功必须看书。但是书就一本,我们俩可以轮着看。”

从王大哥家拿到《转法轮》后,王大哥一再嘱咐我,书非常珍贵,你要保管好。他是怕我丈夫给毁了。我说:“这是救命的书,我一定好好保管,你放心吧。”晚上,等丈夫睡了,我拿出书读起来。当我读到师父在书里讲:“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1]我就觉的这书真好,句句能穿透我的心墙,越看心里越亮堂。天已到下半夜了,我怕丈夫醒来发现,就躺到床上盖上被子,用手电筒在被子里看。

过了几天,又见到王大哥。他问我看完一遍了吗?我说看完了,可我还想再看看。他说那你就再看几天,你抽时间来我家,我教你炼功。当我学会了五套功法,书也看完了三遍。王大哥说:“我也需要看书。以前咱村里有八十多家学大法的,现在有很多人可能不学了,你可以去那些人家看看,能不能把书让给你。”

通过这一个多月的学法炼功,我的身心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所有的病都没有了,我的心就像打开了一扇天窗,透亮透亮的,我明白了人来到世上的目地,人为什么会有苦难。明白了苦难的根源,我不再为生活中的苦抱怨。我要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经王大哥指引,我到有大法书的人家挨门拜访。还在学法的,因为自己还要看书,不能让给我。暂时不学的,也说这书太珍贵了,也不让给我。我不气馁,我想我一定要把这八十家都问一遍。

一天晚上,天上下着大雨,我打着伞继续去拜书。当走到丈夫的表哥家的时候,表哥表嫂热情的接待了我。表哥说:“我家虽然有书,可我和你嫂子都学。”不知不觉,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表哥安慰我说:“你别着急,我一定想办法给你请到书。”

那时候,正是邪恶疯狂迫害大法的时候。不但不让出版大法书,还毁了很多大法书,要求一本《转法轮》真是难啊。但是大法就是这么神奇,只要是真的想修大法,师父就会给我们提供一切修炼的机缘,会给我们一切!不久表哥就给我请到了宝书《转法轮》。

因为知道这本书来的不易,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小心翼翼保管着,珍惜着,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带着,包括后来在外打工七年,我都一直带着这本书。虽然后来同修能做书了,并且是新版本的,我都不动心,还根据师父的要求,一遍一遍的改字,直到现在我学法还是用这本《转法轮》。

三、苦海荡轻舟

师父说:“我们炼功怎么老遇到麻烦事儿?和常人中的麻烦事差不多少。”通过学法,我明白,不是说修炼了,就什么苦都没有了。生活中的苦还在时时伴随着我。但是自从我得法以后,我把“吃苦当成乐”[2]。师父说:“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3]

丈夫的大哥在部队是高级军官,我儿子也到他大伯那里当兵去了。丈夫知道我炼法轮功后,有一天晚上,他把我堵在了家里,又是打又是不停的骂:“你要是再炼法轮功,影响了儿子的前途,你死几次都偿还不了!”一边骂一边追着打我,也不知他抓起了一个什么东西,一下打在我的后背上,我当场就晕过去了。他又把我拖到床上,扒光了我的衣服,用烟头烫我,把我烫醒了。那一夜他用烟头把我全身都烫满了泡。我不停的在心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我。”

等到天亮,丈夫也打累了,睡着了,我才逃出了家门,邻居看到我脸上肿的已变了形,走路蹒跚,就把我送到医院,一检查,肋骨被打断了一根,全身体无完肤,邻居和医生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我没有哭,我想起师父曾讲过:“因为“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大法弟子,在这个修炼的过程中和你们证实法是溶在一起的。因为以前得法的,他们个人修炼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他们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救度众生,转入到这个证实法上;而后進来的正好赶上证实法你也得做,同时又有个人修炼在里面,所以你会觉的有些问题复杂一些。”[4]师父还说:“我们举例说,把你今后人生道路中各种业力都要集中起来,把它消下去一部份,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也过不去,比山还高。”[1]师父开示:“那怎么办呢?就把它分成无数的若干份,摆在你修炼的各个层次之中,利用它来提高你的心性,转化你的业力,长你的功。”[1]

师父的法讲的如此的浅显易懂,法理却很深奥,我用我能体悟到的法理,解开心中的结,感激师父,不知道师父为我承担了多少,我没有把这些苦放在心上,也没有怨恨丈夫,只是从内心里感到丈夫真的可怜:他因为主意识不清,不知道自己造下多大的业力,将来怎么偿还?我没有住院,回家很快就好了。我又投入到讲真相救人中。

有一天晚上,我与同修步行,到相距十几里山路外的村子里去发真相资料,来回三十多里的山路,我却一点也没觉的累。特别是往回走的时候,顺着一条小河走,河里已没有多少水,踩着脚下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就象踩在云朵上一样,轻飘飘的,我就觉的自己是飘回家的,那感觉真是奇妙。

因为女儿要上学,丈夫要吃药,家里实在是没钱了,我就到外地去打工。因为得了法,走到哪里我都不忘自己的救人使命。没有资料来源,我就买来各种颜色的粉笔,利用晚上出去写真相标语,电线杆、墙壁、大树、桥墩、石砌的沟渠,只要是能写字的地方,我都去写。后来发现粉笔写的标语,下雨容易冲掉,我就改用蜡笔写。在外地打工五年,我也不知写了多少标语。

女儿毕业后在县城找到了工作,我就又到县城去打工两年。我在外这么多年,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修。到了县城,我就渴望能找到同修。我有了这一念,师父就给我安排。一天在早市上,一个同修在讲真相,发资料,我就主动和同修讲明我也是大法弟子,希望能得到资料。同修就热情的把我领到她家。从此,我不但有了讲真相用的资料,还参加了集体学法,和同修一起出去发资料救人。

二零一四年,我们村要拆迁盖楼房,婆婆不愿意到外村租房住,我就回到了家,用这些年打工的积蓄,在自家的口粮田里盖了三间房。到了晚上,婆婆和丈夫要看电视,我就没法学法、炼功。我就在做饭用的饭棚旁边又加了一个简易棚,虽然又小又矮,放一张小床后,地上仅能容我一人,站在地上做“弥勒伸腰”时,手刚巧够不着顶,四面透风,夏天棚里三十几度,冬天棚里零下十几度。但是我还是感到很满意,毕竟我有一个可以学法炼功的地方,在这个棚里我已经待了近三年了。

师父讲:“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1]“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我没忘,我要跟师父回真正的家!

生活还在继续,师父正法也已到了最后了。从我得法以后,生活中的苦我已不觉的苦,相反,我体会到了助师正法、走在神路上的幸福。就象《师恩颂》里唱的:“我们为着众生而来,助师正法何惧下苦海。”人世间虽然苦海茫茫,我这一叶小舟,却有师父的法船护航,任它狂风巨浪,我都能在师父的呵护下,轻轻荡漾在回家的路上。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