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幸福快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说是老弟子,我很惭愧,因为在这十九年的修炼中,由于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的疯狂迫害,我有三年的时间没有溶入整体,没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从二零零二年再次走入整体修炼中来,才真正体悟到在修炼中怎样向内找、修自己,才真正意识到救人的紧迫,我开始奋起直追。

一、向内找、善待他人

二零零二年,我走入整体修炼环境的第一关就是家庭关。记得那一年的“七二零”前夕,瓢泼大雨一直下个不停,并夹杂着大风,真是走出去一步都很难。但是,我们已经约定好那天晚上集体洪法,告诉世人真相,可是和我结伴的同修说风雨太大了,他不去了。

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考验。我心里暗下决心我一定要走出去,一年只有一个“七二零”,对于我们大法弟子来说,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到残酷的迫害,我们伟大的师尊被邪恶诬陷,如果我不走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我怎么对得起师尊、怎么对得起蒙难的同修呢?!我一定要出去。

可是丈夫急眼了,起身把我拦住说:“你傻啊?外面这么大的风雨,又没有伴,你去干啥?我不让你去,你就是去不了!”他关上门,不让我出去。我不想和他起争执,可是心里很不服气。我就成一字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十分钟过去了,我丈夫有些担心我,让我起来,我保持沉默。二十分钟过去了,我丈夫又来到我身边,让我起来活动活动,他说我的腿会僵的,我还是默不作声。最后,他沉不住气了说:“我不管了,你多穿点衣服,带上雨伞,去吧!”

我一听,就一骨碌爬起来,说:“谢谢你!”我穿好衣服、打着雨伞走出家门。在那么大的风雨中,我却没有一点怕意。过后想想自己当时的表现,感觉自己太不慈悲了、太执着自己想干的事了,而没有考虑到他的感受。我应该给他讲清真相,他就会理解和支持我了。

后来我多次给他讲大法的真相,他全都明白了,也理解我了。一天晚上,我大姑姐来我家时,我没在家,她就对她弟弟说:“你得管管她了,哪有你媳妇这样半夜三更老往外跑的?”丈夫却说:“她做的是正事,要不是她学大法,哪能对我这么好?!我身体从小就不好,什么活也干不了,她却一点也不嫌弃我,还善待我。”大姑姐没吱声就走了。

是的,如果我不修炼大法,和一个病秧子生活在一起,我会痛苦万分的,怎么会做到善待他呢?修炼大法真好!修炼让我们有一个幸福而温馨的家!

我的家庭情况有些特殊。我和哥哥、姐姐是同母异父。在唐山大地震中,母亲失去了丈夫,带着哥哥和姐姐嫁给了我的父亲,而后生下了我。在我十九岁时,看到母亲因为修炼大法身体变化很大,我也走入了修炼。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到残酷迫害,我父亲在极度恐慌中去世了。我爷爷和我父亲都是中医,因此家里藏了一些比较珍贵的医书,在常人看来很值钱。哥哥和姐姐就三番五次的跟我母亲要那些医书。母亲认为我家的医书就应该归我,他们无权继承。可是哥哥和姐姐不同意。这突如其来的事一直搅和着我,执着钱财的心被带动了。当我学习师尊的讲法:“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1]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修炼人嘛,怎么跟常人一样?我深挖自己这个难受的心,我找到了自己还有利益心、不服气的心、委屈、怨恨、争斗、自私等等各种心。可是真要让我去掉这些不好的人心,我感觉剜心透骨般的难受。

有一天,又被我哥哥耍弄的母亲来到我家(当时我已出嫁),看着母亲痛苦而无奈的眼神,我脑子闪出一念:“善待他人,你不是无私为他的吗?谁是‘他人’呢?是不是除了自己都是‘他人’呢?包括丈夫、儿女、父母、兄弟、姐妹与不认识的人呢?”这时师尊的法理打入我的脑海:“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这时,我的那些不好的人心一下子就被溶化了,慈悲心油然而生。

我对母亲说:“妈,您别为难了,我爸留下的医书谁要就给谁吧,我不会再跟哥哥、姐姐争了。”母亲激动的双眼含着泪花说不出话来。我笑着说:“妈,我是修大法的,这是我最大的幸福!我还奢求常人的什么呢?”就这样,非常棘手的医书之争轻而易举的解决了。放下了名利、放下了自我,我感觉修炼真是幸福、快乐!

二、都是好事

前两年,在我片出现了协调人频繁更换的事。同修甲是我们片的老协调人,由于搬家等原因而放弃了协调的工作,由我和同修乙、丙担任协调工作。我们三人之间经常意见不统一,争执时有发生,因此我们配合不好。逐渐的我们都不做协调了,还是由同修甲来做协调工作。当时这件事情在同修之间引起很大的波动,我也曾经对我们整个地区的协调人产生很大的怨恨心,我甚至有段时间排斥和他们见面。

学法,我的心逐渐平静下来,我想不管我做不做协调人,我都得听师尊的话、配合整体、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当时诉江大潮刚刚开始,同修甲几乎每天来回跑、和同修们交流诉江的事情,同修们都相互鼓励、互相督促,很快把诉江状整理好,邮寄到两高并陆续收到回执。在这个过程当中,同修甲非常用心、真正起到了协调的作用。

九个月过去了,同修甲再一次提出不做协调了,还是由我们接着做。我当时心里很不平衡:“你怎么想干就干,而说不干就不干了呢?”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向外看,找同修的不足,而没有看到同修的闪光点。后来我们地区的两位协调人找我交流:“什么是师尊所要的,我们应该怎样圆容好整体。”当时我的心一下子敞亮了,委屈心和不平衡的心瞬间消失。我脱口而出:“好事、坏事都是好事。”这真是一件好事!

表面上是当时我们三个协调人没有配合好,没有拧成一股劲而被撤换,而从另一方面看,同修甲却在诉江的这件事情中起到了不可缺少的作用。而且在这整个过程中,我找到并去掉了很多不好的人心和观念:怨恨心、妒嫉心、执着自我的心、排斥他人的心、看不起别人的心等等。这不是大好事吗?!这不正是师尊所讲的法:“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2]这样看来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吗?!放下了执着自我的心,我一下子感觉全身轻松、快乐无比!

叩谢师尊慈悲救度!

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