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与“做事”

更新: 2016年08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昨天和同修在一起学法,当一位同修给一位老年同修指出问题时,该老年同修非常抵触,我给她指出她有不让说的心和嫌弃别人的心时,老年同修问:“别人的话明明不对,还非得听吗?”我对她说:“不是非得要你照着别人的话去做,是你此时反映出的执著心要修去。”

老年同修还是一脸茫然,又问:“举个例子,那天同修A在我家叨叨些没用的事,一上午不走,我烦的不行,那你说我让他走是不是就有嫌弃他的心了。”我说:“不是说你让他走这件事说明你有嫌弃心,你就是没做这件事,你的嫌弃心已经存在了,那我们修炼要修的是这颗心,而不是不让你做该做的事了,你可以不带嫌弃心的向他表明你的态度,事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是不被执着心带着做事。”

回到家里,我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觉得身边还有些同修有这样的困扰,我以前也被此问题困扰过很久,就是总觉得自己要是这样做了,不就说明我有什么心了吗?其实事实是因为你有这颗心带动你去做这件事的,而做事本身和执著心没有必然的联系,你就是什么不做,你这颗心该有还有,只是在做事过程中,能反映出这颗执著心。

举个我自己的例子,我以前总带着嫌弃心给同修指出问题,表现出来口气不善,带着情绪。我意识到这样不对,同修也多次指出我的嫌弃心很重,我就开始去这个嫌弃心,但是我没有在这颗心上下功夫,而是在形式上下功夫,我开始在同修中少说话,少关心别人的事,少给别人提问题。一段时间矛盾冲突少了,表面的假相使我觉得似乎这颗心淡多了,其实根本没修它,是在形式上的圆滑把它保护起来了,刺激不到它,它也就反应不出来了。

后来我发现了自己这种状态根本就不在法上,师父要我们明明白白去这颗心,而我这是小心翼翼的养着这颗心。认识到了,我就正常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是做事的过程中,心一出来就抓住它,去掉它,尽量不让这颗心带动去给同修指出问题。可想而知,此时指出问题时的效果比以前不知强多少倍。

因为“修心”是无形的东西,我们如果静不下来就很难抓住它,而“做事”却是有形的东西,往往我们容易把握,或许这就是好多同修以“做事”代替“修心”的原因吧。

师父告诉我们:“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不怕你当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财,关键是你能不能把那颗心放下。”[1]

我们每天在繁杂的事务中,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在喧嚣的常人社会中,我们如何能真正领悟了师父这段法的内涵,能从其中跳出来,透过繁杂的事物表象看清本质,不被自己后天的观念带动,实实在在去修自己那颗心,这是实修。

究其实质,还是我们没有从根本上理解什么是修炼,没有掌握师父教给我们的修炼的一个法宝--向内找,我们常常把遇到矛盾看对方不看自己,当成不会向内找,殊不知只查找自己行为的对错,并不能找到自己的执著心,还是不会向内找。用人的理衡量是非,却不能用法理查找执著,用低境界的标准纵容自己的执著,却不能按高境界的标准勇猛精進,还不是真正的向内找。

师父要我们修的无漏,至今我们有许多同修还不能做到真正的向内找,到正法结束那一天,能达到标准吗?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只有抓紧实修自己,才能不负师尊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