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低谷 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我从小生活在所谓的“黑五类”家庭,天生体弱、胆小,受环境影响自卑、偏执,主意识不强,遇事无主见。长大后在人中是个弱者。结婚后,对妻子的依赖心很重。一九九八年,我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炼,但只重视炼功,不重视学法,没有深刻认识到大法修炼的严肃性。由于学法严重不足,正念不强,达不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九九年后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中,一路走的跌跌撞撞。

我被非法劳教回家后,迫害的阴影和摔跤的痛悔一直没有彻底清除。十年来,这阴影痛悔如鬼魅不离左右,使我消极懈怠,修炼中振作不起来。三件事做的不主动,总觉得在弥补损失,没有走出为私为我的“私”,浪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学法少不入心,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发正念杂念纷飞,放不下夫妻情,还向往人中的安逸、幸福,没有真正精進实修。由于不能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自己修炼中有漏,招来邪恶抄家、构陷,去年,法院要给我非法判刑。我被迫离家,远走他乡。

修去人心,找回修炼人正念

身在他乡最初的日子里,觉得孤苦无依,如断线的风筝,心中很苦涩。在同修的帮助下,暂时找到栖身之处。同修提醒,眼下啥都别想,大量学法,查找自己的人心。

离开妻子、家人,情的折磨使我很沉重。但我已别无选择,我也认识到自己修炼中的问题很严重,只有大量学法、同化法,充实自己,增强正念。我足不出户,整天学法,两天学习一遍《转法轮》,学一篇师父其他讲法,晚上还看一讲师父讲法录像;每天凌晨三点五十分准时炼五套功法;两小时发一次正念,每次发半小时。开始学法发正念干扰很大,瞌睡、倒掌。随着时间推移,状态渐渐好转。这样坚持了三个多月,心境趋于平和,正念一点点增强。

我认识到,对妻子的情和依赖,是我很难放又必须放下的一大执着;对同修不注意安全的做法心怀埋怨、久久难平,是我心的容量不够,不能宽容同修;对迫害自己的警察,心生怨恨、愤愤不已,发正念让其遭报,是我的慈悲不够,遭不遭报,是大法的有序安排,大法弟子只有救人;流浪在外,担心生活费有没有,其实是信师信法打了折扣。细想就明白,担心都是多余的,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掌握之中:“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1]

针对以上及其它种种人心,我就长期在发正念前清理自身时去这些心,也求师父给拿掉。这时同修介绍我去四百公里外的一个县城打工。我在那里干了七周,给一起干活的工人们讲真相,也在街上发了少量破网软件。回来后,又换了一处环境条件稍好的房子,那七周的工钱正好是半年的房租。回头看我每次找房,那环境那房子,远离闹市,僻静的独院,租金又很低,都好像是根据我当时的状态和愿望提前准备好的,包括那半年的房租钱,其实就是师父的精妙安排。

由于重视学法,相比以前也学的多,再加上坚持炼功发正念,向内找、修自己,各种人心执着在逐渐减弱,那种离家离亲的痛楚也越来越弱。

誓约在天,努力做好三件事

离家半年后,我有了相对稳定的住处。我除了学法炼功,还经常去非法关押同修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在街上讲真相,有时能遇到很有缘的人。

有次我想给一位老人讲真相,旁边另一位七十几岁的老人凑过来和我搭话,我就和这个退休老工人交谈了一个多小时。他咬牙切齿的说,他一生经历的太多了,邪党太坏了,他都清楚。邪党的多次运动、镇压,他太害怕,他不敢让我给他退党。我说:那你就对天发誓吧。他郑重的举起右拳说:我坚决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

有次打租房电话找到一家,男主人年近六十,退休职工。交谈中,我发现他社会阅历丰富,很会赚钱,是那种精明细致的人。出于人的观念,我觉得这人可能不听真相,就起身握手告辞,可是他握着我的手絮絮叨叨的说着,就是不松手。我马上悟到这是有缘人,他明白的那面清楚,这是得救的机会。我就坦然的和他讲真相,因为我念很正,讲什么他都点头认同,不再显示他那些所谓的成功经历。我讲了半个多小时,他的脸色变的红润,神态祥和、喜悦,他激动的说:“听你讲我象脱去了一层壳,我的头上变的轻松舒服,心里一下子亮堂了,你咋讲的这么好!你越讲我越爱听。”我就讲了三退的事,他痛快的退出了党团队。临走他送出门,依依不舍,一再叮嘱,有空一定到家来!

有一天晚上十点,我等车,有个五十岁的妇女也等车。我想给她讲真相,就和她攀谈,又担心车来。结果左等右等车不来,她看来也等不及了,就说:其实我去的地方不太远,就两三站路,天黑了,我一人走害怕,你能不能陪我一起走?我想这正好,就说:我们同路,那就走吧。一路上我讲真相,她还问了些问题,我都一一作了解答,她用真名退了团队。到了分路处,她走了十几米了,还回过头来说她叫某某某,一定给她退了,说谢谢我。

还有一次,我在河边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说是佛教居士,外出打工。交谈中,他说觉得人活在世上没有一点意思,佛经中也找不到答案,心中茫然。我劝他退了队,给了他破网软件。我说:你回去好好看,你会明白人来到世间的真正目地是什么。他说还有什么材料都给他,很迫切的样子。

看到众生得救,我心中默默感恩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巧妙安排,生命深处生出愉悦,觉得世间一切都无足轻重,救度众生,兑现誓约最快乐。

我是那种不善交往的人,在街上和陌生人搭话比较困难,遇到愿听的人,讲起来还行。有时出去也能劝退一两个人,但总是没有大的突破。我想自己以前是以做资料为主,扬长避短,现在还是做资料吧。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就开始做资料。我的体会是,法学的好,心态平稳,设备就正常,做出的资料好。设备很灵,有时操作有误,打印机就提醒,不动或出错。半年来,坚持凌晨炼功、两小时发一次正念、多半天学法,剩余时间做资料。

创造条件铺好路,让我在幕后做我力能胜任的事,这也是师父珍惜弟子,根据我的特点、处境所做的精心安排。

助师正法,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二零一五年五月初,看到控告江泽民的通知,我悟到,正法出现了新的形势,進入了新的阶段。对起诉大魔头,认识上没有什么障碍,觉得就应该起诉,和同修酝酿着写诉状。有同修建议,等法律专业的同修做个诉状模板,大家套用。模板有了后,我就写了控告状,五月下旬,和几位同修的诉江状一起,通过邮政快递顺利发到高检(签收)。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我帮近三十位同修写了诉江状。八月初又和同修一起通过邮政快递向高院邮寄了诉江状,并顺利发到。

在这过程中,通过看明慧网文章、和同修当面交流,认识到诉江至少有以下几方面意义:诉江的过程,是修自己的过程。因为诉状上写的都是自己的真实信息,要堂堂正正的去起诉江魔头。这是对心性的一次全面检验,所有的人心都会暴露无遗。敢不敢诉江,就是能不能放下人心执着,走出人,走向神的过程。诉江,是大法弟子用人间法律的形式在归正被大魔头践踏的中国法制。匡扶人间正义,彰显正义必胜的天理。诉江,是大法弟子不计个人恩怨情仇得失,以大善大忍的觉者胸怀,救度各级公检法司部门那些被江氏流氓集团裹挟诱惑而参与迫害大法的人员。大法弟子带头诉江,带动全国民众反迫害,掀起全世界诉江大潮,将迫害大法元凶推上历史审判台,解体罪恶中共,过程中救度更多众生,这是诉江的真正目地,象同修交流文章中讲的,通过诉江,开创救人的新局面。诉江的历史大戏中,溶進了师父造就觉者、救度众生的无量智慧、无量慈悲。

就我知道的情况,在诉江这件事上不动或迟疑的同修,有两种原因,一个是怕心和顾虑,一个是技术方面的困难。前者需要好好学法和交流,有个同修说,她背会师父新《论语》后,就认识到一定要诉江。后者需要同修技术上的帮助,包括语言文字和诉状格式两方面。我主要在技术方面帮助同修完成诉江状。个人部份写出来的,我在词句表达、条理层次等方面修改完善,然后用明慧发表的诉状格式;不会写的,个人部份,他说我记,然后整理成文,读给他听,有落下的再补充,最后套上诉状格式。从法律角度讲,诉状一定要规范,不重视法律条款和诉状格式的做法都是不严肃的,也是诉状途中受阻的原因之一;语言表达方面就按师父讲的“没有了华丽和为增强气氛的词句,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的文章不是常人能写出来的”[2]作为标准。有些年纪大的,没文化或文化低的同修,十几年来,经历的事情又很多,说是好多事都忘了。我就提醒她,当年你和谁去的天安门,怎么打的横幅,横幅上写的啥话,警察打你了吗……通过这样具体的提示,她慢慢都想起来了,思绪回到了当年亲历的往事中,越说越清楚具体,越说越投入,绘声绘色的,仿佛在说刚刚发生的事情。

我知道,大法弟子一路维护法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的辉煌,早已铭刻在生命的深处,永不磨灭。说是帮助同修,其实同修也在帮助我。老年同修个人部份有的字歪歪扭扭,有的写了好多页,次序混乱,重复啰嗦,有语病、表达不准确。但字里行间,透出的那份严肃认真,让人感动落泪。同修对师父对大法那颗崇敬纯净的心和坚不可摧的正念,放下生死反迫害、不怕艰难困苦救度众生的壮举,激励着我,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催我精進。我乐意帮助同修完成诉江状,并不认为是负担。我也告诫自己,不能有完成任务的心态,不能敷衍了事,严肃认真的尽力去做,因为这也是在救度众生。

我和同修还去了几个县市,和当地的同修交流并提供必要的帮助。好长时间不来的山区同修,那天正好来了,我们就连夜帮他和其他写作有困难的同修完成了几份诉江状。交流中,没写诉状的同修疑虑打消了,表示要马上写、抓紧寄。大家觉得通过交流,彼此都有帮助、提高,都感恩师父细密有序的安排和无微不至的呵护。

在诉江这件事上,最能体现一个地区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救度众生的水平和能力,也最需要大法弟子整体配合。不象其它讲真相项目,可单独做,也可配合做,对文化、技术的要求不都是那么高。新的正法形势出现了,不仅认识跟上,心性到位,行动也要跟上,否则,助师正法就成了口号。行动跟上,就需要大家整体更好的配合。交流文章中同修算了一笔账,按照大陆大法弟子的人数,发诉江状的才占几百分之一,常人都说,你们诉江的人太少了。着急没有用,大家行动起来,实实在在的帮助同修提高认识,完成诉江状。二十多万同修诉江状寄达两高的成功实践,证实了诉江的路是走的通的,因为方方面面师父都做好了铺垫,就等我们正念去走了。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才能救度更多众生。

时光太匆匆,黄花又飘香。一年多的修炼过程,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一路呵护、扶我走正的过程,是我跌入低谷艰难往上爬的过程,是在精進的同修无私的帮助下,学好法、向内找、剜心透骨中去执着、修自己的过程,是在困难的处境中,不忘使命,救度众生的过程,是和同修比学比修、互相鼓励,跟上师父正法進程的过程。我的最深体会是,一定要多学法、用心学法、学好法,向内找,一思一念用法来衡量、归正,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修炼,敬师敬法,没有师父的保护和安排,我就走不过来。只有不断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无量众生的期盼,才不辜负师父的巨大承受。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成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