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病业假相

更新时间: 2016年07月1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九日】我看到有些同修被病业假相迫害,好象还是普遍存在。为此,我想谈谈自己对这一现象从法上的理解和认识。

一、把握好修炼人一思一念

一个修炼人所走过的路,我理解就是证悟不同层次法对自己的不同要求。人是有很多先天带来的本能,由于岁月的久远,尤其红尘的侵蚀,形成了很多观念与错误的认识,使自己纯真的本性覆上了一层又一层自己都意识不到的背离宇宙特性的世间人的理,掩埋了纯真与先天的本性,所以对人间的假相就会认同或不清醒,从而给自己的修炼带来过失和难以弥补的损失。

修炼后这些不好的物质就在逐渐的减少或清除,先天的本能也在逐渐的显露或发挥本能的作用。因此说,修炼人越走到最后的时候,一思一念都把握好很重要,是不可忽视的问题。

下面谈谈我在修炼中所遇到的几件事:

大约七、八年前,我和妻子回她老家,妻子说你到后院(卖鱼专业户)去买条鱼。我去了,到那一看,卖鱼的人家屋里有一个十多平米大小的水泥池,里面有很多游鱼。这怎么能买呀?这时发现池中还有三、四条翻白的鱼,肚子朝上,嘎巴嘴,我就一直看着这几条翻白的鱼,等它们死了就买回去,我一直凝神关注着池中没死的鱼,约有半小时吧,鱼没有买成只好空手回家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在梦里:我在大海边上,用一根绳子套在我们单位的厂长的脖子上,勒着他从海边上往大海里拖着走,我一回头看厂长,肚子朝上直嘎巴嘴,要死了,我惊醒了。一个很清晰的概念:杀生。我回忆着近期自己都干了什么?没有杀生的事。我忽然想到去买鱼的时候,我蹲在鱼池边上的情景与梦中的一幕多么相象。等鱼死了就买回去,我的念是在等它们死。我明白了自己错在这一念上。

七年前,我女儿怀孕临产时,我和妻子去济南接孩子回北方,当我们刚上卧铺车时,妻子说两遍:最好半夜到家(由于当时迫害,不宜白天回家)。就在我们乘坐公共汽车回来的路上,国道关门停运九个小时(从环境看没有任何迹象需要封道),之后又由于右后侧的汽车轮胎突然爆了,司机无奈只好到国道隔离带的另一侧求人跑车,换车轱辘又延误了几个小时,共计延迟到达终点时间约15小时,当我们回家進屋一看表正好是半夜十二点钟。我想这不是生活中的巧合,是修炼人在无意识状态下的一思一念在另外空间的作用。

师父说:“真正把自己当神一样,根本就什么都不在意?我今天看明慧网报道,有个学员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鼓掌)你们谁能够这样,旧势力就绝对不敢动他。谁能够这样,谁就能在过关中走过来。什么叫正念哪?这就是正念。”[1]

说到此,我想问问被病业假相迫害的同修,有过多少次所思,你是否也都把自己当成了修炼人去想了?去对待了哪?你自己是否能意识到,你的修炼的一思一念在另外空间所起的作用,你思考过吗?!

正法初期,我在劳教所被关押期间,一次我传经文,他们认为我“违规”,找我说要关我進小号,我听了后心里想進去后就我一个人正好炼功。我心里有一种略微高兴的感觉,当时我看到管理科长手有点发抖,这时管理科长反问了我一句说:你是不是想進去炼功?我说你咋知道?他说他觉得不对劲嘛!他抄起电话给送开小号钥匙的人打电话说:不用送钥匙了,他想進去炼功,不能让他進去。这件事过后使我渐渐明白一个道理:修炼人遇到魔难时,你能坦然面对,没把难当回事的时候,邪恶就会退去。是因为,宇宙的法理不允许邪恶迫害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

师父多次讲法中谈到吃苦的问题,例如师父在国外讲法中说:“我跟大家讲我们修炼不容易,大家吃了很多苦,只有正教或者是正法修炼才会吃苦。如果顺顺当当的修炼,没有任何魔难,那就不能称其为修炼,也不能使人圆满,这是绝对的真理。”[2]

同修被迫害是因为毕竟同修是在魔难中。就说说我看到的现象,也是交流个人的认识,例如:我看到身体被迫害的同修时,一般脸色表情都是带着很无可奈何的样子,动作迟缓、声音低沉无力。这一切的表现,实际上就是心态的真实表露。这里也牵扯到对修炼吃苦怎样理解的问题。我们是修炼人,如果真的从心底里,在吃苦时还能坦然不动,假相就会消失。我们不应该被邪恶所左右,说白了,这一百多斤就得自己说了算,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睡就睡,想炼功就炼功,疼也不疼,不受任何外在的一切限制,邪恶就会自退。不想、也不去感受自己身体的任何状态反映:凉、麻、疼、什么东西压的、外来信息说什么了等。

就说我吧,有的时候遇到干扰时,我几乎都是正念否定,例如:它说:你老了。我说:大法是返本归真的,人越来越年轻;有时候一念在左右我的时候,我说:我有师父管,你不配管我。一念清除;有时候反映你身体如何了,我说:修炼人没有病,都是好事,不去联想……很快症状就消失了。我出现病业假相时,几乎很快就过去,一般是半天、几小时、快的几分钟就过去了。我最大的体会就是,用心多学法(不流于形式)、多看看自己哪有问题、再就是要在行为上否定,也就是,不在床上躺着,不让别人帮助自己做一些事、我没有一次让同修帮助我发正念(自己的悟法,不能效仿),我就认为自己就能解决。

再一个,就是修炼人最根本的问题:信师信法。

迫害十七年了,我从没怀疑过师父和法。自己有难办的事时,我都在内心想起师父,请师父帮助弟子过去(内心想的,当然基点一定要站在为他,不是为私上),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有愿望。即使成功了,做成了,也不起心,因为成就我们的是师父而不是自己。所以说在大法中做好的时候,是师父和法的威力,没做好的时候是自己的问题,自己在哪地方不符合法了。这是在修炼中正悟的法理,不可忽略。有的同修在迫害中,或多或少在“信”上有问题,我能不能行?师父管不管我呀?

二、修炼是从本质上改变自己

当我们修炼都在道中的时候,那是师父的法身在看管着,任何生命都不敢随意迫害在道中行的修炼人,因为那是宇宙的特性所决定的。所以说,我们修炼人遇事首先应该查找自己的问题,就是向内找自己。

但是,我看到往往被迫害的同修好多都是和整体脱离、做事不修心、坚持自己、在家庭中过不去关的较为突出。就是说同修在外边的表现的都很好,一到家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表现的淋漓尽致。在家里都是朝夕相处的熟面孔,语气重点,心态好坏也无所谓了,还有长辈与子女的关系等。那旧势力的因素可不这样考虑,这都是你的家人,都熟悉了,无所谓。它就会给你记账,不知不觉的它就和你算帐了。身体有反应了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我哪不对了?一找一大堆,在迫害中才想起来:说我没修自己呀!这里就存在着主动修和被动修的问题。

还有的同修老是后悔,其实,一次没做好,很正常,两次没做好也没问题,三次没做好就应该是问题了。如果你修炼中,后悔是你的家常便饭那就是你不会修或你不修自己的问题了。所以说,身体迫害和这些因素都有关系。所以修炼要从本质上去改变自己,真正的修自己的这颗心。有时候好陷在人世间的对与错的道理上,不能跳出来去看看自己哪和真善忍拧劲了,破开这个劲,放下自己就好了。

一个修炼人在家庭中,在矛盾中、在不顺心中,改变的不是自己,而是常人,常人为了修炼的人能让步,这是修吗?还有同修在身体迫害到无能为力的时候,家人不理解大法,甚至抵触大法给法在世人眼中造成了很大不好的影响。

我举个例子:如果你的修炼是:你一天要洗三件衣服,洗到一百天完成,就可圆满。你今天不洗,明天就要洗六件衣服;明天还不洗,后天就要洗九件衣服;那以后积攒了一大堆,衣服多了,你还能洗过来吗?所以说,从表面看都在修,你是真修吗?!我记得有同修说: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你保持原来状态的时候都在退,何况你连修都不怎么用心。

三、走正修炼路

我不止一次听同修在交流中说:我为了孩子的事找过算命先生算过;我买过活鱼,是家人杀的;我常偷着吃药,师父要是不管我,药也能起点作用。还有在修炼中掺有不二法门的问题等。在大法中事做的多,修自己的心少。还有女同修被迫害的多半是家庭中的女强人,家里常人不敢吱声,看你的脸色行事,家里的常人要给修炼的人让步,从而缓解了冲突。

正法已经走到了今天,我亲眼见到同修都吃了很多的辛苦,大的苦难我们都闯过来了,可是在一些小的问题上,如:家庭矛盾、同修之间的配合、坚持每天要做的三件事有的就坚持的不好。一个人在世间要做成一件事可能很容易,要是能坚持之久的做好,即使是世界上最简单最容易做的事情,如果没有坚韧的恒心和毅力,就无法坚持到底。要想走向最后的成功,凡事贵在持之以恒。修炼更是这样,只有坚持到最后的人才能走向圆满。

自己一点儿体会和认识,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