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更新: 2016年08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

伤筋动骨 七天能远行

二零零五年秋天,朋友相约去山里掰玉米、摘花椒。我们六人乘自租的面包车沿路买了些猪肉、各种蔬菜等,一路顺风来到朋友家,安排司机下午四点来接我们返回。

朋友家就在山坡上,我们就去他家后面的院子里摘花椒,我刚摘了一穗花椒把手还扎了,紧接着,我就“扑通”一声掉进一个乱石坑里,一下把右脚面崴伤,当时我就说:“没事。”她们把我送回朋友家。在院子的树下,我就把丈夫脱下的外衣顺手铺在地上,试着慢慢坐下,小心的把右脚慢慢的抬到左腿上开始单盘,右脚就在左腿上直哆嗦,痛的汗珠往下淌,心里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朋友和他老伴在忙着给我们做饭,他是村里的老书记。这时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前任书记,另一个是现任书记,就都坐在树下喝水,准备开发村里的山泉水资源。他们看我脚摔成那样,还放在腿上,就说:“你这样不更痛吗?”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他们说:“国家都不让炼,你怎么还炼?”我说:“你们看过法轮功的书吗?”他们说没看过,我就告诉他们,《转法轮》这本书就是让人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按真、善、忍去做,人人都变得更加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你们村里这样的人多了,你们当领导的工作不就好做了吗?你们当官的也按真、善、忍去做,老百姓不就更佩服你们吗?

现任书记问我:“法轮功好,还上天安门去自焚?”我说:“那是江泽民一伙造假导演了“天安门自焚”,目地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世人,挑起民众仇恨法轮功,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地。王进东衣裤都被烧坏,头发却完好无损,两腿夹的塑料汽油瓶在火焰下竟不变形。女孩儿刘思影气管切开手术后还能唱歌,这不都是天大的笑话吗?”他们说:“还真得琢磨琢磨。”我就把护身符和一些真相小册子分给他们,让他们抽时间多看看,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官好当,民好带。

吃完午饭,准备下山。这时我那右脚已肿起来,每走一步都象是踩在玻璃碴上,痛得钻心,几乎是他们把我拖下山坡,大家再也走不动了,这时从山下上来一辆摩托车,司机到跟前开得很慢问:“怎么了?”我说脚崴伤了,汽车在下面等我们。他说:“有一辆面包车在下面,我送你下山。”这时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不是痛的,是感恩师尊在我承受到极限时派人把我送下山。

返回的路上,他们要把我送到医院去拍片子,我说没事,回家就好了。到家后,是他们把我背上三楼,躺在床上,脚痛得都不知往哪儿放。第二天,他们来看我,脚已肿成大发糕,成黑紫色,都说不行,必须去医院拍片治疗。我说没事,我不去。他们讲:“伤筋动骨一百天,不是闹玩儿的。”我谢谢他们的好意,丈夫把他们送出门,回来跟我说:“你好好养着,什么也别干,我好好伺候你。”

我当时心里还美美的,就想你就伺候我吧。过后一想:不对呀,让人家伺候不是把自己当成病人了吗?我是修炼人,师父早给我净化身体了,我没有病。自身的变异、败物、观念、人心、人情、在钻我放松了的空子,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不能放松。我该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学法、炼功只能靠墙炼第一套、第二套、第三套动功和单盘第五套静功(半小时)。第三天,丈夫赶集,進门就高高兴兴的对我说:“你不去医院,我给你买来擦伤药水,你看看,我去洗手回来给你擦。”这时,我拿起药水看,红、绿两种颜色,名叫《三分钟立消疼》,由眼镜蛇、蝎子、蜈蚣等药物组成。

丈夫就要打开药瓶给我搓,我说:“不行,师父早把我身上的坏东西摘掉了,我不能再往身上整这些脏东西。我不用。”丈夫急了说:“你这人真不讲理,你不去医院,也不搽药,你脚痛,我心痛,你知道吗?”我心平气和的对他讲:“我真的谢谢你,跑那么远的路为我买药,我是炼功人师父会管我。我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什么事都没有。”我就开始做我力所能及的家务事,扶着高板凳,洗衣、做饭。丈夫看见,吓得不得了,忙喊:“快躺下,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啥也别干。”我说没事。

但我心里知道,修炼人碰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提高心性,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一举多得。出不去门,我就在家背法,师父的经文《越最后越精進》、《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走正路》、《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以及《精進要旨》里面的《境界》、《圣者》、《修者忌》、《位置》等等,就感觉背法真好,了悟法理后的我知道自己如何去做。

第七天后,同修打电话,让我去取资料。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加持我,我一定能去取回资料。我做好午饭,丈夫回来吃饭时,我对他讲我要去外地办事,他很支持我说:“今天别回来了,住一宿歇一歇,明天再回来。”他在那低头吃饭,都没有说用自行车把我捎出去。

我从三楼下到一楼,用了十五分钟,再走到路口,用了四十五分钟,公交车也来了,售票员就讲:“大娘,别急,我扶你上来,”门口有座,我刚好坐下。

到总站后,我刚下车,出租车就到我面前。到同修家,我刚下车,同修正好出门,迎上我,把我扶到屋里。汗水把衣服溻湿,沏干,汗碱一圈圈的印在上衣和裤子上。坐在沙发上一撩裤腿,腿肚子上的汗毛孔在往外渗血。

同修掉泪了,我说没事,把该拿的东西带好,同修用摩托车把我送到总站,安顿好,一路到家,等我左、右肩膀各挎一个装资料的书包艰难的挪到三楼,我往外拉门,丈夫正往外推门,他想出去看看我回来了吗?就这么巧。

我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平安回到家中。这其中有师父的巧妙安排,又让我在这其中修去安逸心、依赖心、怕吃苦的心等等。修炼的路上听师父的话,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一周以后,我又拖着拉杆箱到外地取回一百五十本《九评共产党》和其它资料。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在助师正法的路上精進不停。

从零开始学做资料

二零零七年,由于当地资料点被破坏,大家失去了师父经文、明慧真相资料的来源。大女儿送给我一台电脑,我就是一个地道的科盲,电视机我只会开机、关机,我从来不和他们争电视,选台、调声我都不会。回家,小女儿(未修炼法轮功)就叫我学电脑,老伴害怕不让我学,小女儿讲:“爸,你怕啥,科学发展了,家家都有电脑,这是進步的象征,不能愚昧。”老伴虽然不高兴,他也就不管了。

小女儿教我开机、关机、学用鼠标,耐心的教我电脑桌面上功能,还帮我买了一台惠普彩色一体机,她教我上网、下载、打印。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小女儿的帮助下,我家里也开了一朵做资料的小花。解决了那一片同修的需求。当不修炼的老伴看到我打印成彩色的小册子,高兴的说:“你真不简单。”我知道是师父用他的嘴鼓励我,我更感谢师父的加持。

老伴突然离世 坦然面对

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我老伴在一家私人开的工厂看大门。上午九点多钟,突然电话铃响起,说老伴不舒服,让我到厂里去一趟,我当时一惊,我马上定下心走到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有天大的事,请师父加持我”,我带上老伴的医疗卡和三千元现金,出门打车到老伴干活的厂门口,老远就看到男女工人都在外面站着。

这时和老伴一块值班的吴健跑到我面前说:“大姨,快点,我大叔不好受,在屋里躺着,”我赶紧下车,跑到传达室,这时一个工人坐在他旁边给他捋心口,我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让他睁开眼,他一动也不动的躺在那里。我就大声地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救护车开進厂里,医生就开始紧急救治,人工呼吸、打针。

这时,医生把针拔下来,说:“人完了。”我说:“不可能,早上来上班时还好好的,怎么就完了呢?”医生说:“大娘,他的血已经凝固了,症状是脑梗。”我赶紧给小女儿和女婿打电话,让他们到他父亲干活的厂里来,“你父亲不好受。”

我在厂门口等他们,孩子一下车,就问我:“你怎么不把爸爸送医院,在这里干什么?”我说:“你爸爸走了,”这时女儿号啕大哭,双拳打着我的前胸:“你胡说,你胡说,不可能。”我搂着伤心欲绝的女儿说:“你要冷静,面对现实。”

在处理丈夫后事时,来了很多亲属、战友和同修,都说他身体那么好,怎么就走了哪?人间世事谁能知晓?人生苦短,太脆弱了。

过后同修哭着问我:姐,你修得那么好,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师父为什么就不救他?我说:“从我炼功后,你们看到你大哥打过点滴、住过院吗?他已经受益了。你大哥是好人,但是他没炼法轮功,师父管的是修炼人,不按大法的要求实修都不起作用。修炼是严肃的,是有标准的。常人就走常人的路。”

丈夫的突然离世对我打击、干扰很大,但是该做的资料一次不拉。法理明白,有时观念时不时地冲击人心,对丈夫的情放不下,做资料时,一边做,一边掉泪,打印机就出故障,带纸、打错。我惊醒了,问自己:你还修不修?我一定修。你这是修炼吗?你这样能修成吗?我知道我错了。我马上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请师尊加持我,我和丈夫这一世的爱、情、缘、恨、已经了结,请师父帮我封存,不再发酵。”

因我丈夫是在上班时去世的,小女儿公爹的干儿子是律师,他们咨询过在这种情况下,厂方是要赔偿一些损失的,一般讲最少二十万,这时我想,老伴活着时说过,厂长有个残疾的儿子,还有一个姑娘,厂子刚要转型,要用很多钱投入。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3]。我心里明白,任何事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我说:“算了,人已经没了,他那个小厂也不容易,这么一弄他那厂不就完啦了。”家人一听,就急了:“法律上允许的,我们为什么不要?”我说:“你爸爸知道了肯定不高兴。我是不要。我现在也不去打官司,我只能做我的主。你们谁愿打官司,你们去打吧,与我无关。”这一下他们都不再出声。事情就不了了之。

我的心里很坦然,修炼就是放弃。我不管别人说我什么,明白了的本性自知如何去做,师父告诉我们:“做到是修”[4]。修大法的人时时把真、善、忍和提高心性当作“座右铭”来要求自己,还要遇事向内找,还要时时处处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才是修,才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新宇宙的生命。

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处处呵护着我,提醒着我,纠正着我,就像师父讲的:“只要你修炼,就是我们这一门中的人。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5]

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解大劫〉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