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续法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和很多中国大陆一九九九年以前的大法小弟子一样,我经历了小时候修炼的美好时光,和迫害后放弃修炼而迷失在常人中的痛悔,承蒙师父不弃,红尘梦醒,我终于又有机缘站在正法的舞台上,兑现自己的洪愿。在走回大法的短短一年多的修炼中,我时刻感到师父就在身边。

重续法缘

二零零九年,我怀孕了,孕期反应特别厉害。我妈说你学法吧。这时的我已离开大法十几年了,学法对我来说真是很困难,我只是勉强的看了几页就放下了。然而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大佛,特别慈悲的看着我笑,之后我就看见我肚子里的小宝宝出生了,是被一个莲花盘送下来的,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个梦的意思,但我清楚的知道我的孩子是有来历的。(现在这个孩子已经成为一名大法小弟子,他就是来得法的。)

这次学法也没能使我从新修炼,这一放又是三年。直到二零一二年,我婆婆得了癌症,半年内丈夫家里相继有三人去世,我的姑姑也去世了。这使我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在死亡面前人是多么的无奈。这时我想到了大法、想到了师父,我想我学过大法,我有过师父,我什么也不怕。

可能是因为在恐惧面前我想到了师父,慈悲的师父就帮我再度接上了法缘。不久在我父母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我住在父母家),在师父的慈悲召唤下,我终于回来了。这一天,真是太久了。我知道每走回来一个弟子最高兴就是师父,就像父母看到离家太久的孩子终于回来了一样。

为了坚定我的正念,师父打开了我的天目,让我看到了很多景象。记得我第一次发正念时,看见师父的法身就坐在我对面看护着我。在结印清理自己时,我的头难受的简直无法忍受。在常人中十多年的随波逐流,我的思想中灌進了太多肮脏的东西。师父看我受不了了,就让我睡着了。我看见师父在帮我清理脑子里那些不好的灵体,清理完了,师父还用手在我眼前摆了一下,我就醒了,之后,我的头就轻松了。师父对每一个弟子都象父亲对待孩子一样,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孩子,这是我最深切的感受。

经历生死关

我从新修炼不久,就经历了一次生死大难。我和丈夫有一辆大货车,每天要去北京拉货。一天晚上从北京拉货回来,车子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正在下坡时,我听见车子外面有异样的声音,问丈夫是什么声音?他说车子爆胎了。我们就停车换胎,一看是前胎爆了,换完轮胎后就继续上路行驶。

第二天上午我们去车队,那些老司机一听我们爆的是前轮,都吓坏了,说你们这么重的车(车上有很多货),又在下坡路上,前轮爆了,方向盘根本就拽不住,一般的就是车毁人亡。你俩真够命大的!车、人和货居然都没受到一点损失,真是奇迹!听他们这么一说我俩直冒冷汗!是呀!那么重的车、那么快的速度、又在下坡的路上,还有那么多过往的车……要是没有师父的保护,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突破家庭关

我丈夫虽知道大法很好,但在邪党制造的高压恐怖环境中,因害怕我被迫害而危及家庭,所以他只让我在家学法炼功,不让我出去讲真相做大法的事,也不让我教孩子修炼。

有一天,儿子让我一起背《洪吟》,被丈夫听见了,把我好一顿骂。第二天,我们出车回来,刚進楼道,丈夫就说:“什么东西吓我一跳,谁放的?”我一看是个佛像,也没在意,就回家了。吃过饭后我去学法、发正念。丈夫就叫我,说他不舒服。我就让他去睡。等我发完正念,他就开始闹,说:“你别炼了行不,好好的日子不过,你非要炼吗?”我知道这不是他,就说:“这是我的权利、我的信仰,我也没妨碍谁!”他急了吼道:“你妨碍我了,你天天跟个佛爷似的在家盘腿、念咒,念的我都没好日子过了。”我一听这不是他呀,因为我有时间就会发正念清理我住的整栋楼的空间场,应该是那个刚刚放在楼道里的佛像上的东西控制了他。

一晚上他都在闹,我就发正念让他睡觉,后来他睡了,但那东西还在控制他。早上起来他就说:“你要是再炼咱们就离婚。”我说:“我不离,我也没犯错。”下午他把孩子从幼儿园接回家,就要和我离婚。看见孩子哭的可怜,我的心就像被撕裂一样。我说:“我考虑一下。”当晚我做了个梦,梦见一群鸽子被放飞了,我也是其中的一只,飞行的路线很窄,就像飞机的航线,偏离一点就到不了目地地,最后其他鸽子都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了,只有三只还很轻松的在原来的路线上飞,当突破一层界线的时候,三只鸽子都变成了仙鹤飞進了云里,進入了美丽的世界,我在梦里明显的感觉到我就是那三只鸽子中的一只,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早上送完孩子,我就对他说:法我要学,婚我也不想离。他说不行,必须离婚,孩子归他。他就开车回老家拿户口本去了。我就发正念否定它。

晚上,我和孩子住在我妈那,孩子喜欢贴真相不粘胶,我就带他去贴。一路我就在想:这个孩子要是让他爷爷带,那灌输的全是邪党的东西,不就毁了吗?(他爷爷不明白大法真相,受邪党的毒害很深)看着这个为法而来的生命,我想无论如何不能让他离开法。看着他,我感觉很辛酸,一个劲的流泪。我想我决不会放弃修炼,我不想离婚,但我也不怕离婚。

师父看到了我的坚定,帮我过了这一关。丈夫本来坚决要离婚,户口本拿来了,他又不离了。这场来势汹汹的风波就这样消弭于无形了,一切就象从来没有发生一样又归于平静。在师父的呵护下,三天我就闯过了这场大难。

师父给予的都是最好的

前段时间,很突然的我怀了二胎,我很不想要这个孩子,总觉得打扰了我的修炼,因为我刚刚走回来,需要大量的时间学法,还要有充分的时间来做大法的事。在怀第一胎的时候我的孕期反应很厉害,把我折腾的够呛,我怕这个也会这样。结果这个怕心就把这个坏东西给求来了,我是没完没了的吐,还睡不醒,一点精神也没有。

这时我正念也没了,满心都是抱怨,抱怨这个小生命不该来,本来我可以做很多大法的事,这下都耽误了。什么人心都上来了,弟弟说:你吃中药吧,那个止吐,吃了就好。每天还有声音告诉我吃吧,吃了就好了,就不难受了,你这么忍着何必呢!我知道这是魔的干扰,我想即使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但我也一定要在修炼的路上走下去。就抱着这一丝仅有的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总算挨过了孕期反应。

师父能把最不好的变成最好的。在这之前,我打坐双盘根本就盘不上,可是经过这次磨难后,我能盘上了!

成立资料点

刚走回大法时,我每天想的就是这么多年我什么都没做,落下太多了,到正法结束时我的世界都是空的,很着急,就想出去发资料救人。可是在这种为私为我的基点上,带有强烈的怕心,虽然着急却迈不出这一步。和同修切磋时,有的同修说:你应该去发,只要你想去师父会帮你的。有的说:你是新学员,不应该做这么危险的事。

就在这种既有强烈的想去发资料的心,又有强烈的怕心阻挡的矛盾中我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这个我必须去做。我带着资料出发了,那真是在我的思想中有正邪两个生命激烈的交锋着,正的说:去吧,我会保护你!邪的说:去了就会有人抓你。你是新学员,回家学好法就好了,不用你做这么大的事。当时我都快哭了:我就想做我大法弟子该做的。这时我听到了师父的声音:“進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1]我想我就听师父的,正好我骑车骑到的地方就是个小区,我就進去把资料发了,过程中很顺利。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终于迈出了救人的第一步。从那以后我的怕心被师父拿掉了很多,再做救人的事时,感觉轻松多了。

我本来特别怕黑,可白天没时间,我只能晚上拿着资料去发。有的村子没路灯,路也不好走,有时進了这个胡同,不知从哪出去,我也不怕,我想我做的事是全宇宙最正的事,我就挨家挨户的发。等发完了,我也从死胡同里走出来了。师父在看着我们每一个人,时刻保护着我们。开始发资料时,就是为自己,怕自己落下。随着不断的学法,认识到真的是在救人,我发一本资料、贴一张不干胶可能就可以救了一个人。

二零一五年过完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也成立了资料点,开始自己刻录光盘、打印资料,几乎大法需要的真相资料我都能做,还主要负责供应两个学法小组需要的真相资料。我们这两个小组几乎是我们地区发真相资料量最大的,所以每周需要的真相资料很多。

刚成立资料点的时候,也有考验,我有打小报告的坏习惯,尤其是对我弟弟。弟弟看有这么多东西放在家里,有点担心,就问我:你准备什么时候结束资料点?我没说话,可转脸就告诉爸爸。爸爸训斥弟弟一顿。可是弟弟第二天又问我这事,这时我警觉了:这不是去我的心吗?我身上有邪党文化中的煽的毒素,煽动别人吵架呀!这次我没告诉爸爸,弟弟也不再提了,我的资料点也正常运作起来了。

后来弟弟还说我:早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本事呢!手机开机关机都不太会的人,你还能干这个!是呀,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什么也干不了!我们组的老同修说,你的使命可能就是做这个的,神韵不是谁都能做的,这台刻录机,在别人那就一直闲着,到你这就能正常工作了,还能做这么多。是师父给了我无上荣耀。

在做真相资料的同时,前段时间,我们的资料点又上了丝网印刷的新项目。在协调人找到我家问我爸爸愿不愿意做丝网印刷的项目时,刚好我爸没在家,也没带手机,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我说我去找找看。在路上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如果我爸爸可以做,我家也符合条件,您就让我碰上他,我实在不知道他去哪了!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叫我,回头一看是爸爸带着孩子回来了。当时我心里一阵激动,我们的所思所想师父都知道!我双手合十感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