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 路再窄也能走过来

更新: 2016年12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四日】走到今天,我经历过的关难包括来自家庭亲人的魔难、来自工作环境的魔难、身体的被迫害、同修间的矛盾、隔阂以及自己顽固的人心执着等等,有的直到现在我还没完全突破,有时我也觉的修炼好苦,但无论怎样,我始终相信:只要以法为师,只要真修,路再窄我也一定能走过来。

自从结束非法劳教,经过否定旧势力安排,我又重新回到原单位工作,至今已十二年,虽然不是在原来的岗位,但平稳的走到今天。

我所在的学校十二年里校长、书记已换了几任,我除了平时跟教职工打交道时利用各种机会智慧的讲真相外,还利用要求恢复上课的资格跟学校领导和教育局讲真相,每换一任我就重新申请。有时从校领导层开始申请,包括校长、副校长、书记,再到教育局、区六一零,有时只是在学校内部申请,这种方式加起来差不多有五次吧。有的教师说:你再申请,共产党也不会同意你上课的。我心里清楚我并不求结果,只是为了多接触人多讲真相而已。

虽然现在我还是在职员岗位,但经过长期的坚持,我在学校的环境越来越宽松。不忙的时候我在办公室可以不受干扰的看书学法,学校每星期的升血旗仪式,我已好几年就不参加了,全校教职工约有百分之七十已三退。

修炼中我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一次在本校由于跟一个学生讲真相后,给了他《转法轮》拿去看,结果我被学生的家长诬告,区六一零、派出所、教育局一行六、七人到校想迫害我,由于我不配合回答他们的问题,只讲真相,约一个多小时解体了他们想迫害我的目地。

还有一次由于有执着,我被迫害到洗脑班,由于里面讲真相的机会并不多,我不配合洗脑班的规定,绝食到第六天正念走了出来,回来后我正常上班,学校也没额外为难我。

还有一段时间我因长期懈怠,区六一零胁迫教育局在我校搞“邪教”展板,直接污蔑师父、污蔑大法,听说先在我校搞,随后还要在其它学校巡回毒害众生。刚开始我找学校书记讲真相并让他撤下展板,他说是上面要搞的,口头答应撤但并不做,后我在明慧网曝光了其它区包括本区教育局的电话,没有直接曝光本校,邪恶展板还是存在。经过几天的思考,我放下怕心、保护自我的心,又一次在明慧网曝光此事并直接点了本校的名字,同时附上区六一零人员的电话、本学校相关领导的电话、教育局的电话,这次明慧网刊登后第二天学校立即撤走了所有展板。

每次被干扰后,我都会反思自己是为什么被钻空子,找到有漏洞、有执着的地方,吸取教训,再精進,逐渐的更加成熟。

二零一五年开始了诉江大潮,我也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参与诉江,并很快收到了回执。二个月后的一天,六一零国保人员到我工作的学校,先找了校长、书记了解我的情况,后找到我让我跟他们到派出所谈,我心里清楚他们肯定是为诉江而来。我说有什么事就在办公室里说,他们说学校里不方便。我心想自己堂堂正正的,就上了他们的车跟着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把我带到一个房间,我一看是审讯的地方,里面还有一张犯人坐的特殊椅子。我说,我不是罪犯,我不坐这个椅子。他们听我这样说,马上把他们的椅子移过来让我坐,后来又来了一人,语气蛮横的说我诉江是“滥诉”,还说你的法律条款写的还蛮详细,是从哪下的,别人的版本怎么都跟你一样等话。我告诉他们现在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当然可以告。后来一个国保开电脑要做笔录,可电脑怎么也开不了机,我说,你们问的问题我只回答两个,第一:我寄过告江泽民的控告状。第二:里面的内容都是真实的,不是污蔑,其它的问题我都不回答。之后進来的人走了,剩下俩个国保的人守着我,我跟这俩人讲真相时,他们态度并不邪,但都不怎么想听真相,他们说聊点其它的,别说这个(指真相),其中一个自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一直在做这个事,我告诉他们要善待法轮功学员,为了自己的未来要多了解真相。不说话的时间,我就默默的发正念。到了下午其中一个人接了一个电话,并问我寄了几次控告状,我告诉了他,他又对着电话说了一遍,快下班时他又接了一个电话,后来就说你可以走了。

回家之后,才知道上午国保找我的同时,还有一批人去了我家里查看我的电脑,并搜查我房间,当时我父母在家,好在我平时家里的环境维护的比较好,时常跟他们讲真相,写控告状时我也犹豫过到底该不该告诉父母,后我决定还是要跟他们讲,因为我相信他们明白后会成为我的坚强后盾。突发此事虽让他们也受了惊,但他们还是较理智的面对一帮警察,当这帮人查看我的电脑因密码打不开要拿走电脑时,父母问什么时候还,这帮人随口说下午还,当天下午母亲还去社区要电脑。那时她还不知我被限制在派出所。

第二天我正常上班,后我又用此事找书记、校长讲我为什么控告江泽民、我在派出所的经历及家里被骚扰情况,并告诉他们是警察在违法,我在维护法律。

之后我还去社区利用要求归还电脑跟社区警察讲真相,其中一个女警曾在母亲去要电脑时说有密码不能还,我当着这个女警说:电脑是我的私人物品,每个人都有隐私,我把隐私放在加密盘里很正常,他们说既然没有什么就把密码说出来,查看一下就还给你,我说电脑里都是合法的东西,里面没有什么我也不会告诉你们密码,你们所做的都是违法的。他们说电脑已拿到市国保去了,说那里有先進的仪器可以解开密码。我发一念,让邪恶永远解不开密码。

后来有一同修知道此事说,他儿子是专门搞电脑的,说解开密码是几分钟的事,我看着她说,我说打不开,你说可以解开,你这不是要我承认迫害吗,她听了马上说:是是,打不开。后来传来消息说我电脑的密码太复杂了,打不开。

修炼中我越来越深刻的意识到,保证每天的静心学法、晨炼、发正念和时时向内找修心性是很重要的。修炼是一环扣一环的,在讲真相这件事上,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一点点,如:平时我还注意收集教育局和自己所在社区人员的信息,一直坚持寄真相信,让同修配合打真相电话等,做的还远远不够,但这也足以让我有这样一个稳定的环境。当我在网上看到有同修因诉江被单位人员加重迫害时,我更加坚信只有听师父的话,按照师父说的做,才能走正走稳修炼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