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福相随

更新: 2017年1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机缘巧合,幸得大法。我很庆幸自己得法了,是大法让我真正明白了是非善恶,是大法让我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有勇气再次站起来,是大法让我对生活再次充满希望。

走出人生低谷

二零零八年,我从学校毕业,抱着满腔热忱步入社会,可是现实却给了我迎头痛击。在我毕业之前,可谓是“品学兼优,出类拔萃”,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毕业后,想着不要去过作为老师那种“今天可以看到三十年后的单调枯燥、没有波澜、没有挑战”的日子,所以我毅然放弃了去学校的机会,选择自己找工作,到了一家合资保险公司。本以为硕士研究生毕业,可以在社会上有一番作为,就此拉开壮丽的篇章,可是踏入社会之后才发现远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到了单位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在学校学了那么多年的东西一点都用不上,我迷茫了。一切从最基层做起,我做起了销售,就是“跑保险的”。我一直非常内向,不会和陌生人交流,理论学了一大堆,可是就是不会用,干了一年的保险,一单都没有做成,觉得自己好无能,一无是处的挫败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是大法开启了我人生的另一扇门。通过学法,我学会了更加平和的去看待世界、看待自己,我的心境不再那么压抑了,心逐渐打开,就这样逐渐的走出了那一年的阴霾。

修炼祛病健身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的,几乎成天的打针、吃药,上初中的时候,我都跟同学开玩笑说“我的血都可以治病了”,那时的呼吸中都带有一股药的味道。作为一个女孩子,落下了很多病根,如:怕冷、手脚冰凉、腰疼、头疼、胸闷等。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明白了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改正了修炼前的许多错误思想和做法,在不知不觉间,原来的那些病症都不翼而飞了。

从“疯婆子”到温柔贤惠

刚毕业的时候,一下子无法适应工作压力,再加上身体也不好,和丈夫在一起也有很多矛盾,工作的压力无法发泄,晚上回家就瘫在床上了,一动不想动,脾气也不好,动不动就发火。丈夫那时喜欢玩电脑游戏,一玩游戏我就跟他吵,有一次气得丈夫都把一个不锈钢碗给摔变形了。

修炼之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事情为他考虑,尽可能的担待家务,我俩几乎就没再吵过架。后来有一次聊天,丈夫跟我说:你原来就是个“疯婆子”,现在变得这么温柔贤惠,真不容易。

看到我的转变,也促使丈夫走入了大法的修炼,遇到矛盾我俩都会找自己的原因,为对方着想,家庭很和睦。现在同事、朋友也都说我脾气真好,永远是那么平和、善解人意,他们哪能想象修炼前的“疯婆子”和现在的我是一个人啊。

简单而幸福的婚礼

我结婚的时候,我丈夫家经济条件不好,我也没让丈夫买房子,我们不在老家住,也就没买家电。我爸妈第一次去我婆婆家,婆家在为我们结婚装修房子,家里经济很紧张,婆婆怕委屈了我,还是借了钱给了我订婚的“彩礼”。我知道家里条件紧张,那些彩礼我一分没动,让我丈夫转手就全给了婆婆。并且,丈夫还有一个弟弟也快到结婚的年纪了,公婆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再给他们增加负担了。若是不修大法,我一定做不到这样,至少我会去争个“公平”。婆婆也时常说:有你这样的儿媳妇是我和你爸的福气。

由于我们两家离的比较远,在我妈妈家办婚礼的时候就只请了酒宴,嫁妆也比较简单,象征性的买了几件日用品(最值钱的就是两个几十元的皮箱)。后来我妹妹结婚的时候,我怕妈妈为难,主动跟妈妈说:妹妹的婚礼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会去攀比的。妹妹的婆家离我们家不算太远,婚礼按风俗办的很周全,也很隆重、很热闹,家人都很开心,我也很高兴。妹妹结婚那天,把妹妹送走后,我在客厅里休息,妈妈和几个亲戚在客厅聊天,妈妈说村里人说我妈偏心,姐妹俩的婚礼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很为我抱委屈,可我心里一点都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修炼了大法,就要与人为善,就要懂得包容,用大善大忍之心去理解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要不怎么能是修炼人呢?那时我和丈夫都已经修炼大法了,我们都知道遇到事情要为别人考虑,不能让父母为难,不能让妹妹为难。

我们的师父讲:“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是大法让我变成一个豁达的人,更多为别人考虑的人,更是一个幸福的人。再多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唯有衷心的一句:谢谢师父!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