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一日】我从九七年春喜得大法。紧接着经历一场魔难。妹家搭房上盖了,我去做菜。做过油菜时,一个年轻人捡来一个鸭蛋放在油锅里,我不知他要干嘛,也没意识到它要爆炸,可一会就象地雷一样爆炸了,顿时我的面部、前身、胳膊、手背统统被翻开的油液喷洗了一遍,霎时面部、胳膊、手都呈现出密密麻麻的水泡。虽然迅速用碱水清洗一遍,但解决不了火辣辣的疼痛。有些人催我去医院,我与大家说:没事的,我修炼法轮大法了,我有师父保护着呢。我一直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效果非常好,第二天抽皮了,第三天全部脱掉了,不但没有伤疤,皮肤还细嫩白净了,在全村已传为神话。

当时学法炼功的劲头十足,不知不觉我常年携带的头痛、胃痛、吃不下饭、气血虚、四肢无力等症状都不翼而飞了,吃饭香,凉热食物都不怕,总感觉身上有用不完的劲。

秋天到了,不知怎么我的身体总感到不适,我想又是消业、提高层次,所以也不在意。可是头晕、胀肚、四肢无力逐渐的加重了。这时我想,是我误在了哪个层次上或是哪生哪世的债主和我要债来了,就是通过病业魔难去偿还。家人要我医院看病,可是我根本就不承认是病,我是修炼的人。

亲戚发现我身体状态越不好,就暗地商议叫在外地打工的女儿、儿子回来看家,就迫使我去医院诊断个结果。一天,丈夫拉着我和女儿就去当地矿医院会诊。我根本没放在心上也不寻结果,他们也不告诉我。回家后第二天就去市医院会诊,晚上又乘火车去省城肿瘤医院了。到肿瘤医院就开始了门诊观察并强行打上了吊瓶,我只是求师父帮弟子阻止药物的输入并找机会走出医院。在三天内進行了各种化验、穿刺、核磁共振等。核磁共振检查是最后一天,我没有见过那大机器,很恐怖,第一步就是把我固定在平台上,这时我想,父亲去世火化时就是这样送進火炉的。

当亲友们都去看结果时,我和三妹下楼打车就回妹家了。一会他们也都追回来了,丈夫急眼了说,“我今天正式告诉你,你的肝癌已到晚期,不去住院不就是早死吗?”

丈夫、女儿及所有在场的人都抹着眼泪。我说:“就是住進医院有几个活下来的?我是修炼人,有师父保护的,就只要信师信法,师父还给延长寿命呢。你如果真的为了我和家,就马上帮我找学法炼功点。”说罢,妹夫马上就找到了五月份在这学法炼功时认识的老太太的电话。

晚饭后六点半,十来个同修来和我切磋、学法、炼功。这些同修的到来,我的心敞亮了、头不疼了、不憋气了、也坐起来了,和好人一样了。我们通读了大法、炼了几套功法,我感到很长时间都没有这样舒服的感觉了,真不愿让同修回家休息。

就这样省城同修陪我度过一周,到第八天开始深度排泄了,几个人扶着我连拉带吐,一会就半马桶。这时我更加无力,但肚子松快了、胸腔舒服了,身体感觉特别好。我们发现,马桶内有块状的、有肉丝状的、有粥状的、有泡沫状的,都黑糊糊的。我虽然立刻消瘦下来,但能外出行动了,所以当地同修白天也给我找到最近的学法点,我妹妹就和我一起坐公汽去学法。

当时我面黄肌瘦,体重七十多斤。妹夫用常人的观念去关怀我,就想尽快的去医院治疗恢复,他偷偷的跑回老家和亲戚们介绍身体仍不乐观的情况,所以我两个弟弟和孩子大爷携款过来迫使我住院治疗。在商量我住院的时候我二弟责怪妹妹:“如果早期用药控制住能到现在这样吗?在你家,如大姐出现三长两短,你能担当起吗?”妹妹说:“去医院,它也不保大姐的命啊!”弟弟气上火头,对妹妹拳打脚踢。

我对弟弟说:“二弟啊,我从前的命不好,有病我才走進修炼的,走進修炼师父就给安排全新的修炼之路。我现在反映出的病,就是过去那不好的命所造的业、所欠的债,就用这种方式来偿还,如果是命债就必须用命去还,这就是我旧命的路。当我走進修炼了,师父有这个能力与债主摆平、善解。二弟,你说我不住院还有错吗?我走的是修炼的路,而你们执意让我住院,不是逼我走还命债的路吗?那不是人、财两空吗?你知道吗?有多少人不都是在医院死去了吗?”

弟弟和大家都默默无语流着眼泪。弟弟说:“大姐,我根本不知道这个理呀。”在他们走之前,弟弟给我买一个录放机说:“大姐,你就好好的修炼吧”。

在妹妹家与省城同修一起度过了两个月,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知道遇事向内找,无论干什么都要在法中,我的精神饱满,身体也强壮起来了。这个时候人的执著心也上来了,尤其是这些天我就很惦念十八岁的儿子一个人在家,还要经管家畜等,我让女儿往家里打电话了解情况,可是电话没人接。后来,我明白了对儿女的不必要的执著也正是必须要修去的人心。

我的身体渐渐好起来了,能吃能喝、满面红光,干活也不觉累了,种地时和其他大劳力一样干活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