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口农家三人遭诬判 至今母子仍在狱中

——河北省景县法轮功学员刘西卫控告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河北省景县广川镇董故庄村农民刘西卫一家人因为修炼法轮功多年遭中共人员迫害,一家四口都被非法关押过,三人被非法判刑,如今妻儿仍身陷囹圄。

据悉,刘西卫本人被非法拘禁两次,遭非法判刑一年;妻子孙素英被非法拘禁三次、非法拘留两次、非法劳教一年,遭非法判刑七年,至今仍在狱中;儿子刘冰冰被非法拘留两次,目前已被非法批捕,面临非法判刑。女儿刘娜娜也被非法关押过一次。全家人从身体、生活和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遭受了很大损失。现年五十岁的刘西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仅是刘西卫一家人遭迫害的部分事实:

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凌晨,分居三地的刘西卫一家人几乎同时遭到绑架、非法拘禁。

这一天的凌晨,由河北省衡水市“610”操纵、指使,衡水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联合景县、故城县和枣强县公安局统一行动,对衡水市、景县、故城县和枣强县三县一市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抓捕。刘西卫和刘娜娜的家族共十口人被绑架,衡水三县一市的法轮功学员连同不炼功的家属共十六人被绑架。

刘西卫在枣强县城打工,晚上在儿子刘冰冰在枣强县城开的店里看店、住宿。五月三十日早晨四点,刘西卫和刘冰冰还在睡梦中,衡水市公安局和枣强县公安局的十四、五个警察搬着梯子撬开窗户,闯进屋内,将父子二人绑架到衡水市“610”设的黑监狱——温泉宾馆,将父子二人各自分开。刘西卫被强迫一天二十四小时坐在审讯犯人用的铁椅子上,对他非法审讯,坐铁椅子时间长了,双小腿粗肿。六月一日晚上八点,警察将刘西卫送到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刘西卫被非法判刑一年。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刘冰冰在衡水市温泉宾馆遭酷刑折磨,因拒绝在所谓审讯笔录上签字,遭到警察毒打,对他扇耳光、拳打脚踢、用皮靴狠狠踩碾他的脚,致使他行走困难,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星期后,脚上的肿才开始消退,而被毒打造成的头痛许多天后还不见好转。一个星期后,刘冰冰被转到枣强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他被牢头欺侮,被打、被饿,做奴工,家人送的新买的衣服被在押嫌犯抢走,他让律师捎出话来说,别给我捎新衣服了,给我送了也穿不上,以后给送旧衣服吧。十九岁,在父母面前还是孩子的年龄,刘冰冰却承受了他不该承受的苦难。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衡水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伙同景县公安局及广川镇派出所警察,闯到大董古庄,绑架了孙素英和她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并将孙素英的家抄了个底朝天,掠走现金十一万多元及电脑、打印机等个人财物。孙素英的老母亲不久被释放,无奈,与女儿生活多年的老母亲被迫回到自己的老家,至今一人独居过活。当时,正值麦收时节,孙素英家的正要收割的麦子和棉田管理都靠他们的哥、嫂和乡邻们帮忙。乡亲们说:“一个好好的家就被警察给毁了,还有咱们老百姓活的吗?”

在故城县郑口镇,女儿刘娜娜与她的公婆住在一起,同样是五月三十日凌晨,刘娜娜和八个月的儿子正在睡梦中,突然,房间闯进陌生的黑影,把刘娜娜惊醒,她起初以为是进了盗贼,仔细一看原来是警察。“起来收拾收拾东西,给孩子带上点衣服用品,跟我们走。”一个声音命令着。这时,刘娜娜才看到,警察已经站满了每个房间,院子里也都是警察,好多是穿着皮靴的公安特警,他们是从墙头搭上梯子闯进来的。就这样,妈妈抱着小天赐被警察挟持进了一辆黑色的汽车,在夜色中驶向不可知的去处。就这样,刘娜娜带着八个月的婴儿,她的公公法轮功学员张恒玉被警察戴上黑头套和背铐,还有她的婆婆也是法轮功学员谈凤玲,还有张恒玉的另两个只有五岁、三岁的孙子也被绑架。

亲人们一开始都被绑架到了衡水市“610”在衡水市温泉宾馆私设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监狱,他们被囚禁在一楼的一人一个房间里,不许出门,不许随便说话,每个房间都有审讯的铁椅子,每个人都有警察轮班监视。来在人世间仅仅八个月的刘娜娜的儿子小天赐,成了这个黑监狱里的最小的小囚徒。

接下来,刘娜娜遭到了非法审讯,故城县公安局的警察翟红军和一个女警还有一个年轻的男警察对刘娜娜连续审讯,他们想从她口中得到关于张恒玉的所谓“证据”,刘娜娜说,我每天只是带孩子,公公做什么我怎么知道?我就知道他每天画画给家里挣钱养家。

在黑监狱里度过了三个白天两个黑夜,警察们看刘娜娜实在不知道什么有“价值”的情况,第三天的晚上,便决定放了他们母子,刘娜娜提出临走前见公婆一面,她知道就此一别,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见到亲人们。但她还不知道,她的父母和弟弟也在同一天被绑架到了这里,就和她被非法关押在同一个楼层。

警察只让刘娜娜看一眼就走,警告她不许和公婆说话。二十四岁的刘娜娜抱着小天赐在警察的监押下,来到了被非法关押的婆婆谈凤玲的囚室门口,刘娜娜抱着小天赐哭着和婆婆告别。见到公公张恒玉,张恒玉双手戴铐,被锁在只有犯人才用的铁椅子中,刘娜娜见此,忍不住哭出声来,她哭着说:“爸爸,我和天赐要回去了,您一定要保重身体……”

至今,刘冰冰仍旧被非法关押在枣强县看守所,面临非法判刑。刘西卫五月二十八日刚刚出狱,妻子孙素英被非法判刑七年,六月初被劫持入狱。一家人被生生拆散,各在一方。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