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逐渐走向修炼的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二日】那是在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同修与律师第三次到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营救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同修。在那里,他们遭到了建三江公安局警察的绑架,其中四位律师被酷刑折磨,一位被打断多根肋骨,在各界人士的声援中,历经十五天后,获释。而我们有四位同修被绑架关押,其中有一位同修是亲身经历过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又一次被绑架。

事情发生后,同修们成立了营救小组,有同修找到我,问我是否能参与,当时由于怕心阻挡,我说:考虑考虑再说吧。事隔几天同修又找到我,我想让我碰到不是偶然的,就有我要修的东西,也许是师父安排的,在神的路上,应该是义无反顾的。于是我答应了。随后,我连续三天吃不好、睡不好,法也学不進去,心理压力很大。我就强制自己多学法,多发正念。通过学法我悟到,是另外空间压下来的邪恶阻止我参与此项目;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要到各部门去讲真相;讲真相是一把万能的钥匙,能打开各种人的心锁;我们的使命就是救人。

我们走的第一站是市公安局,事先约定了同修整体配合发正念。在公安局外面,同修说:“谁進?”我没出声,在后面跟着往公安局屋里走,心想既然来了,就進吧。進去后,同修和门卫打招呼,问国保的人在不在,门卫说不在。话音刚落,国保大队的人从外面進来了,我们诉说了建三江事件,国保说这事不归我们管,归建三江国保管,态度也挺好。过程中,一位同修要看迫害法轮功的文件,国保大队的人火了,我们赶紧默默补充,临走时,他和我们招手。在这过程中,我悟到为了救人,不能激起他负面的东西,要处处体现大法弟子的善,才能感动人、感化人。才能真正救了人。

在二零一四年至二零一五年,我们数次往返建三江、省城的公、检、法各部门。有时和律师一起走程序,有时同修单独走程序,初期的时候,去各个部门压力很大。家里不修炼的丈夫担心,操心每次往返的费用。每次走去省城都要早上三、四点出发,需要头天晚上把五套功法炼完,特别得想着把身份证带上。开始的时候顾虑重重,因为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访的时候,身份证被搜走了,几次去派出所都不给办。二零零二年,派出所来绑架我,我又被迫流离失所一年。二零零四年,才把身份证办回来。在往返建三江、省城公、检、法走程序的多次行程中,为了不耽误宝贵的时间,路上一直学法、背法、听法、发正念,时刻用法归正自己的言行。

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正是寒冬腊月,在建三江前进农垦法院对这四位同修非法开庭。我悟到应该去近距离发正念,可是走之前,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的传来,在去往建三江与前进农场的路段层层设卡、拦截,有的地段警察荷枪实弹。检查过往车辆及行人的身份证,目地是拦截大法弟子和辩护律师。再加上二零一四年三月迫害律师和同修时的恐惧感(建三江在人们心目中被命名为:不法之城,恐惧之地),心里真是七上八下,一会儿正念、一会儿人心,压得透不过气来,感觉那恐怖气氛不亚于九九年“七二零”進京上访,惊心动魄,真是剜心透骨的考验。在与同修的交流中、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出来了,终于迈出了这艰难的一步。登上了半夜十二点的列车,赶往开庭现场。

第二天早六点一下车,就看到火车站出站口很多警察不断地叫喊着:“身份证、身份证……。”非常恐怖。有常人问怎么回事,警察说查法轮功的,当场就绑架了几个同修。我的心里这时只有正念,师父说:“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1]我心里想:就师父说了算,师父就在我身边。正念强了,怕心少了,我和同修顺利的走出检票口。

出了检票口,一看各处都布满了警察:商场、小吃部、超市、车站、甚至住宅楼单元门里都有警察,天下着大雪,零下三十度的严寒,刺骨的寒风伴着雪花打在脸上很疼,一会脚就冻疼了,進楼洞稍待片刻赶紧走,不停的发正念,心想离开庭还有四个小时,天又这么冷,怎么办?我和一同修商量一下只有讲明真相,才能有安身之处,我和另一同修進了一家小超市,以买东西为借口,刚要开口讲真相,店主便说是不是某某某市的?我俩互相看了一下,走了出来。

因天冷又下着雪,路上行人很少,恰巧遇上一位大娘,聊了几句,刚要开口讲真相,她说她是信耶稣的,就走开了。路上到处都是警车、警察、便衣。我俩一边发正念一边前行,绕来绕去来到一家小吃铺门前,一同修从小吃铺出来喊我俩,原来这位同修在外面冻得挺不住了,就進了这家小吃铺,跟店主讲真相。店主说:“(你们)一進屋就知道是炼法轮功的。”店主夫妇心地很善良,明白真相,就不让我们走了,说警察不到这里来。感谢师父,是师父以这种形式保护了弟子。

外面一有警车叫,店主就出去看看情况。中午孩子放学回来,说老师告诉法轮功杀小孩,我赶紧过去和小孩讲真相,小孩听明白了,退出了少先队。又来了两个有缘的小夫妇和店主的父亲,都先后退出了少先队,但是店主本人说什么也不退出团队,我心里很是为他难过。眼看要到晚上火车返程的时间了,我眼含泪水对店主说:“你这么好的人要不退出来得救,阿姨的心里真的很难过,留下遗憾了,回去心里都会不安的。”说到这,店主说:“阿姨我退。”正象师父所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当晚,店主又帮我们买了车票,我们安全的返回了当地。后来得知当天有二十九名同修被绑架、拦截,在当天放回。

在这次营救过程中,我理悟到,这两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在同修的整体配合,营救小组同修走程序、控告,律师的介入,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也看出邪恶表面猖獗、内心恐惧。整体正念场的作用,同修在看守所,没被送進监狱。(有三位同修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获释)。

在整个过程中,我个人存在很多不足,做事不是很主动,大家交流的过程中,不符合我的观念,我就不出声,即使交流也不平和,还觉得自己修得不错。特别是有一次,有个同修当面指责我说:“交流,你也不吱个声,你还当协调人呢!连个思想都没有,你怎么当的那个协调人?”我表面虽然没有吱声,心想你总是指责别人,心里不服气,时间长了,间隔大的都不想再见到她……。

这些个人修炼的问题反映到小组,表现出在表面上做事,有时交流,想法不一,互相争执不下,甚至痛哭流涕;互相之间指责声不断,认为谁做事多,谁行。师父讲过:“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矛盾中,魔难中,促使我不断的向内找,看到了自己高高在上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怨恨心、还有不服气,整个暴露出来的是妒嫉!在营救过程中,用心不够,大帮哄,掺杂着怕心。这些人心掺杂在里面能救了人吗?

在一次交流中,大家都意识到了这哪是修炼人的状态,坐下来敞开心扉,各自找自己的不足,有的同修说:我以前尽指责你们,都没意识到,真的对不起,没有修自己。通过大家向内修、向内找,在以后的配合中,打破了间隔,互相配合也溶洽了,看到对方的不足都能善意的指出,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也不去掩盖,修去了很多隐藏的人心,从开始参与这个项目到结束,大家的心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同修之间一见面有一种谦卑的感觉。我们在摔摔打打中,逐渐走向成熟,是大法改变了我们,我们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

感谢恩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