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来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这件事发生在一年多前,那时我正在打官司。一天上午,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问我:“你是谁谁(我的名字)吗”?我说:“是的,你哪位?”

他说,我在某某小区看到你们发的邀请函和公开信。你那样“攻击”共产党,共产党还不得“治你”(迫害)呀?

我说:“我没有攻击谁,说的都是事实。共产党也治不了我,我修炼法轮功,归法轮功管,它治的都是它体制内的人和相信它的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他自言自语的说:哦,你归法轮功管。接着又说:我承认迫害法轮功不对,你们单位也不应该因为你炼法轮功就“开除”你。但是你们不应该反对共产党,党是个“好党”。迫害法轮功的是个别人,你看它法律里面没有(迫害法轮功的条款)吧?胡锦涛和温家宝没迫害过吧?习近平和李克强更没迫害过吧?

对法轮功的迫害,他知道的如此清楚。我想他应该不是在某某小区偶然看到邀请函和公开信的普通市民,他可能是公检法人员或者政府官员,也可能是这个案件的参与者,直接看到了我的起诉状和上诉状。

我回话说:你能知道法轮功不应该被迫害,我不应该被“开除”,说明你是一个有正义、能明辨是非的善良人。至于你说谁好谁不好,那是你的权利,我不想评价。我知道你说的个别人是指江泽民。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江泽民一手发动起来的。但是,江泽民都是快死的人了,国家领导人也已经换了两届了,直到今天法轮功却还在受迫害,你不能不承认吧?

他沉默。

我接着说:靠江泽民个人是没有这个能力的,江泽民是在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在共产党内部,从上到下有一套完整的迫害系统——“610”,至今还在运作。其实,共产党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对中国人民的迫害也都是真的,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人,你多看看法轮功学员发的真相资料,就会明白的。

又是久久的沉默。我想他可能在回想他看到真相资料上那些所谓的“攻击”到底是真是假?

最后说了句:先不给你说了,等你开庭那天,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去支持你。

我说:“谢谢你”。

原由是这样的: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单位领导受中共谎言的欺骗和恐吓,为了保护自己,非法开除我的公职。我把单位起诉到区法院,又上诉到中级法院。在中级法院开庭前,我把我因做好人而遭受迫害的过程,还有江泽民和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迫害中的残酷手段都写下来了,以公开信的形式向市民发放,同时邀请市民到现场参加旁听。邀请函和公开信的最后有我的姓名和电话。后来,本地大法弟子又把邀请函、公开信和“三退手册”一起发放的。

居住的小区,几乎每家门上都有一份,每个楼道口都贴有一张“邀请函”,城区里的大超市旁边和很多街道都贴有“邀请函”,开庭后很长时间都还在,被告以为都是我自己做的,其实我们本地同修几乎全参与了。在这里谢谢同修。

开庭前,我把《真相特刊》和《活摘大法弟子证据专辑》两本真相资料及翻墙软件提交到法院。

很多人、特别是被告都认为我把事情闹大了,这次一定会被拘留或被抓捕。被告也在做准备,随时准备拘留我或“反诉”我。还告诉我丈夫:这次开完庭我肯定是回不来了,我丈夫也信以为真。

可是到了开庭那天,除常规审判程序外,审判长提高声音问我:原告,你提交的那些资料(真相资料)与本案无关,对不对?我回答“对”。审判长当庭宣布:与本案无关,不予追究。而且刚一开完庭,审判长就微笑着压低声音对我说:你(们)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我们都看了,我们全都看了。

看来审判长已经了解了真相,而且还不止他一个人。我想这是师父借他的口告诉我:提交的那些资料没有白交,他们都看了,全都看了,已经了解真相了。后来这位审判长智慧的做了“三退”。

虽然被告代理人在法庭上和法庭调查阶段多次提醒审判长:意思是我到处发放、粘贴法轮功资料,还把他们的个人信息(电话号码)发布到网上。但是法院始终都没有理会他们。他们非常尴尬,自取其辱。在起诉和上诉的过程中,类似这样的环节有多次。

开庭那天,场面也确实很大。去了很多人,各级610人员,庭内庭外到处都是便衣;后来听说安全局的人都去了,还有人说擦皮鞋、卖西瓜的都是便衣;旁听席最好的位置上坐着一排警察,据说都拿着手铐。

后来,审判长还告诉我:开庭那天来了很多人,还特意为这个案子成立了一个什么小组,领导都参加了,专门解决大案要案的。我开玩笑说:原来共产党这么害怕法轮功啊?一个大法弟子就把他们吓成这样了,需要这么多的人和部门来助威,看来共产党真的难以生存下去了。审判长笑而不答。

我想说的是,讲真相和发放真相资料,我们是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是遭受迫害的原因和理由。关键是我们不要受常人表面的假相和旧势力的迷惑。那个人说我攻击共产党,共产党就一定会狠治我。我马上就从这个理中跳出来了:共产党邪党根本不配迫害我,它也迫害不了我,我和它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归师父和法轮功管的。还有开庭那天,那么大的场面,一般常人真的很害怕,他们都认为还不知道会把我怎么样呢?这是旧势力想达到的目地。我把它解读为:是它们在害怕,才需要那么多的人和部门去助威,根本和迫害扯不上边。实际情况也确实是旧势力和邪党在害怕。无论什么情况下,我们除了向内找自己的执着心,千万不要钻在旧势力的圈套里。

师父说过:“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

我是想通过这样的机会让他们多了解真相,特别是想让他们知道“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是真的,因为大多数人都很难相信。所以就想办法把那两本资料交到法院。我只是这样去想了,我有这种愿望,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师父在救人。既然是师父安排的,师父在救人,不管是旧势力还是什么佛道神,谁敢迫害?谁敢阻挡?虽然我们那样揭露共产党,而且是公开的、大面积的,他们也只是笑笑而已。这是被告完全想不到的。他们最初的想法是:只要我敢在法庭上提法轮功就一定会把我抓起来。

一路走下来,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也重重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特别是诉江后,我把“控告状”送给他们每人一份,并且告诉他们:国家现在“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如果再有人说法轮功参与政治、炼功违法或者要求写什么保证书等类似的语言或行为,以后就不起诉单位了,直接起诉个人,从起诉江泽民开始。

现在他们也都接受真相资料和翻墙软件了。有的说学习学习,有的说了解了解,有的说“以后不说对你不利的话了”,还有的说以前不相信,现在真的相信了。

这就是我们做事的最终目地:证实大法,让众生了解真相,救度他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