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答案

更新: 2016年08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我非常幸运我生活的重要阶段都有大法的指引。大学期间,大法使我头脑清醒,指导我的学生生涯。证实大法的项目把我带到多伦多,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遇到了我的丈夫。现在大法指引我做妈妈,带好小弟子。我女儿今年二月出生,她的到来回答了一个我一直困惑的问题。

好几年了,我在证实大法的项目中挣扎,生出了很多负面思想,常对工作和协调人感到失望,心里有了愤恨和不满。我是那么的执着结果,甚至不再向内找,只是简单的责怪我周围的人。我经常在离开项目或留在项目中挣扎。虽然我每天学法和炼功,但还是无法走出这个状态,这些思想消耗着我,我不知该怎么办,我只能在心里问师父。我该怎么办,留下或离开?我到底有什么执着没放下?我怎么走出这个状态?

不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女儿的出生日期很有意思,好像是被安排好的。预产期正好是每年项目最大的一个活动的日子,每年我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我怀孕了,我想退后一些,有同修也告诉我回家多休息。但当我休息了很多,或错过了早晨学法,我感到更累了。回去工作,做平时做的那些事让我感觉好多了。因为我坚持早晨学法、在办公室炼功,我觉得我的身体非常好,同事也说我看起来精力充沛。我怀孕的最后一个月,我晚上和周末还在工作,在截止日前完成项目工作,我工作时,肚子里的孩子很好,有时我都忘记了我怀着孩子,一点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

虽然我们不是为了常人的好处修炼,但当我们做了该做的事情后,脚下的路自然平顺了。本来计划休息一个星期准备生孩子,但是女儿早到了,当我星期五完成了一个星期的工作,星期六我已经在医院,女儿躺在我的怀里。

虽然我没有了工作的环境,在家里我面临着很多新的修炼挑战。没做母亲之时很难想象当妈妈的生活,其中的欢喜和悲伤只能在当了妈妈后才能体会。现在我很后悔自己做女儿时的行为,我觉得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应该对母亲更好些。

对孩子的担心、情、深深的孤独感,随着孩子的诞生而来。这些执着中,最难去的是嫉妒。我的家庭是个重组家庭,我的丈夫在我们结婚前已经有了他自己的孩子。之前也有人提醒我,我走入了一个复杂的情况,我不是很理解。在我们结婚后,因为他的孩子不和我们每天生活在一起,我在媒体中也非常忙,我一直觉得挺和睦的。生了孩子后,我的感觉完全变了,我原来对孩子一点责任也没有,现在我对三个孩子有责任。女儿降生后,丈夫的第一个孩子要来和我们一起住几个星期。生孩子已经精疲力尽了,再加上一直没有二、三个小时的完整睡眠,把我推到了极限。

期间,嫉妒心不断的冲击着我,象“我和另外一个女人分享我的丈夫”或“他更爱他的孩子而不是我和女儿,没有时间照顾另一个孩子”,我变得愤怒和对自己处境的愤恨,我几乎和不断抱怨不公平的人没区别。幸运的是,我母亲也是修炼人,还有个婚姻咨询师,在她们的帮助下,我转变了自己的思想。但我仍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有很多层的执着心需要去掉。

我不断的提醒自己,作为修炼人,肮脏的执着心不去无法圆满。再往下挖,我发现妒嫉心深深的根植于我对丈夫的情中。情是自私的,当我把想完完全全一个人拥有丈夫的情放下后,我心的容量扩大了。我和丈夫孩子的关系是很好的,虽然我的家庭情况比大部份人都复杂,但每个人都互相尊重,很和谐。我尽我所能支持他们,他们也照顾他们的婴儿妹妹。

我相信师父给我这个家庭是让我扩大心的容量,而且对我的心性提高帮助非常大。

这次的纽约法会,带着孩子体力和情绪上都非常具有挑战,但也非常值得。法会让我认识到我一直把得大法当作理所当然的事。大组学法、全职为证实大法的项目工作、法会也是常规的参加,我似乎不那么珍惜这一切的珍贵。

我们是从渥太华的集会后去纽约的。第一次带着婴儿旅行让一切都变的困难,我开始消业。我问自己为什么在法会前消业,我看到我这次出行的目地不纯。我有想玩玩的心,带着孩子和丈夫度假的心,看看纽约的朋友,而不是为了修炼提高和证实大法。

在渥太华集会上我们只待了一个小时,就不得不继续开车去纽约。离开集会时我感到很失望,我是说服了丈夫来的,本来他的证实大法的项目就非常忙。因为有孩子我们还不得不在渥太华住一晚,走向停车场时,我心中充满了愧疚感,我来渥太华是出于自己的执着吗?

路上我遇到了几个推广眼睛保护的验光师。其中一个立即问我:“告诉我们今天国会山在做什么?”他看到了我的黄色上衣,这给了我给他和展位上义工们讲真相的机会。也许这就是我来渥太华的原因,因为同修们都在国会山,遇不到他们。我们必须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即使我们不是完美的。

带着孩子开车去纽约感觉及其漫长。我们到达的时候,全家人都精疲力竭了。开头的几天,丈夫整天忙着他的项目,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在纽约跑。一天晚上我守不住心性,变得非常生气,因为他回来很晚,让我一个人照看孩子。我生气得整晚睡不着觉,第二天游行也没去成。我非常懊丧因为守不住心性错过了又一个证实大法的活动,不过这次跟头让我看到这么多年来我心性上的一个弱点,我总是对身边最亲近的人很差,我没有“孝”的概念。

我决心对丈夫和家人更好些,更为他们着想些,否则我的善就是表面的。家庭是社会的最基本单元,在传统文化中,孝展现着真实的心性。对家人不好,其它的人际关系也显得肤浅或虚假。我希望自己能做到师父讲的:“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我最深藏的执着之一是证实自己,想显示自己多么有能力,做着重要的事情。有了孩子确实是个让我谦卑的经历,以前我能很轻松做的事情现在都不轻松了。甚至丈夫出去做项目我都会感到妒嫉,他可以象以前一样生活,没什么改变,我却不得不围着孩子转,这变成了一个让我很难接受的现实。所有的不公平的感觉都来自我想证实自己,作为修炼人,唯一证实自己的方式,就是在思想和行动上完全同化真善忍,我决心提高自己身体、精神上的忍耐力,来更好的支持丈夫在证实法中做他应该做的事情。

法会的当天,丈夫照看孩子一天,让我去参加法会。见到了师父,听师父讲法激励我在修炼中更加精進。

在纽约法会之前,我和丈夫就讨论过如果给年轻人讲真相,我们感到我们和这群人更能沟通,而且没有很多项目能接触到这群人。听师父讲法后我们更明确该怎么做了。我们一有了这个想法,事情很快就有眉目了。不到一个星期,我们聚集了一群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修炼人,给多伦多大学的学生讲真相。我们计划播放关于活摘器官的纪录片,在推广这个活动的过程中我们给很多年轻人讲了真相。

每个星期我都带着女儿去多伦多大学讲真相。我们遇到了很多有缘人,他们了解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后非常震惊,在请愿信上签名。每天我们出去一、两个小时,女儿总是很乖。有时她也想和学生们用自己的方式说话。有一天我们还遇到一位医生,他的女儿和我的女儿同名,我真实的感到师尊把有缘人带到了我们的面前。

面对面讲真相,讲法轮功基本真相,让我找回了刚得法的热情。这么多年做媒体工作,我觉得我失去了救度众生的热情。回顾过去,我真的太执着项目本身,和我能在那里成就什么。我太注重做事情和达成结果,认为我在项目中的成就等于我修炼的有多好。师父说,“做什么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2]

我女儿的名字在希伯伦语中的意思是“神回答了我”,她就是在我最困惑和无望时师父给我的答案,虽然女儿不能在修炼上直接跟我说什么,但五个月新妈妈的体验是非常有收获的修炼过程,暴露出我的很多执着,帮助我扩大心胸容量,这是我之前无法想象的。

感谢师尊给我这个机会来提高心性,感谢同修听我的交流。

(二零一六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