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走过家庭关

更新时间: 2016年09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我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却被非法劳教。在此期间,丈夫有了外遇。我回家后,他不和我说话,也不愿看我,我很难过。夫妻本应是共患难,我在狱中受折磨迫害,他却在外面寻欢作乐,什么是情,这个情真是不可靠的。我暗暗的下决心,我一定要放下这个心。

说是放下,可我的疑心特别重。每当他出去我就怀疑可能他又去找她了。后来,这个人心出来,我就往下铲,往下去,一段时间后,当我真正悟到的时候,真的放下这个心的时候,丈夫和那个女人打的不可开交,他们自己自然的就断了。我知道是师父为我做了这一切,这么多年的修炼中,我深深的体会到没有人心什么难都没有,都是人心招来的。

迫害初期,我每天出去发资料挂条幅,心里就是想让中国的民众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那时我家里的环境还没正过来,全家人都被恐惧所笼罩。我每次出门都十分的艰难,儿子曾经阻止我出门拽的我跟头把式的,当时我为他的不孝极为的伤心,加之丈夫的冷漠,从那时起我看透了这个情,我在心里横下一条心,我一定好好修,一定好好修。

随着我人心的放淡,逐渐的我把家人当成了众生,家里的环境也逐渐的开创出来了。姐姐、外甥和弟弟也相继得法。儿子几次开车送我去农村讲真相或帮我去拉耗材,丈夫经常上下楼帮我搬运,还为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家里的打印机几乎天天的摆在那做资料,亲朋好友来了都习以为常。八十岁的婆婆也时常的帮我叠资料,偶尔的还拿几张出去发。

提起婆婆,这些年来她在家里也没少磨我的心。我们一家四代人生活在一起,儿子一家三口人有自己的房子不回去,常年的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婆婆管家主事的性格使得家人很无奈,她和家人时常发生口角,和孙子媳妇也干架。有时小姑子、大姑姐想起婆婆,她们也一起骂。

我每天快速的干完家务活就出去讲真相,回来稍晚点婆婆就不高兴。她一会儿告诉你,把阳台的那些箱子盒子都挪动挪动(其实那些都是搁置的东西,不需要动),一会儿又告诉你把孙子媳妇的柜子帮她叠把叠把。我这边干着活,她在那边指挥着,口气苛刻。经常在下午二点钟左右,我正坐那学法呢,她就喊你去泡晚上的米。我正洗碗她也告诉我多洗几遍。一次半夜我起来正听师父讲法,她突然呼的一下把门推开了,把我当时吓了一大跳。

其实,我对婆婆真的挺好的,每天亲切的叫她老娘。我儿媳妇那段时间和她奶奶发生矛盾,曾和同修说过:“就我婆婆修炼大法吧,要是换成任何人,早把她(老婆婆)送托老所去了。我婆婆成天还老娘老娘的叫她。”其实我内心很清楚,这是修炼当中的事,不是常人中的表面现象。

当别人夸奖我这个儿媳妇好时,婆婆却经常说:“啥叫好啊?不打不骂就是好?”她多次说我,就你那么傻,什么都给人家。时常的还在我面前旁敲侧击的刺激我的心,她说:我就不喜欢那个傻子,我就个应(特烦)那个傻子。

我有时表面不吱声,心也不舒服。我就冷静冷静想自己,哪做的不对,把人心去掉。可有时心总往上翻,她怎么怎么对我口气生硬的。那个物质总往上翻,我实在压不住,铲不掉时,我就在心里使劲排斥它,和它对抗。“她就好,她就好,她就是在提高我呢。”后来我就想,我哪生哪世可能就这样对待过人家,都善解了吧!

婆婆给我制造矛盾,因为我是修炼人,我能摆好这个关系,从来不跟她犟嘴。在法中悟到她是在给我提高心性。当我怨的时候,心里不平衡的时候,我就抓住这个人心,解体它。时常的我就清理家里的环境,解体利用家人干扰我的一切邪恶。在家里一些小事上我可以忍让,但是原则性的问题,干扰我做三件事的我不会妥协。逐渐的,我的人心越来越淡,很多事情真的不为所动。

其实家里的环境也是,我们心正,他们的心也正,我们影响着周围的环境,所有的一切,包括物质,有形的,无形的。你怕,他们就怕,你不怕,他们也不怕。周围的环境也随着我们的心在变。一切生命在家里都应该是祥和的。本来就应该象师父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

原来的我经常向外找,现在的我,都是向内找。现在我能看透问题的实质,不是看表面的他对,你对了。一切都是我的因素促成的,我没有人心,他们谁也干扰不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