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级个体户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我今年五十多岁,出生在偏远的农村,自幼家境贫寒,我父母为了多挣工分养家糊口,每天早出晚归。我兄妹六人,我是家中长子,从小很懂事。我五、六岁就带弟妹、做家务、帮父母做力所能及的活。尽管生活十分困难,父母仍然供我们上学,并经常教导我们要诚实做人。

一九八五年,我来到城镇做起了生意,因为我诚实守信,吃苦耐劳,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名气也越来越大,成了当地的能人。虽然生活得到了改善,我身体却越来越不好,整日感到疲惫不堪。后来听说练气功能使身体健康,我就整天想着学一个超凡脱俗的功法,既强身健体,又能赚钱、出名。我开始见气功就学,钱没少花,时间也搭了不少,也没练出个名堂,还沾染了很多不良习气,还自以为活得自在。

一、喜得大法、道德回升

一九九四年六月,我去河北某地准备学习某种气功,中学时的同学给我介绍说法轮功很好,他有师父在北京的讲法录音,给我送过来(我当时还住在宾馆),先听听,看我愿不愿意学。我接到录音带后,一晚上就听了好几盘,越听越爱听,最后决定马上改学法轮功。同学说北京地坛公园方泽潭有炼功点,去那就有人教功,我迫不及待的等到天亮,早上六点多,就赶到炼功点。辅导员对我这个陌生人象对自己亲人一样热情接待,耐心细致又免费教功,我很受触动:在当今社会我还没遇到过这样的人,我感到这个功法太不一般了,就下定决心好好学这个功。我学会了五套功法,并得到了大法宝书《法轮功》。

在地坛公园学功时,我得知师父要在郑州和济南讲法。我随后参加了师父的郑州和济南传法班,见到了师父,亲耳聆听师父讲法。我感到无比幸福,无比幸运,我的心情一直处于非常兴奋之中,我感到能被师父亲自救度是多么的神圣自豪。那次参加师父亲授班,给我今后的修炼及弘扬大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回到家乡后,碰到要学功的人,我就把大法介绍给他们,小到几岁的孩子,大到七旬老者,有外地的,有本地的,我的小店成了我地弘扬大法的窗口,我家的电视机和放像机就成了弘扬大法的工具。为让更多有缘人能够学大法,街道村委会书记还给我们提供村委会的三间大房子,让我们专门放映师父讲法录像。在放讲法录像时,经常房子挤得满满的,有的人是由儿女们用人力车拉着来听法的,几天后自己就能奇迹般的行走回家,而且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有一个裹小脚的农村老太太,学法炼功一段时间后,她家门前的陡坡她都能跑着走,修炼大法使她彻底脱胎换骨。

通过不断学法炼功,我的心性得到了升华,学会为别人着想,常常关心身边的五保户老人和一些有困难的人,做生意从不掺假,只要别人找我帮忙,我都尽力而为,直到对方满意,因此年年被当地工商所评为五星级个体户。我还戒掉了十几年的烟酒,心胸变得坦荡宽容,总是乐呵呵的,二十多年来无病一身轻,我的面容也变得年轻,别人见了都说:“你咋越活越年轻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炼的。

有一年,我们街道一小学建教学楼时,资金发生困难,就动员个体户捐款,大部分个体户捐了一百元,我认为教育是老百姓的头等大事,投资学校建设是为老百姓做好事,为国家培养人才,我是修大法的,更应该做好,我捐了六百多元建筑材料。

有一年半夜三、四点,我被外面的嘈杂声惊醒,原来当地中学发生火灾,我立即提着水桶跑去救火,火很快被扑灭了,学生都被安置到安全的地方。过了些日子,校方给我实物奖励,我说我是法轮功修炼者,不看重这些,学校硬把奖品放到我店里就走了。看到我的所作所为,学校好几个年轻教师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一九九七年,我因修炼大法经常做好事,被本县记者采访,在全县高音喇叭中播放,我还被选为个体协会会长、工商联合会副主任。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当地派出所警察说他们经过街坊邻居调查,大家都说我是好人中的好人,没有一个说我坏话的。

二、修炼大法、全家受益

我父亲是个忠厚老实的农民,多年来积劳成疾,得法不久,身体就变得无病一身轻,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后,乡上和村上干部逼迫他放弃了修炼。二零零三年,在一次事故中,我父亲七、八个肋骨骨折,在病床上做牵引四十多天,出院后走路都困难。后来重新走入大法中修炼,身体很快康复,现在七十多岁的人还能骑摩托车赶集跟会,他常说这是大法给他的福报。

我母亲性格很要强,勤恳能干,为了拉扯我们姊妹,累了一身的病,常年药不离身,修大法后很快甩掉了多年的药罐子,而且红光满面,父母这般年纪不仅不需要儿女们操心,我们还能常常吃到他们栽种的水果和新鲜蔬菜。

我三弟俩口子常常不打就吵,孩子们为此常常流泪,弟媳以前修炼,邪党迫害大法后放弃了,但他俩对大法都很支持。二零零八年,三弟最心爱的儿子骑着童车从二楼楼梯冲向楼底,一楼全是玻璃和硬物,童车都摔坏了,孩子却安然无恙。

还有一次,我三弟的二姑娘和她表姐煤烟中毒,大人发现后,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床上,一个身体都僵硬了,一个眼睛还能动,但不会说话。我们赶到后,让大家都念“法轮大法好”,三弟扛着姑娘表姐僵直的身体赶到医院抢救,我抱起另一个孩子也到了医院。我们全家都围着念“法轮大法好”。几个小时后,孩子们脱离了危险。医生都说:“到这个房间病床上的没有几个活着的,这真是神迹。”我们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

从此三弟媳又从新修大法,他们告别了整天吵闹的日子,脸上常常挂满了笑容。

如今我们这个将近三十口之家,多人修炼大法,即便未修炼的也都明大法真相,并能帮助我们做好三件事,几岁的小孩都知道常念“法轮大法好”,我们全家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

二零一二年,我舅妈突然病倒,经几大医院检查,确诊是癌症晚期,在西津第四军医医院检查时,检查费就用去四、五万元,还没给一粒药,最后告诉亲戚赶快回家准备后事。就在亲戚悲痛绝望之际,我母亲打电话告诉我,舅妈病重,让我赶快回家帮助准备后事。

我赶到舅妈家时,看到舅妈皮包骨头,头发全部脱落,说话声音微弱,上气不接下气。我告诉舅妈快念“法轮大法好”,舅妈立即就虔诚的念起了“法轮大法好”,连着念了五遍,随后用微弱的声音说她心里念能行吗?我说,行,她轻轻把眼睛闭上,嘴还在动。

几天后,舅妈能喝一些奶粉了,后来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我又给舅妈送去师父讲法录音,没等我们走舅妈就听了起来。

后来我们又教舅妈炼功,现在她长出了一头油黑发亮的秀发,红光满面,自己还能下床,坐着轮椅到外面转悠,拄着拐杖帮我舅舅做饭,她感动的说是法轮功把她救活了,她天天在念“法轮大法好”。

大法洪传到我们这一方,我们这一方人受益了,我们家人受益了,我的亲朋好友受益了,大法的洪恩说不尽道不完。

大法带来的神奇事太多了,每个在大法中受益的人都对师父与大法充满无限的感恩,人身难得,佛法难遇,愿每一个可贵的中国人,都能了解法轮功真相,这是你生命的夙愿,这是万古难遇的机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