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图火化高一喜遗体 警察继续挟持其妻做人质

更新时间: 2016年06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在遭绑架十天左右被迫害致死。警察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尸检,并百般刁难不愿给尸检报告。目前家属强烈要求做第二次尸检,高一喜的遗体现在被冷冻。但警方继续挟持高一喜的妻子做人质,以逼迫尽快火化高一喜的遗体。

高一喜和妻子孙凤霞是在四月十九日半夜一起被警察从家中绑架的。警方一直不让家属看望高一喜,直到四月三十日才告知家属高一喜已经死亡。据了解,高一喜的遗体双目圆睁,紧握双拳,双腕铐痕明显,且身体已经僵硬,胸部鼓起,腹部特别瘪,头部有瘀青,小腿有六个明显的针眼。

高一喜的死亡事件存在诸多疑点。家属要求真相警方不但不给,还把孙凤霞当成人质作为火化高一喜遗体的筹码。现在家属聘请了律师代理此命案,要调查出高一喜死亡的原因。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高一喜的家属和律师到牡丹江看守所找驻监检察室主任田瑞生要高一喜尸检的原始记录和尸检报告。田瑞生让家属到牡丹江第二附属医院司法鉴定所找主刀法医吴风,得知吴风住院了,田瑞生又让找另一参与尸检的法医刘景春。家属到牡丹江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司法鉴定办公室找到刘景春索要尸检报告,刘景春说家属要的那些东西在备案室,备案室的人开会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下午家属先给刘景春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女士,她告诉家属刘景春不在,家属又问备案室的人是否回来了?她回答不知道。家属和律师没有放弃,于下午两点左右直接前往牡丹江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结果看到刘景春就在司法鉴定办公室坐着。家属再次索要尸检原始记录和尸检报告,刘景春却拒绝提供,并推说:“我们查法律规定了,得具备三个条件,差一个也不给。”家属说:“上午说的好好的,下午就变了?”刘景春说:“我按规定办事,不能给!”家属说:“你问田瑞生,他让给的。”刘景春一听表现很不自然,给田瑞生打电话时手直哆嗦。电话里听到田瑞生说:“给他们复印一份吧!”然后刘景春从他对面桌子上一摞文件中拿出两个文件递给家属,手还是在哆嗦。家属问怎么这么少啊?刘景春又给了一个文件,手里还有两个文件就不给了,说不是。家属又提出异议:“先前不是说在备案室吗?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挪出来了?”他情绪抵触,推托是他们的工作。

家属边翻看材料边问刘景春:“高一喜进看守所时,体检显示身体健康无异常,怎么仅仅十天就出来那么多毛病?1、冠心病;2、肝瘀血,点状坏死;3、肾小管上皮细胞肿胀,脂肪变性;4、脾萎缩。”刘景春很不自然瞟了一眼家属,就把目光移开,不敢再看家属了,嘟囔了一句:“我不给你解释。”家属发现刘景春面目表情不正常了,神态也不一样,拿材料的手还一直在哆嗦。

家属拿材料去复印,刘景春竟然在医院大门口等着家属和律师,表现的不安和焦虑,似乎怕再被要其它材料似的。家属得到的三个文件分别是《牡医二院司法鉴定所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司法鉴定许可证号231007025)、《尸体解剖病理检验鉴定书》(牡医病尸检号:2016005、牡丹江医学院病理教研室2016年5月17日)、《牡丹江市看守所在押人员高一喜死亡原因司法鉴定委托书》。

随后,家属和律师赶到牡丹江看守所要求会见高一喜的妻子孙凤霞。打电话给看守所所长马国栋时,马国栋说:“你们等着,孙凤霞不在看守所,我还得和办案单位联系。”家属和律师被要求在屋里等,警察不让出去,还要锁门,他们好像要准备些什么,外面有一辆车(车牌号黑CB6078)巡视了半天,还有几台便衣车辆不断在看守所周围巡视。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家属和律师被带到三楼,监所检察科田瑞生见到家属态度非常好,田瑞生说:“你们法轮功把高一喜的事编成故事了给我打电话,我能办到一定都办到,都凭良心做事。你让我做啥我都做了。”当时在场的人有看守所所长马国栋、谢涛、监所检察科田瑞生、王明利,监管支队王洪伟共十多人。谢涛录像,并让家属和律师把手机放在外面,家属没理他。

见到孙凤霞后,家属问了几个问题,律师在旁边做笔录。家属问孙凤霞:“高一喜尸体被解剖时你看了吗?”孙说:“没看。”家属又问:“你当时签字了吗?”孙说:“解剖完签的字。”家属接着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孙说:“中午吃完饭,一点多。”这时田瑞生抢着说:“上午通知孙凤霞的。”孙凤霞说:“不对呀,我刷碗呢!一点多。”马国栋也马上说:“通知是上午的事儿。”

家属问:“高一喜病危时为什么不通知家属?!”这时在场的人谁也不吱声了。个子不高的人说:“能说人话就说,不说人话就别说了!”家属说:“哎,你怎么骂人?你姓什么?你素质也太高了!”田瑞生说:“谁骂人了?我跟你们说吧,怎么做第二次尸检也得跟我们结果一样。”家属问田瑞生:“你怎么这么肯定,是不是你们做了什么手脚?”田瑞生说:“你们一是做二次尸检,一是火化,再不要给我打电话了!”家属问:“什么时候放人?”田瑞生说:“高一喜的事什么时候完事了,什么时候放。”

孙凤霞每回答一个问题都看一眼马国栋和田瑞生的眼色。家属问马国栋和田瑞生:“她说话怎么老瞅你们呀?”田瑞生说:“你问孙凤霞,我们给她施压了吗?”田瑞生就坐孙凤霞的对面盯着孙凤霞。家属继续问孙凤霞:“几点去家里绑架你们的?”孙凤霞说:“半夜去的,拿着录像,一帮人,早晨四点多才离开。”家属问:“他们抄家都拿走什么了?”孙说:“想不起来了。”谈话被田瑞生强行中断了,然后律师和其他人出去了,留下家属和孙凤霞说了一会儿话,期间有一名一直跟随孙凤霞的女子和一名看守所男子在场。

目前孙凤霞的处境令人担忧,她现在不在看守所,在异地,不清楚具体被关押到哪里。警察让家属见孙凤霞,是想利用孙凤霞来做筹码,要求火化高一喜的尸体,不做二次尸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