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和利执著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17年11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一) 误入传销,招来魔难;归正自己,魔难消

今年一月的一天,一位很好的朋友来找我,叫我做一个互联网平台的推广工作。听她的介绍,我感觉象是传销,但不确定,最后在友情和利益心的驱使下,交了几千块钱,买了东西入会了。接下来,我也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因为我根本也没有打算做。入会的时候,是朋友帮忙注册的,用户名和密码,她都知道,我也默认了,允许她来操作。

二月份,身体出现了不正常状态。例假不正常了,开始,不到二十天就来例假了;第二次,不到十五天又来例假了。由此,我想到了引我入会的朋友讲的她例假不正常的事,又想到她来的当天晚上住在我家,我整个晚上都感觉很冷,直到四、五点钟才睡着。我出现的身体不正常状态肯定与这件事情有关,但还是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只是想一想又滑过去了。

直到后来有一天在梦中,一个清晰的声音告诉我:绝对不能发展下线。醒来觉的很奇怪,我没有想发展下线啊?我想我的账号不能再让别人操作了,就修改了密码。

过了两天,朋友打电话问我是不是修改了密码。我说是。她叫我把新密码告诉她,她要给我放几个人到我的名下,这时我头脑清晰,不会再被利益之心带动了,断然拒绝了她,我说我不做了。再后来,无论她怎么说,怎么解释,我都不动心了。

后来有一天,我想我应该把那几千块钱买的东西扔掉,其实那东西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可是真要扔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舍,毕竟是几千块钱买的,可以当礼物送人。转念又一想,如果是假的,送人不是害人吗?最后还是把它扔垃圾桶里了。

接下来,我想我应该对家里存放的东西彻底的清理一下了。在清理存放书籍和笔记本的抽屉时,发现了一些丈夫的邪党书籍和物品,当时很震惊,因为二零零五年的时候,就清理过了,我觉的我家没有邪党的书籍了,怎么这里还有?最后把邪党的书籍和一些没用的书籍全部清理出来当废品卖了。四月份,例假恢复正常了。

通过这件事,向内找,我发现自己还隐藏着对利益的执着,同时对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零花钱管理不严,使用很随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想把我那点钱折腾完。五月份开始,我就对自己的零花钱進行了严格的管控,该存的就存起来,也不再毫无节制的买东西浪费钱了,那可是大法资源啊!终于把坏事变成了好事。

(二) 在剜心透骨中修去夫妻情

去年的一天,丈夫的好友S突然离世,后事都未来得及交代,手机设置了密码的,家属连手机都无法打开,只有把电话卡取出来,上到其它手机上,才找到了他亲朋好友的电话,并通知了亲朋好友。

帮着S的家属料理完S的后事之后的一天,大家都还处在悲痛之中,丈夫却突然对我说:“银行卡的密码是多少?哪一天你白了(白了就是洗白了,也就是死了的意思),钱都取不出来。”由于来得太突然,我也是半开玩笑的说:“你白完了,我也不会白的。真有那么一天,你可以去重置密码。”

丈夫的话也许是很平常的一句话,可是由于自己对夫妻情的执着,以至于后来想起这句话的时候,越想越伤心:“几十年的夫妻,人都死了,不是为死者伤心,而首先想到的是他的钱,太没良心了,太没意思了!”

过了一段时间,意识到自己是个修炼人,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也许是师父在借他的嘴点化我什么。再回过去细细体味丈夫的话,突然悟到“白了”二字的另一层含义:干净。洗白了就是洗干净的意思。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要在大法中不断的清洗自己,直到洗干净,才能圆满回家。人世间的名、利、情不修去,又怎么白的了呢?悟到此,自己突然间释然了,真的应该感谢丈夫的伤害才对!后来我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了他。

今年我过生日的时候,头一天我告诉丈夫我明天过生日,没见他有什么反应。第二天中午我弄了他喜欢吃的菜,没想到刚吃饭的时候,他却说他联系了S的妻子,哪天有空的时候大家一起吃饭聚一聚。我当时心中有点不高兴,我今天过生日,你想到的不是我,而是你离世的朋友。但马上意识到不对,这不是妒嫉心吗?我怎么能跟一个离世的人争风吃醋呢?谁叫我与S是同一天生呢?我过生日的时候,他肯定会想起S的。于是不好的情绪瞬间消失了。

后来想明白了,对夫妻情的执着不就是想对方时时把自己记在心上,在对方的心里占据一席之地吗?我们修炼要的是圆满,回归天国世界。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我们将来的位置是天国世界王、主的位置,怎么能去执着地上一个人心中那一席之地呢?只恨自己领悟的太晚,自修炼以来,就一直被夫妻情纠缠不休。

(三) 破除旧势力对色欲安排的恐惧心

随着不断的学法向内找和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感觉色欲心已经修去很多了,自己也没有在色欲方面犯过什么大错误,也一直认为色欲是很肮脏的东西。但看了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的文章《天目所见:茫茫苦海》后,对色欲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其实是对那两个给莲花根部哧入“蛊”和“惑”的旧势力模样的男女产生了恐惧,不知道他们又要搞什么花样来毁掉大法弟子。

自己在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在色欲方面犯错的,但在梦中,时不时的就会受到文章中提到的那种类似虫子(“蛊”和“惑”)对敏感部位的刺激,醒来很沮丧,几乎对自己要摆脱那种虫子的骚扰失去了信心,对旧势力在这方面对大法弟子的安排产生了恐惧。

今年八月的一天早上,无意中抬头看到窗户防护栏外楼上用户的网线有一段变粗了,还有点微微的动,仔细一看,是一条小蛇。我心里一惊,我家住的是四楼,蛇竟然顺着网线爬到四楼,眼看就要爬到五楼上去了。当时我想到师父讲的:“生命在法中会自然存亡”[1]的法理,没想打死它,本来它也在防护栏外一段距离。我只对它发出了一念:去你该去的地方,不要来这里吓唬我(因为我从小怕蛇,我认为它是来吓唬我的),就下楼办事去了。

回想小时候,我经常看见蛇,吓得我都不敢到外面去。煮饭要到屋外的水缸里去舀水,一开门就看见离水缸不远处一条蛇正在那里爬。干农活回家,只要是我一人单独走,路上就能碰到蛇,与家人同路就不会碰到,有时也想可能是我太霉了吧。为此我也下定决心努力读书,一定要跳出农村,到城里去居住,远离蛇生存的环境。

如今住上了楼房,虽然不是城里,但四楼也绝不是蛇能轻易上的了的地方。写到此,我好象明白了,蛇是顺着网线爬上来的,蛇对应着色,那些色欲败物不是通过网络進入我的空间场的吗?前几年在手机网络上看了一些黄色的东西,当时还以为是在讲现代医学,了解了解也没什么,后来意识到了不应该看,就没再看了。

前段时间,喜欢上了古装剧,觉的里面的内容还比较正,就连续看上了,有时看得头昏眼花,还不想放下。仔细向内找一找,发现“内容还比较正”只是幌子,实质是喜欢里面的正面人物之一展昭,喜欢的背后是隐藏着的色欲之心在作怪。试想,如果展昭是一个很丑的演员来扮演,我还会那么喜欢看这部电视剧吗?肯定不会。那不是色欲心在起作用吗?现在我已经卸载了视频软件,决定不再看常人的电视剧了,再“正”也不看了,其实里面都充满了情、色、欲的败物。

为什么我生命中老是遇到蛇(色),我悟到这也是旧势力的安排,想用色欲来吓唬我,从而毁掉我。梦中过不去欲望大关而又找不到问题出在哪里时,对旧势力产生了一种恐惧,从而把旧势力看高了,没想到用法来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有一天,突然想起师父讲的:“因为他本性不改,又化成一条大蛇跟我捣乱。我一看也太不象话了,我就把它抓到手里,用了非常强大的一种功,叫作化功,把它下半身化掉了,化成水了,它上半身跑回去了。”“因为他老干坏事,他破坏我传大法,我就把他彻底销毁了。”[2]

师父把一切佛法神通都赐予了我们,同时赐予了我们发正念的法宝,我们肯定也有化功,就看我们信不信。当那些肮脏的色欲败物(“蛊”和“惑”)没完没了的来骚扰我们时,我们可以发正念灭掉、解体、化掉它们,自己力量不足还可以请师父加持我们,彻底销毁清除它们。

深入向内找,自己之所以常常被色欲干扰,是因为还保留着对现代医学的认同,没有严格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心性没有提高上来。如果在稍微高一点的层次上看,那些所谓的欲望,都是极其肮脏的。

我现在不再恐惧旧势力对色欲的险恶安排,因为我有师在,有法在,我坚信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能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彻底修去那些隐藏的色欲之心。

个人的一点修炼体悟,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圆 容〉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