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魔难 归正修炼漏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六十九岁,中学退休教师。下面是我自二零一四年六月起经历的一场魔难,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病业假相”——直接对我肉身迫害

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我发现自己嘴歪眼斜了。看到自己这副模样,我没惊没怕。我赶紧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不承认这些表像,一定要正念正行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照常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每天早上参加晨炼,上午学法,下午或晚上做资料,都是白天出去发放,一般去人较多的电子城或商场。

师父说过:“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1]我心中牢记师尊的教导,大法赋予了我正念正行的勇气和力量。每天骑电动车奔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再加上同修与我集体学法、发正念、鼓励,更是坚定了我战胜邪恶的信心和勇气。但那时还没有彻底解体邪恶对我面容的迫害。

二、魔难“升级”

1、老伴突然住院,雪上加霜

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我发完光盘回家,才得知老伴(不明大法真相,有时还反对)已被救护车拉走,因脑梗住院。真是雪上加霜,自己这样还得照顾老伴,负担更重了。但我没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2]

老伴住院请了全天护工,我对老伴说:“你不用怕,大法能救你。你看我的脸不是逐渐好转了吗?”他知道我没吃药、没打针已经好多了,这对他影响很大,他说他信大法了,经常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病情奇迹般好转。医生见我脸部情况,劝我也顺便治治。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管。结果,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到十月份,我的面容恢复正常,医院的清洁工说:“你没吃药、没打针就好了?真是奇迹!”

在医院我给老伴的主治大夫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还给康复训练的指导老师、两个实习大学生及病友、护工讲真相三退,并相应给他们神韵晚会光盘、护身符及上网软件。

2、老伴出院后

老伴出院后,我自己照顾他,整天离不开人。老伴以前受邪灵毒害太深,邪灵的书籍、纪念册不让动。这回他想修炼了,就同意把邪灵书籍等全部销毁。开始三个月挺好、和我一起学法、炼功、锻炼走路。三个月后他就被邪恶操控,整日胡言乱语,停止了学法。每天晚上我几乎睡不了觉,被搞得身心疲惫。

因我能看到一些另外空间东西和听到一些声音,邪恶就告诉我“伺候病人,这就是你修炼的路”。通过向内找,我惊觉了,意识到是邪恶的险恶用心,想拖垮我。我要破除邪恶的安排。我放下利益心,每月花3600元请了全天保姆照顾老伴。我就有时间学法,做大法弟子的事了。这时邪恶很气愤的嘟囔:“都是保姆捣的乱”。还想干扰,让保姆换了好几个,不是家里有事就是身体不舒服。后来我识破了邪恶的伎俩,换一个保姆就讲一个真相,最终打破了邪恶的干扰。

记得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我照常出去面对面去商业区发光盘、真相资料,一商铺的老板高兴的接受光盘并送我出店门,问:“这光盘都是哪来的?”我说“都是大法弟子自费制作的。”他听完很激动的大声喊:“法轮大法保护你!”我一愣,忽然明白是师父借他的口鼓励我,我很受感动,师父一直看护我呢。

3、干扰我放弃修炼

这期间,邪恶还在梦中对我加大干扰。象放电影似的出现清晰画面,邪恶说“过几天你就死了”,还借老伴的嘴干扰我,说:“你就该死了。”还演化安排了我和老伴的修炼果位。那时我精神几乎崩溃,最终上了邪恶的当:认为自己真活不长了。

为了不让大法资源受损失,我就让同修把大法书、打印机、空光盘、光盘盒拿走(还剩一套打印机和电脑同修没要,留了下来。),给周围同修的感觉是我不修炼了。但我每天仍坚持出去发光盘讲真相,没停止。但等到光盘用完了,没发的了,才想到幸好还有一套打印机和电脑刻录。悟到是师父没放弃我,还给我机会修炼呀。

幻象干扰曾使我对大法产生迷惑、误解。后来通过学《转法轮》第六讲的<自心生魔>的法点醒了我。我知道自己上当了,但又陷入了自责、担忧中,甚至以为大浪淘沙,我要被淘汰的。结果邪恶又抓住我这一执着在梦中给我导演了一场“分解我身体”的魔幻片,魔幻片中我的宇宙、众生都被毁了……非常惨烈。结果折腾了一宿,听到了一个声音说:“某某某,你被解体了。”

我当时伸了伸手,手还能动;踢了踢腿,腿也能动;站起来,还能走,我才知道我没被解体,都是幻象。后来想到师父讲法中讲过,大法弟子修好的那面隔开了,邪恶怎么能分解我呢?在魔幻中我凭借以前学法中对生死的浅悟,心中默念“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3],邪恶再怎么千变万化干扰我,我也不动心,就念上面几句话。我对师父讲的“你看到什么东西,你不要管它,都是魔幻”[4]的法理时刻铭记在心。

邪恶还在我的思想中用男声告诉我,它已经隐藏了十三年了,想让我修基督教、戒、定、慧法门。我向内找悟到是自己的执着心隐藏了十三年没修去,修炼初期思想里有想开天目,想听到、看到另外空间的声音、图像,虽然并不强烈,但是觉的开天目好。这不,到现在才用这执着心差点毁掉了我,修炼真严肃。

过程中我不断向内找,也意识到同修曾提出的我有时“神神叨叨”的不正常状态,总是怀疑这怀疑那,最终都是因为怕心招来的。

对师父说的一句话:“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5]也铭记在心。我就是靠师父的法才闯过这次修炼的生死关。邪恶对我精神、思想上的迫害让我感觉比在牢狱里还难承受,那种画面真是刻骨铭心,不忍回顾。

邪恶变换招数,一直干扰迫害了我一个月的时间,我终于闯过来了。邪恶还说这种干扰还没人能闯过来的。使我悟到,只有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大法弟子,信师信法才能闯过来。

三、归正修炼漏洞

通过这次干扰,我认真向内找,觉的迫害开始时发表的严正声明不严肃,说的很笼统“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而关键的具体内容没写。如:1999年迫害初,单位收缴大法书,我也交了几本“应付应付”;1999年10月从拘留所出来那天,女儿替我写了所谓“保证书”,让我签字我没签,但却拉着我按了手印;7.20之前,我家供师父大法像,怕警察抄走,就藏到写字台后面。这些行为都是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甚至背叛了大法。我就又郑重写了一份严正声明拜托同修发往明慧网

通过和同修大量学法,使我去掉了对邪恶变幻干扰的怕心。师父讲法中也谈到“至于说那些在迫害中走向反面的已经不是大法弟子了,能走回来的另当别论。”[6]对自己有了信心:我也没走到反面,师父应该还要我。这样,去掉了对自己没正念的自卑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