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同化真善忍的实修者

更新: 2017年1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走進了生命的春天

我曾是个躺在床上无力的连翻身都翻不动、不能站立、轮椅代步、病入膏肓的重病人。导致这病状的原因是我的自身免疫功能异化,产生抗体,破坏红白细胞,所以小便呈酱油色(红白细胞都从小便里排走了),当时血压已降到了零,人陷入昏迷,大小便失禁,经医院全力输血,抢救两周,总算留住了这条命。

这极端的贫血表现出来的就是极端的乏力,是一种从骨髓里透出来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乏力,连睁眼都觉费劲。住了整整八个月院,才得以回家。医生坦言:“此病不可能治愈,须终身服用强的松才可维持生命。”并告诫我:“你是温室里的花朵,只能绝对休息,是个只能摆在那里看的废人。”

确实如此,因为病根本没好,所以还是乏力得一点都动不了,连毛豆也剥不动,所以还得请保姆照顾。这不是生活,是苟活,这么苦苦捱着,不知何时是个头。

谁知屋漏偏遭连夜雨,到了九四年,这旧病未好,又添新病——更年期综合症,每次月经滴漏两周,对我这严重贫血之人来说,真是雪上加霜,病魔将要带走我最后一口气。

一九九四年八月四日上午,我又去劳保医院看妇科主任门诊,她告诉我,此病无有效药物可治,只得试着取出节育环,以观后效,但见我脸色苍白得吓人,于是便让我先化验一个血常规,化验结果:白细胞1200,血色素3克,血小板50000,其它指标全低,全血极低,吓的医生连说:不能取环。所以,既无针又无药,只得空着双手回家。这天正好月经在身。

下午,有位邻居来看我,送我一本《法轮功》,嘱咐我好好看。她走后,我就开始看书,奇怪的是,一边看一边眼泪鼻涕流个不停。当天晚上,我梦见自己身上的病全好了,非常真切清晰的一个梦。啊!全好了!激动得我坐在床上,使劲拧自己的大腿,清醒后,心想大概是书中的李老师说:你来炼功吧,你的毛病会好的。于是第二天,就开始学炼法轮功。

到了下个月,月经又来了,奇妙的是三天立刻净,完全正常。可是我连五套功法还没有全部学会呢。我真的是欣喜若狂,要知道为此病,我去过几个妇科医院,都说没有有效药物可治,只得等绝经自然停,现在却没吃药,没打针,一下正常了。

到了九四年九月十八日,我原有的慢性尿路感染复发了,症状同前完全一样,于是我去医院化验小便,顺便又让医生开了个血常规化验。两个化验结果出来,再次令我欣喜若狂:小便里不见一个白细胞,完全正常,根本不是尿路感染!此症状一个月内出现三次,从此断根。

更让我激动得想哭的是这血常规:白细胞从1200上升到3600,血色素从3.5克上升到10克(我自幼贫血,生这场大病前,也从来没有到过10克),血小板也从50000上升到了100000,其它指标也全部上升。连接诊我的医生都激动得不得了,连连问我用了什么药会使血象在一个多月内全面上升?一边自言自语的说:“我们可没那本事呀!”当年抢救我的就有她,她最知我的底细了。当我告诉她是炼了法轮功时,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要我教她法轮功。

我十八岁时,就连条被子都洗不动,连母亲都笑话我,这大姑娘不如她这个老太婆。现在,终于自己无病一身轻了。这一年,我已经四十七岁了。在读小学时,就被同学唤作老太婆的我,终于品尝到了青春活力的滋味。感谢至高无上的法轮大法,带着我走進了生命的春天。

现在连我那曾经笑话过我实在是太无能的妈妈也不得不啧啧称奇:“你怎么会越老越‘歪’?(方言:能干之意)”

法轮大法实在是太好了 我发自内心的就是想要叫大家都知道

我天生的性格就是自己得了好,要叫大家都知道,也都去得这个好。比如,我买了自己觉的是价廉物美的房子,就会忍不住的在公园里到处向人介绍,有想买的,我还会积极主动的陪同前往看房。真会让人怀疑我是不是得了房产商的好处才会如此热情有加的。如今我得到了如此神奇美好的稀世珍宝的法轮大法,那我还更要见人就“言必称法轮大法好”了,只要有人想学功,我更是忙前忙后的送书送录音带,碰到经济困难的病人,我就会免费不收钱。

想起我当时曾经做过的一个清晰真切的梦:梦中的师父满面笑容无限慈爱的牵着我的手,走到一个坐满了人的山坡前,把他们一个个给我作介绍。同时叫我十分纳闷的是师父和那些人的眼睛全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纱幕。梦后的第二天,正好我在家里用新买来的录像机在我家十八平米的房间里,给正好是十八个有缘人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于是,就此梦境求教同修,有一同修回我:“是李老师把这些人都交给你带。”我说我自己才刚刚進门,哪能带的了人?我又问:那为什么要把眼睛都蒙上了呢?同修说,如果让你看到就是我们今天这些人,那你还不会开心的飞上天?现在才悟到,其实这是我在正法初期师父交给我的洪法使命。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做洪法的事。而且洪法确实也是我最善于做的事情,我实在是太开心了,连我那聪明的二弟媳都说我是找到了一份最好的“工作”。

我真的把洪法当作了一件我最喜欢的工作,废寝忘食全身心的投入。很少学法,也懒得炼功。在公园集体炼功时,也是心不在焉,总是关心周围有没有人想学功,要不就是留心哪个新学员的动作不规范,心全都用到别人身上去了。因为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我就想我都知道了,不就是做好人吗,我去做就行了。同修送给我一个书签,上有师父的诗词:“缘已结 法在修 多看书 圆满近”[1],我也悟不到是师父的点化。

师父见我实在是执迷不悟,再次在梦中出现了,这次梦中的师父送给我一双鞋,穿在脚上,是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再次让我纳闷的是:我想师父送鞋给我,明明是喜欢我的呀,可是为什么师父的脸不是象上次那样笑容满面,而是板板的,没有一丝的笑容呢?又去问同修,回答是让你脚踏实地的修自己。可是我就是一味的记着师父第一次在梦中看我时的那慈爱的眼神,内心是满满的欢喜心,就是想不到师父的点化了。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注重看书学法炼功修自己,还是自我感觉良好,不是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就等着到时让“喜欢你的”师父给你开后门?

决定用自己的善行来打开讲真相的局面

邪党迫害大法后的二零零一年,我搬家到了新居。我天生是个什么事都不会背人的人。要叫我在新居不亮出大法弟子的身份,是根本做不到的,更何况大法弟子正身负着讲真相救人的使命。所以就给自己定了个通过做好人行善事叫人知道大法好的讲真相方式。

我心想,如果迫害前我在老宅为洪法做好人做到了九分的话,那么我现在就一定要再加上一分做到十分,我定下一念:我一定要叫自己好得叫居委会见了我无话可说。所以,就在小区内主动告知人们我修炼法轮大法,现身说法告诉有缘的邻居法轮大法好。不管是救灾捐款,还是卫生大扫除等等的公益活动,我都积极参与,主动买扫把扫雪买钳子捡垃圾,只要有出钱出力的机会我都不会错过。

九十岁的对门邻居老人骨折,她女儿一人搞不定每周一次去远途的中医外科敷药,我主动上门陪同前往,一连七次,这是老人自己告诉其他邻居,我才知道是七次,直至她康复,一次都没落,感动得母女两人到处跟人说。

自己感觉做的不错。见效果的是当一个糊涂邻居把我给的真相材料交给居委会时,她们会推诿不管。在洗脑班里,碰到了一位镇政府干部,他也会说:奥,原来你就是那个某某某呀。可见我大法弟子的名声在外了。我的自我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师父见我还是执迷不悟,只好再次在梦中出现,这一次只见师父满面笑容的问我:某某某,你圆满不了怎么办哪?一听这话,我有点着急,忙着挤進门去问师父:师父,那我差在哪里?怎么上去哪?师父回我:今天没空(师父屋里还有其他人在),以后再给你说吧。

我的自我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自我膨胀执迷不悟,事后竟然会觉的师父是在给我开玩笑,我怎么会圆满不了?而且师父满面笑容,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

在丈夫面前碰钉子 让我悟到了修炼大法的真谛

自从進了大法门,我就是一味的记住了做好人这个基点,所以不管是家里还是家外,到处就是要钱出钱,要力出力的。所以,我的小弟会说我是我们大家庭里的“消防队员”,哪里有难就出现在哪里。不管是母亲住院,还是大弟住院需要陪夜,我总是当仁不让,因为我身体好,陪夜无所谓。所以我的二弟媳会说:“法轮大法好已经写在你的脸上了,你不用再跟我讲了”。所以我的二弟会说我是“从里到外彻头彻尾换了一个人”。

所以,对自己的丈夫,我当然更不会怠慢的了,更不说他还是个有实力养家的男人了。可是尽管我包揽了全部的家务,让他在家里基本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退休在家,我也象他上班一样对待他。

想当年,婆婆邻居打来电话,告诉婆婆有病了,我都没告诉正在上班的丈夫,就自己一人去把她接到我们十八平米的房间来同住,每天为她做合她胃口的饭菜,擦身洗澡,尽心尽力照顾她,婆婆感动得老泪纵横,双手合十,对丈夫的姐姐和妹妹,我也是坦然大气,礼数周全,她们都承认大法改变了我。

所有这一切,丈夫他竟然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对我还会说出“要不是离婚成本太高,我早就提出跟你离婚了”的绝情话来,对我的辛苦操劳,他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你就是个免费的钟点工罢了。”我实在是想不通,我真的是委屈死了……

师父说碰到问题向内找,我真得好好的向内找一找了。是呀,自从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我几次被非法抄家拘捕,直至被冤判四年半,他担惊受怕,承受了多少痛苦?可我真的从来没有为他想过。被非法关押在黑窝里面时,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父子俩人会怎么样,一门心思想的就是自己的修炼和圆满,这不是情淡,是自私啊。我对婆婆确实是好,可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是,如果婆婆没有对我肯定大法好和有想跟我修大法的愿望,我会如此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吗?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丈夫他一定是感觉到了我做好事的心不纯净,所以他会一点都不领我的情。细思量这二十几年来我的修炼,严格的说,做的是表面文章,邻居之间,亲戚之间,在所有的外人面前,一时一事可以做的很光鲜,只要能看淡钱财,到处出钱出力,让人承认大法好,真的也不是很难,可是要让朝夕相处的家里人心悦诚服的佩服你大法好,那就见真功夫了。

师父的法:“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2]彻底点醒了我。这二十几年中我没有在同化真善忍上下真功夫,只是在尽量表现得真善忍罢了。师父在法中单独列出的“显示心”、“妒嫉心”、“欢喜心”我依然是积重难返,我真的是一塌糊涂。

只要你的学法在“好”字上下了功夫,师父就一定会让你提高、变好

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本问题。“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我十分明白只有把自己溶于法中,才能使自己这颗常人心变的纯净,才能同化真善忍。

其实好多年前,也就有为我不悟而着急的同修向我推荐过关于学法的交流文章,后来自己学会了上网后,也能看到,我也非常向往同修那神奇美好的学法效果。可是我就是学不象,也做不到。现在我悟到学法的状态也是自己修炼境界的体现,我想在学法的问题上也同样应该是“以法为师”,于是用心回忆学习师父关于学法的种种教诲,师父告诉弟子:“要想学好大法,只有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学才对。每当看完一遍《转法轮》,明白了一些就是提高;哪怕你看完一遍只明白了一个问题,那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提高。其实,你在修炼中,就是一点点、不知不觉中修上来的。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4]

记得我刚刚开始学《转法轮》的时候,师父就把第七十页上的“过去宗教修炼”[5]这段法打入了我的脑中,不用去背,师父就一下子让我一字不落的全记住了。师父早就点出我的问题所在了,不止一个同修给我指出我的最大执着就是对修炼的有求之心,这有求之心实在是太强烈了。可是我竟然会没有认真对待它,把修炼这么严肃的一件事情当儿戏。曾经背过法,可是背到第六讲感觉不到什么效果,就放弃了。

师父说:“有的人他不知道,师父告诉他不能求,不能求,他就不相信,一味的在求,结果适得其反。”[5]说的正是我呀。为什么总是明知故犯?为什么法理明明白白都知道,怕心还是去不掉?同修认为是信师信法的问题,我认为是“我”字、“私”字放不下的缘故。这个结论我是从自己身上得出的,我真的觉的自己对师父的慈悲有着无法言表的理解,对大法对弟子的要求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曾经会自以为是的到处去帮助别人提高,可自己还是没做到真正的提高。因为我要修的最高,我要修的最好。“我”字当头修大法,就如同想拉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一样的荒谬可笑。一心一意,就是为了我的提高去学法,基点还是一个私字,怎么能得到法的恩泽?

回忆师父反反复复关于学法的教诲中,最让我铭记在心的是师父讲的法:“把我所能够给予你们的,把我所能够帮助你们的,都压進了那部法里面去,只是看你自己想不想得。”[6]我明白学法是修炼大法的根本,现在更明白学好法则是这个根本中的根本。想到师父把这些话反反复复说,可是我却一直是置若罔闻,实在是愧对呕心沥血苦度我们的师尊哪!

一定是师父看到了我发自内心深处的想学好法的真念,就帮了我,让我的学法状态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改变,我不再把学法当成任务来完成,而是一边学法一边用师父的法来拷问自己:你“明白”了吗?你“读懂他”了吗?你记住了吗?于是我不再想今天要学几讲,就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的用心的读,学到哪里就到哪里。我也不再给自己规定学法时间的长短。学法时的心态是完全放松的,是平静的。所以如果心中有事情牵挂时,我就一定要先把事情处理好了,再来学法。

也不再去想要那美妙的学法效果,曾经因为在师父的法中,在同修的体会文章中都提到在学法中会有“法理展现”,可我一直没有,我又开始着急了,感谢同修的帮助,让我认识到这又是有求之心的表现。去掉它!我只管按师父的要求去学法,不去想效果好不好。结果,我发现,尽管我学法时没有象同修交流中说的那样看到层层法理的展现,但是我的心态在明显的发生着变化,我反复的用师父的法:“人心小小的变化就是提高,众神都看的见。”[7]来安慰自己你的学法已经有了效果。

渐渐的只要我捧起书看,书上的字就会一个一个的往脑子里進,遇到针对我存在的问题的法,就会很自然的记到心里,指导我的修炼。学法学的好时,会让我感到非常非常的舒心。在师父的法的帮助下,我终于卸下了自从修炼一开始就背上了的沉重的负担,我开始变的轻松,从容,觉的自在多了,一直存在的紧张焦虑的状态消失了。

丈夫会情不自禁的说:我们俩人是蛮要好的

心态的改变就是提高的表现,过去对丈夫的热衷旅游,我尽管表现的“非常支持”,因为在他眼里,他为此大把花钱,我从来没有意见,尽管我很忙,可是每次出去,都要为他“饯行”,回来当然还要为他“洗尘”,同时再忙也不忘为他洗净那带回的一大堆的衣服。

对他这位建筑工程师,退休快十年了,也没想把裂开的屋顶修一修,我也都没有意见,更不用说不去要求他为家里做这做那了,那是法对我的要求,我必须这么做。至于心里嘛,还是有想法的,可是现在这些想法都没有了,因为师父的法使我变的不知不觉的站到了他的角度上,理解他了:辛苦了一辈子,存了点小钱,身体又不错,退休在家干啥呀?一个大老爷们儿让他在家,给你买菜做饭洗衣服抹地板?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趁现在还走得动,怎么不赶紧抓紧时间尽情的玩一玩,能做自己喜欢的事,那有多开心哪,那才不虚此生,老而无憾呢。

我如此成全他的愿望,他自然是感激我的了。所以他出游前,会惦着我的打印机该不该加墨,看到我用得上的带轮子的抽屉柜,会给我买回来,大热天连夜就给我安装好,累得腰酸背痛,也没有怨言。还给我买来桌面板,放在了嫌小的缝纫机面板上,让我的电脑和打印机有了合适的地方安放,等等,还做了不少让来我家的同修看了也感动的事情,他知道这些事情是我心中的最爱,坦率告诉我,做这些,就是想回报我对他旅游的支持。

我的心变了,曾经调侃他过去是赚钱辛苦、现在是花钱辛苦的我,现在明白了:不管他是为了赚钱辛苦,还是花钱辛苦,只要他辛苦,我照顾他,那都是理所当然。随着我为他的付出从强为变的自然,变的心甘情愿,他也在变。一天,我突然发现怎么他几十年如一日每天必看的让我烦心的新闻联播不看了,曾经让我反感的让他看的津津有味的“抗日剧”也没有兴趣了,我家的电视机彻底退休了。我们变的越来越和谐,不喜表达的他有一次会情不自禁当着我的面说:“我们俩是蛮要好的。”他也曾经闪烁其词的告诉我,我的一切表现,他都会“如实”的向他的朋友们汇报。他也会主动发翻墙软件或者真相光盘给他们,也曾经给过一个想学功的朋友一个师父教功的片子。他还得意的自夸比我做的好,顺其自然不强求。

最叫我感到欣慰的是在二零一六年的年底,丈夫堂堂正正的把退党报告交到了他所在的党支部书记的手里。想当年是我积极推着他入党的,为的是叫他好升官,可以把我的工作从郊区调往市里,所以他成了个给邪党脸上贴金的市建筑工程局的优秀党员,成了个到了美国看到邪党红旗,会激动的热泪盈眶的糊涂人。我在《看淡钱财救众生》一文中,劝那位党员司机退党说的话,就是我对丈夫说过的话。可是一再劝他还是不退,最后一次是二零零八年在二弟家里,我给大家讲真相,人家都退了,就是他不表态,直急得我对天大喊:“李老师,他这么执迷不悟,叫我怎么救他呀!”他看我急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终于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就听你的,给我退了吧。”惹的旁边的二弟媳说我:“大姐,你怎么像个小孩一样哪?”

当然丈夫的变化与他在老年大学有良知的老师给他们揭露了邪党的真实历史也有很大关系,另外他还让儿子给他安上了VPN可以让他上国外网。他爱学习、善思考、有良知,终于迈出了这关键的一步。真是很不容易的。

有一个同修曾经对我说过:“到哪一天,你家这位大爷做饭给你吃了,那你就真是功德圆满了。”我没想过等他给我做饭吃的那一天,但是有一件事情让我感触颇深。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去买菜,因为去完菜场,又去新开的超市转了一圈,看看是不是适合讲真相。回到家里已经十点半了,刚刚起床的丈夫对着我就大喊大叫:怎么买菜买到现在才回来?儿子刚刚来了电话,说是到家吃午饭!接下来又是一通不好听的话。我一声不响,赶紧动手做饭,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功夫,我就做好了四菜一汤,一点都没耽误儿子到家吃饭。平时我们俩人在家是不做午饭的,因为他晚睡晚起,早饭就是午饭了,而我则总是剩饭剩菜对付对付就过去的。这天等我做完午饭,他的早饭也吃完不长时间。看着这一桌的新鲜饭菜,我早就忘了刚才他对我的那些大喊大叫,只觉的他不吃怪可惜的,到晚上就走味了。于是,和颜悦色的对他说:你不吃饭,就跟我们一起吃点菜吧。不负我的好意,他坐下来同我们一起吃。吃完饭,我正在休息,同儿子聊天,只听到厨房里传出来哗哗的流水声,到那一看,原来丈夫正挽起袖子干的欢呢。这可真是件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的稀罕事呀。人家可是个几十年从来不沾锅台边的大爷哪。想当年,我消业起不了床,他照样把换下的短裤背心往浴缸一扔,就上班走人了,来看我的同修一边帮着洗,一边说,你这位先生也真是的,自己早起来五分钟,不也就洗好了吗?看到丈夫今天的变化,由此更悟到师父要求我们向内找、实修自己的无尽内涵。

“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这是儿子对我的评价,所以看到此文的同修千万别以为我修的如何如何,许多是刚刚悟到的,离真正做到还远着呢。但是我一定会去做到的,因为师父说过:“做到是修”[8],因为我要对得起我的好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安心〉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学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