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那片花

更新: 2019年0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二零零七年我和丈夫(同修)到南方某市伺候儿媳妇坐月子。到那没几天,一天晚上九点多钟,丈夫突然感到左半边身体麻木,说话大舌头,嘴角歪斜,症状就象是常人的“半身不遂”。儿媳妇一看这情景,马上打车把人送到医院。那时医院早已下班了,只有值班医生接诊,安排住院。然后护士来到床前询问:大叔,您多大岁数了?丈夫答我二十五了,只见护士记下:思维不清、口齿不灵、半身麻木。所有的事情完毕已是半夜十二点了。

因事发突然,我当时没了正念,听了儿媳妇的安排来到医院。慢慢平静下来,我心想,这不对啊,我俩都是大法弟子,师父不可能这么安排啊,就是有漏也不许旧势力钻空子,不许迫害,我得发正念否定旧势力。我趴在丈夫耳边告诉他:求师父,咱们都是大法弟子,不承认这个假相,快在心里发正念。

我又想:我俩是一个整体,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也在考验我在这关键时刻是否信师信法。我们是有师父管着的生命,只有师父说了算。坚决否定旧势力,不承认它。我立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立刻感到手掌发热、全身发热,感觉到被巨大的能量包围着。后半夜我一直在发正念,头脑非常清醒。

此时丈夫状态已明显好转,说话清楚了,嘴也不歪了。我想,一会上班医生要做各种检查,不能听他们摆布,得离开这里。天刚放亮,我叫起丈夫,搀扶着他从侧门走出医院。一边走我问丈夫:知道师父是谁吗?丈夫做了明确回答,语气很坚定。这样我心里更有底了。

可走着走着我傻眼了,往哪走啊,昨晚打车来的,七拐八拐的我根本不知道路。我就求师父指给我们回家的路,我搀着丈夫只管往前走。

忽然眼前出现一大片鲜花,我也叫不出是什么花。那花五颜六色鲜艳夺目,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好看的花。此时我心里就象开了一扇门,隐约感到师父用这种方式在鼓励我们。

在往回走的过程中,丈夫的身体也在逐渐恢复,越走越平稳。没走多远,看到儿媳妇在小区楼前张望呢。看到我俩,她惊讶的问:妈,你们怎么回来了,医院的值班医生在找你们呢,发现你们不在,刚给我打的电话,你们就到家了。坐车也没这么快呀?我立刻答道:是师父把我俩送回来的。儿媳妇“啊”了一声,神情显得又惊奇,又不可思议。她马上给出差的儿子打了电话。

儿子在电话那边带着哭腔说:妈呀,你怎么不给我爸治病呢,这要是耽误了怎么办?我说:儿子,你放心吧,你爸有师父管,马上就会好起来的,我是你亲妈,还能骗你吗?

第二天,儿子就从外地赶回家,看到爸爸果然行动自如了,惊喜的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今后更支持你们二老修炼法轮功,谢谢李大师的救命之恩!

经过大量学法,对照法向内找自己;发正念,否定旧势力,丈夫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后来我们又返回那条街看花,却怎么也找不到了。那片花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永远难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