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病态”十几天消失 众人震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四年秋天,由于自己修的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过了一次病业大关,当时,经我们这儿最好的医院确诊,医生给我判了死刑,说我活不了几天了,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我放下各种人心执着,从一个瘫痪“病人”到完好如初,仅用了十几天的时间,是伟大的师尊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们这几年居无定所,家徒四壁,在丈夫被劳教迫害的三年时间里,我一个人带着年幼的儿子,靠四处打工艰难度日,真是吃了不少苦。生活的压力,加上那时也联系不上同修和学法小组,自己学法炼功三件事自然跟不上。二零零四年九月份,丈夫从劳教所回来了,面对一无所有的生活,看着年幼的儿子,丈夫决定经商,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生活。我们做起了小买卖,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在近几年,我们的买卖越做越大,用于学法炼功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好在毕竟是修炼人,做生意的丈夫一直坚持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大法的原则决不违背:一直坚持不吸烟,不喝酒,不近女色。有一次,一客户用很高金额的合同来引诱丈夫喝酒,说:你喝了这杯酒,咱们就签这个合同,不喝酒就不签了。丈夫说:我宁可不签这份合同也不喝酒。结果是不喝酒也签了合同,师父还是在时时处处呵护着我们啊。还有一次,一南方客商提出吃过晚饭后,要到歌舞厅玩玩,意思是要找个小姐陪陪,我丈夫无奈匆匆把我带去了,说这是我太太,客商自然也就不好意思了。难能可贵的是,我丈夫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救度被红尘迷失了的世人和有缘人,向接触的各阶层的人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以及法轮大法的美好,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等,公开在酒桌劝世人退党,由于买卖做的大,接触的高层人士比较多,救度了不少有缘人。

丈夫开公司后,我一直做助手兼着公司的财务。二零一三年春天三月份左右,那时工作相当忙,我除了财务工作,还负责给二十多个工人做饭,身心疲惫,学法炼功又跟不上,起了怨恨心,心性就守不住了,跟丈夫和孩子大声吆喝:我不给你们做饭了,你们自己管自己吧!发火后躺在床上怄气,结果第二天就起不来床了,发烧还伴随着咳嗽,我意识到发火是不对的,修炼是严肃的。这次“病态”持续了一个月后好了,只是有时还有点咳嗽。中秋节前,我吐了一次血,中秋节后我又吐了两次血,我也不承认它是病,就这样坚持着,只是咳嗽也越来越严重了,白天黑夜不住的咳嗽,几乎一刻也不闲着,腰也弯成了近乎九十度,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就像是六十岁。

娘家人看我“病”成这样,都劝我去医院看看,母亲说:闺女,你就到医院看看又能咋样?我说:娘啊,你让我做什么我都能做,就是去医院这个事我不能依你,我去了医院就回不来了。因为我深知,我是修炼人,医院是治不了我的“病”的,只有向内找靠正念闯关了。那时,我找到了自己有怨恨心、争斗心,对丈夫、儿子及孙女的情还没有去掉,对他们没有真正的生出慈悲心来,还有这几年,光忙于常人的事业,三件事没有跟上,被邪恶钻了空子,才出现这样的“病态”。

多亏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不放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就在这个时候,我接触上了邻居大姨(同修)和我们当地的几名同修,她们都给了我无私的帮助。协调同修看我这么严重,把我领到了离家几十里地的一学法小组让同修照顾我,这个学法小组的同修很精進,学法炼功救人都做的很好,从她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又去掉了党文化等很多人心与观念,在法理上也升华了许多。同修陪我学法、炼功,给我发正念,鼓励我不承认这个病业假相,增强我信师信法闯病业关的信心。十来天后儿子开车来接我回家,走的那天我状态比之前好多了,在同修大姐的鼓励下,腰在那一瞬间也能直起来了,脸色也好多了。

回到家里,亲朋好友们都劝我再到医院去复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架不住亲人的劝说,动了情,碍于面子,就答应了亲人的要求,去我们当地最好的医院去检查。结果一去“病情”越发严重了,本来去的时候还能自己走路,结果住上院后,自己不能下地走路了,腿也不听使唤了,胳膊也抬不起来了,在床上吃喝拉撒,自己吃饭也不能了。丈夫就找了个陪护照顾我,给我喂饭。医生给我拍片做检查,说我的两片肺几乎废了,就剩下一点了,已经不能做切除手术了,只能移植;同时还伴有脑积水,总之, 就是“病情”严重,有生命危险,但还确诊不了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建议去省医院检查治疗。

好在我在医院一直坚持听法,发正念,做各种检查的时候更是正念不止,心里一直在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都说了不算,这些都是假相,我不承认它。大约在医院住了十天左右,我坚持回家,那时在医院做诊断的片子还没出来,我也不等了,就想回家学法炼功。走的时候,找不到轮椅了,我说我自己走,在我的坚持下,家人驾着我走到自家车上,把我拉回家。

在听说我走后,主治医生大吃一惊,说这么严重的病情怎么敢回家?回家就活不了几天了,儿子和叔伯弟弟当时在现场等着拿片子,他俩就问大夫,说若在这儿治疗的话会咋样?大夫说:也活不了几天了。

回到家里,我就跪在师父法像面前,跟师父说:师父,我把一切都交给您了,生死我也不怕了,去留由师父安排,但是就是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那样对大法的损失太大了,对世人的影响也太大了。当时,我给师父敬香,因手抖得厉害,得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敬上,跪下就起不来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坚持听法,炼功,站不起来,就坐着炼。

结果从医院回来三天后就能站起来了,十来天就能下楼了,身体迅速恢复健康。在十几天后,我去同修家,同修看到我后大吃一惊。一同修修炼多年,也不能双盘,从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对大法深信不疑,结果立马就能双盘了。

我炼法轮功好“病”的消息不胫而走,在亲朋好友中,街坊邻居中产生了巨大反响,他们都对大法升起了正念,有的表示要学,有的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这儿,我无比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谢谢师尊的再造之恩,是您给了我全新的生命,弟子唯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度世人,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和丈夫一起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到现在已有十八个年头了。二零零零年六月底,我和丈夫带着八岁的儿子,骑着两辆自行车,历经六天半的时间去北京证实法……每每想起这些,我都热泪盈眶,感谢伟大的师尊给了我们全家证实法的机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