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走出去救人

更新: 2017年0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大陆青年大法弟子。从小学大法,因执着心的阻挡,去年才真正的走出去讲真相救人。现在我把我怎样走出去证实法的过程写出来。

一、转变观念,面对面讲真相

因为怕心的阻挡,做大法的事只是局限在给周围认识的人讲真相和做真相资料。我一直找各种借口,什么太年轻,没人信我;性格内向,不会说话之类的不出去面对面讲真相。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师父在此次的经文上都强调救人的紧迫性,周围的同修开始三三两两的走出去讲真相,同时明慧网也会不时的登出鼓励同修面对面讲真相的交流文章,从中我意识到了我肩负的责任,我决心突破怕心。

刚开始我每天用半个小时时间清除自身的怕心和思想业,每天用心学法、炼功。师父看我有这个意愿,便安排了讲真相经验丰富的阿姨来找我,交流后,我决定跟她一起出去讲真相。

第一次出去我在旁边发正念,听阿姨是如何讲的,边听边记。在回去的路上,看到路边坐着一个和我同龄的年轻人,阿姨鼓励我去跟他讲。我在出发前将明慧网上大法洪传各地和香港大游行的图片下载到了手机上,想着如果不会说,就给他们看照片,他们肯定会相信。我在那个年轻人背后踌躇了很久,最终一咬牙,走上前去问:“你好,给你本小册子看吧?”他很坚决的说不要。我有些发愣,不知接下来要说什么。看到他手上拿着手机,就赶紧把我的手机拿出来,边给他看边说:“你看看这些照片,了解一下外面真实的情况。”他从冷漠无奈的表情开始变的感兴趣,我边给他看边给他讲每张图片的背景和法轮功的真相,记得当时因为紧张,握手机的手抖的很厉害,声音也是颤抖的,最终他虽没有三退,但是给我笑着说了句:“谢谢你,我明白真相了。”

渐渐的,我开始自己去找人讲真相。但是总是会返出自己年轻,没经事,别人会不信的想法,依赖图片,依赖同修的经验。因为这不正的想法,在开始的那一个月,没有一个三退的。还有一个爷爷指着我说:“你才多大?还敢让我退党?我的党龄都比你大!”我开始灰心丧气,可就在那天,我看到明慧交流文章上写一个比我小很多的小女孩,正念正行,每天出去讲真相,能退几十到上百人。

同时看到师父讲:“你要救他,你讲出的话消不了业、去不了他的执着,你怎么能救他?!你要想救他,你就得自己是个修炼人,你讲出的话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见、执着,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能抑制住他当时思想中不好的那些个捣乱的东西,你才能把他救了,包括各种环境讲真相,是不是这样?”[1] 我明白了从法中生出的正念可以解体世人背后的邪恶和偏见,根本就不在于年龄的大小,更加明白了这是人的观念在阻挡着我。

我第二天发正念排除那个观念和怕心,同时让师父给我开智开慧,就感觉一阵很清凉的气流从丹田处上升到脑袋上,瞬间感觉脑子好清爽。我出去走到了公园旁,看到那一条路有很多人在乘凉,我就一个个的讲了过去,第一个人听完真相后不表态走了,我不泄气,继续讲,然后连续两个三退的,连续两个大骂的,我都不为所动,因为我知道欢喜心和恐惧心都会干扰救人,遇到什么都不要动心。最后讲的那个爷爷听完后一个劲的问我:“你们师父什么时候回来?法轮功什么时候能平反?”我听后很替他高兴,因为那是他明白那面的喜悦和对师尊的感激。

二、正念正行,走出去贴展板

当明慧网开始出现全国各地贴展板的图片时,我想做展板,师父帮我打开智慧,把从排版、拼图、打印、粘贴各个步骤遇到的问题都解决了,漂亮的展板做出来了。

可是下一个问题是敢贴的人不多,包括我在内。一次我打出来的展板放了一个星期了也没有贴出去,我就想:没人贴我去贴吧。我找到一个贴展板有经验的老年同修,我们一起上街去了。我们第一个展板贴到了集市里,这是我第一次贴,怕心重,跟老年同修说:“咱换个地方,这人多。”老年同修说:“就是让他们看的。”说完后就去贴,老年同修纯正的救人心感染着我,我的怕心立即去掉了大半。我边发着正念,边跟着去贴。当我们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围上去了,没人管我们是谁,都在渴望看展板的内容。我们便寻找下一个粘贴地点了。

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到一个很大的家属院去贴展板。家属院院墙上有一个很好的位置,路灯正好照着,周围有很多乘凉散步的人。我和老年同修边发正念边过去贴。贴完后,我对着它发出一念:希望你让所有看到你的人背后的邪恶解体,明白真相。正想着,听背后一个中年男子大声说:“贴的好!你们快走!让我看!”我们回头一看,乘凉的人已经把我们包围,都在议论纷纷,我们赶紧让开了位置。就听一个女的问:“写的什么啊?”那个中年男子很大声的念到:“起诉江泽民!”我和老年同修很高兴众生的觉醒,那个中年男子还在示意我们赶紧走,为我们的安全担心。

三、去掉为私心,近距离发正念

每次有同修组织去洗脑班、看守所、监狱或者法院附近近距离发正念;或者给有严重病业假相的同修发正念时,我都以各种借口不参与,想着在家发也是一样。而在家往往就因各种突发事情就不发了,或者敷衍的发一会。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的家人同修被迫害,当我去近距离发正念时,发现很多人都自发的组织来了,我看到后很感动,又很懊悔,整个过程正念的场很强、很纯,每个人都为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着想,就在那时,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为私。

回去学法学到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有一段讲:

“弟子:我们地区有学员出现了严重的病态,有学员提议集体对他发正念,有的学员提出师父并没有这样要求,这是破坏大法吗?

“师:我们互相帮助帮助,这可不是破坏大法。大家对着他念念书,念念法,对他发发正念,集体围着他,是起作用的,因为近距离还是有关系的。为什么说近距离有关系呢?因为这个空间哪被高层最后的因素切的一段一段的,这空间还是有差异存在的。但是正念强也可以消除这个差异,你做的非常正它就挡不住,因为它挡它就犯法。就是这样一个关系。”

我知道了近距离发正念和整体配合的重要性。我开始去掉那颗为私冷漠的心,变的事事为他人着想。当有法院非法庭审同修时,我请师父加持我正念正行的進去旁听,進去的过程有很多阻碍,但是只要正念强,谁也拦不住。有好几次庭上公诉方和律师激烈交锋时,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上空的正邪较量,战鼓雷雷,我想当时的我在现场发正念时,也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跟着师父和正神一起清除邪恶,是很神圣的一件事。

整个走出去的过程是有多次反复和被干扰的,但是只要我多学法、向内找、转变观念就能破一切阻碍。我知道我和一直精進的同修根本比不了,我已经挥霍了很多时间,少救了很多本应该我救的人。现在我也不想那么多,只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尽我全力的跑起来,也希望和我一样的青年大法弟子,不要被自己的观念和执着所阻,那么多众生都在等待着得救,别辜负了师父的期望,让我们在最后的时间里做最后的冲刺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