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苏州市七十五岁的孙蔼侠女士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苏州市七十五岁的孙蔼侠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七次被绑架、三次关押洗脑班、一次非法判刑三年。在她被非法关押中,病中丈夫遭警察恐吓失踪不明而死。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孙蔼侠女士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提起《刑事控告书》,起诉给她的家庭带来这场灾难的首恶江泽民。

在《刑事控告书》中,孙蔼侠女士写道:“二零零七年二月三十日,我被绑架到娄门派出所,被剥夺睡眠半个月,转苏州第一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警察指使贩毒犯将我的衣服脱的只剩短裤搜身,并将衣服全剪坏,无法再穿。十二月,我被诬判三年监禁,投入南通女子监狱迫害。在监狱,被教导员朱仁红强迫‘转化’,强迫我看污蔑法轮大法、污蔑李洪志师父的音像、书刊,强迫练太极拳、跑步,强迫背监规。”

孙蔼侠女士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她身患多种疾病:神经官能症、肺结核、肺气肿、胃肠炎、肝炎、胆囊炎、胆结石、风湿病、心脏病、结肠炎、横结肠下垂、低血压等等,夏天拉肚子、冬天感冒,连年住院,是有名的“药罐子”、“半条命”。孙蔼侠又因腰椎骨折卧床近十年,多方求治,收效甚微。

修炼大法后,孙蔼侠女士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四邻为之庆幸,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更使她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更高尚的人。

法轮大法弘传,上亿人身心受益,江氏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及对修炼人众多的恐惧,于一九九九年七月滥用手中权力,凌驾于宪法与法律之上,发起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下面是孙蔼侠女士讲述的十几年来遭受江氏集团迫害的部分事实。

被北京的看守所非法关押、体罚、灌食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说句真心话:“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李洪志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被警察绑架关押到前门派出所。当天深夜转朝阳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将我的衣服脱光,只剩短裤进行搜身。抢走现金四百元、女式英納格手表一块,并对我打骂、体罚、不让睡觉。因此,我绝食反迫害,警察就指使犯人对我强行灌食。二十七日又转到海淀看守所。十二月初,被关押到原单位(甘肃白银公司机械厂)驻京办事处。

随后,原单位派了四个人将我押送回单位。厂书记刘红军擅自决定这四个人的差旅费,看管人员的工资,在北京吃饭的钱、请客的钱都从我的工资中扣除。无任何证据、票据、回单。二零零一年五月回到苏州家中。此后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多次到家中骚扰。

被娄葑派出所、上方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娄葑派出所在园区分局科长赵雪金的授意下,约五、六个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闯入家中,进行抄家,翻箱倒柜胜过强盗,抢走法轮功书籍、音像资料、李洪志师父法像等等。抄家后,又将我绑架到娄葑派出所,在派出所遭到谩骂、剥夺睡眠,迫害半个月后转到上方山洗脑班继续迫害,半个月后放回家。抄家时,我丈夫正有病卧床不起,我被绑架后,丈夫的生活就无人料理。

在苏州第一看守所和南通女子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七年二月三十日,因发放法轮功资料被平江区分局警察阙建清、孙尧盯梢,绑架到娄门派出所。在派出所剥夺睡眠半个月,转苏州第一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警察指使贩毒犯将我的衣服脱的只剩短裤进行搜身,并将衣服全剪坏,无法再穿。贩毒犯还对我谩骂侮辱。十二月,苏州平江区法院黄小红等法官以“刑罚三百条”诬判我三年监禁,投入南通女子监狱迫害。在监狱,被教导员朱仁红强迫“转化”,强迫我看污蔑法轮大法、污蔑李洪志师父的音像、书刊,强迫练太极拳、跑步,强迫背监规。

被娄门派出所、上方山洗脑班“转化”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下午二点左右,我和徐戒、林英、季桂珍、吴华新、朱莹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在我家学习《转法轮》,突然闯进几个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抢走了我的电脑、书刊(电脑一台已归还),将我们六人绑架到娄门派出所。在派出所地下室,遭非法审讯。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把我送到上方山洗脑班,后又转到苏州第一看守所关押,于五月四日放回家。

丈夫失踪 遇难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至五月四日,我离家半月,家中一片狼藉,丈夫也不见踪影。女儿告诉我,在我关押期间,平江区分局、平江区检察院、娄门派出所、居委会多次轮番上门对她爸爸骚扰,以谈话、笔录施压、威胁。女儿说,听爸爸说,四月二十三日,娄门派出所副所长张军对我爸爸扬言:你老伴(指我)犯了大罪、重罪,要重判;你(指我爸爸)犯了包庇罪。此后,爸爸精神出现问题,常常是惊恐不定,寝食难安。四月二十八日女儿回家,爸爸还在家,二十九日,女儿再回家,爸爸就不在了。此后,女儿每天打电话到家里,都没人接。直到今天,女儿再也没见到爸爸。

我随即去娄门派出所找副所长张军,问他四月二十三日有没有去我家对我丈夫说这些话?张军承认四月二十三日去过我家,承认说了这些话。女儿也随即到娄门派出所、娄葑派出所报案,《姑苏晚报》登寻人启示,多次找寻无果。我每星期找张军副所长二次,他避而不见。直至十二月二十九日,派出所通知女儿辨认遗体。

被上方山洗脑班再次“转化”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娄葑派出所警察、居委会主任到我家,没有任何理由几个警察就将我抬上警车,送上方山洗脑班,目的要“转化”我,二十四小时严管,寸步不离看着我。十一月十六日,放回家。

被娄葑派出所剥夺睡眠三十三小时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二日,我在东环路大润发发神韵光盘,被绑架到娄葑派出所。第二天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光盘。在派出所剥夺睡眠三十三小时,不给吃饭。警察冯曌、关霄冰欺骗女儿在“取保候审”上签字。至今“取保候审”未取消,抢走的电脑等物品未归还。

自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五年三月,园区检察院经常以信函骚扰,居委会经常以电话骚扰。二零一五年四月,圆区检察院拟再搞“取保候审”,电话诱骗女儿签字,被女儿严词拒绝。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给娄葑派出所教导员徐幼红在办公室讲法轮功真相,在他的指使下,再遭警察冯曌等非法审讯,绑架一小时。

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命令下,我和家人深受其害,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我被七次绑架、四次抄家、三次送洗脑班、一次判刑三年。

丈夫被恐吓、威逼失踪,迫害致死。女儿整日提心吊胆,唯恐祸从天降。连从未来往的亲友也受牵连,警察开着警车到亲友家恐吓,骚扰,惊扰四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