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冤死十余载 天津吕振强控告江泽民

更新: 2017年0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天津市北辰区善良妇女赵德文,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三年六月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被酷刑折磨致死。狱警掩盖杀人现场,强行火化遗体,编造谎言说她是自杀。时光飞逝,二零一五年六月,随诉江大潮,赵德文的丈夫吕振强控告致使妻子致死的元凶江泽民,再揭亡妻惨遭非人迫害而死的事实,要求还原真相,惩办凶手。

吕振强说:“我的妻子赵德文曾被拘留一次(十五天)。警察来家里骚扰数次,抄家两次,被劳教一次(两年零四个月)。万万没想到,那次的分离竟成了永别。”

赵德文死后,劳教所警察和双街派出所警察一直在葬礼现场,如临大敌,火化时到处是警察,那天大雨倾盆,好像老天都在为赵德文鸣冤、落泪。就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只是因为信仰“真善忍”却被中共虐杀了,劳教所最后给了五千元钱草草了结了这桩人命案。

吕振强说:“今天我终于又看到了希望,现在最高法院新颁布了‘立案登记制改革’,我终于可以为我的妻子鸣冤了,我要控告江泽民,因为我妻子遭受的一切迫害并被虐杀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图片:赵德文
赵德文

以下是吕振强在控告书中陈述的情况:

一、妻子的善良

我的妻子叫赵德文,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七日出生。她于一九九四年七月修炼法轮功,她原来患的高血压、高血脂、腰椎盘突出、头疼等都通过修炼得到了痊愈,从此她每天都乐呵呵的,变得心胸开阔,家庭和睦,干什么都任劳任怨。在我妈瘫痪在床期间,几个儿媳倒班伺候老人,到她的班时,她为老婆婆做上可口的饭菜带去。她为老婆婆端屎、端尿、擦身从没有怨言。她平时都是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把个人利益也看的很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发动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迫害,从此双街派出所的警察经常到家里来骚扰妻子,有时白天也来砸门,每天搞得心惊胆颤,家无宁日。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一个功友的《转法轮》被双街派出所警察抄走,妻子和另两个功友去派出所问问情况,结果被拘留了,关押在北辰看守所。在那里,她一直被奴役插塑料花、拣豆子,还有坐板,此次拘留了十五天。

二、遭绑架竟成夫妻永别

大约在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我的妻子又被绑架,在被关押期间双街派出所的警察还来到家里抄家,在北辰看守所关了五十多天后批劳教两年,送往天津市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五大队,可是万万没想到那次的分离竟成了永别。

在那里妻子被强迫做各种奴工,扛一百斤的豆子、拣豆子等,为了强制转化她,被关禁闭,警察指使吸毒人员以减刑为诱饵,恶毒的迫害折磨她,用竹管捅下身、只穿胸罩内裤被关在猪圈里,夏天让蚊虫叮咬,冬天在那里挨冻,在禁闭室里,渴了不让喝水,不渴被强制灌水,谁也不知道在那间不足2平米的禁闭室里我的妻子经历了什么样的酷刑折磨,也不知道具体关了多长时间,本来已经到期了,却因为不转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一直给加期。

突然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劳教所的大队长和警察来到家里说妻子犯高血压,让去一趟。可是等我到劳教所以后,警察他们把我领进一个办公室,这时才告诉我说,赵德文人已经死了。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给弄懵了,我过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我问警察他们,人怎么死的,警察说是上吊自杀。然后我又说,你们领我到现场看一下。人是怎么自杀的?在什么地方自杀的?自杀的工具在哪里?我说完这事,警察他们根本就不理睬。然后警察他们对我说,法医都已经验尸了,确定为自杀。我说,法医是你们自己请的,又没有家属在场,我不承认。我说我们自己出钱请法医从新验尸,警察生硬的说,不允许,如果你们家属不同意,我们就强制火化,并让家属明天再来劳教所一趟,谈一些事情。

转天,我们家属又来到劳教所,由劳教所的大队长和天津政法委的一位领导接待了我们,大队长对我们家属说,我们对待法轮功学员比对自己的母亲还关爱。我把大队长的话给拦住了。我说,如果你们对她比对你母亲都好,她怎么还会自杀呢?大队长被问的哑口无言,大队长听了我这话,扭头灰溜溜的就走了。这时政法委的领导强硬的告诉我们,明天不管你们同不同意,尸体都要火化。还告诉我们明天他们派警车来接我们到大港医院。然后再到大港火化场进行火化。

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被迫害死的,什么时候把尸体运到大港医院的,我们家属全然不知。邻居在给她穿衣服时下身还在流鲜血,身上有些地方是青紫,多处有伤,听和她关在一起的功友说,妻子是被警察指使几个吸毒人员抬起来上下摔死的,导致七窍流血,其中有一个是大港的吸毒人员叫葛娟。劳教所为了掩盖事实真相,说是自杀,而且禁闭室当天晚上就被重新刷了涂料,从新收拾,造假来迎合录像,那天妻子是盖着白床单双脚露在外面抬走的,那一天所有的劳教人员都没有出工干活,让在教室里坐马扎,禁闭室那里一直在录像、照相。在隔壁的教室里都能看到闪光灯一直在闪烁。

曾在二零零二年的一次家属接见时,妻子告诉她的二姐“如果有一天我在这里死了,一定是被她们迫害死的,我绝不会自杀。”结果这一切都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流氓政策下真的发生了。

妻子死后,劳教所警察和双街派出所警察一直在葬礼现场,如临大敌,火化时到处是警察,那天大雨倾盆,好像老天都在为妻子鸣冤,落泪。就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只是因为信仰“真善忍”却被中共虐杀了,劳教所最后给了五千元钱草草了结了这桩人命案。

妻子死后,她的二哥要去上告,我深深的知道那时江泽民一手遮天,到哪里去告,弄不好还会被抓,我们全家都累了,心也累了,一个老百姓真的折腾不起。从此我们的家失去了一切快乐,我们没有了盼头,原来盼着妻子到期限能回来,现在这一切都成了泡影,这一切都注定了我的后半生孤苦伶仃的度日。我唯一的儿子因为工作的原因去了外地,我一个男人不会做饭,每天要去妹妹家去吃饭,晚上我一次次的伤心落泪,像我这个岁数就怕失去老伴,无边的寂寞、痛苦,折磨了我十四年,到现在小孙子十几岁了,从来没有见过奶奶,也不知道奶奶到底在哪里,本应该享受着天伦之乐,现在却阴阳两隔。

三、时过十二年 为妻子鸣冤

今天我终于又看到了希望,现在最高法院新颁布了“立案登记制改革”,我终于可以为我的妻子鸣冤了,我要控告江泽民,因为我妻子遭受的一切迫害并被虐杀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我申请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依法追究江泽民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侮辱罪、诬告陷害罪、故意伤害罪等刑事责任。江泽民的迫害政策给我和家人造成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很多伤害,让我的妻子五十岁就失去了生命,根据赔偿法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做出赔偿,让妻子的在天之灵得到慰藉,让妻子所遭受的冤情得以昭雪!

最后希望把江泽民送上法庭接受公审,还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师父清白,让“真善忍”的光辉普照神州大地,让华夏儿女过上太平盛世、不再担心受怕的日子,愿人间不再有冤情,真正展现法律的尊严。让正义在人间永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