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冤狱折磨八年半 黑龙江鸡东中学教师控告江泽民

更新: 2017年02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综合报道)黑龙江省鸡东县永和镇中学教师张明辉,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七年,在劳动教养所与监狱遭到狱警和犯人各种残酷折磨。佳木斯监狱分监区长赖宝华奖励犯人姜美庚等摧残张明辉,并称只要“不打断气”就行。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现年四十五岁的张明辉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张明辉在控告书中说:“下面事实依据中提及参与迫害的具体单位与个人,本人暂不起诉,因为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牺牲品,被利用的工具,是可能将被挽救的生命。”

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劳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导致近一亿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上的崩溃、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

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下面是张明辉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法轮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在中国大陆传出,引来亿万人来修炼。一九九三年秋天,我在同学家拜读法了《法轮功》,一口气把动作自学了下来;一九九五年冬请到《转法轮》。一九九八年冬天走上学法炼功修炼。我在小时候就多病,初中又染上乙肝,出现心脏病等;修炼法轮功后,病都没了,身体一身轻,走多远也不觉的累,在生活与工作中为名求利的心没了,有一颗踏实的心堂堂正正做人。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权力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我亲身经历了五次迫害。

最初是一九九九年鸡东县公安局开的洗脑班,受到侮辱人格虐待。当时是治安科李清华负责,程达路念讲洗脑词。

第二次是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鸡东县第二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搜到一本《转法轮》书,并强行带我到鸡东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二十天,遭到辱骂码铺等虐待,当时身上带的七十五元现金被搜走,释放当天,被姓裴的警察劫走。

第三次是鸡东县国保大队和鸡东第二派出所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四日十八时左右将我强行绑架,在鸡东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四十七天。我在看守所遭到辱骂和殴打奴役劳动,强制穿号衣,强制剃光头,强制背和唱监规监歌等受到侮辱人格虐待。

非法劳教

第四次是二零零二年三月二日上午在永和镇中学上微机课期间,经校长侯某诬告 永和镇政府武装部一员和永和镇派出所副所长孙某,伙同几人将我强行送到永和镇派出所由鸡东县公安局非法劳动教养,先后在鸡西和牡丹江劳动教养所两地迫害。在鸡东看守所期间遭到灌食和锁地环不能动一个星期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转到鸡西。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转到牡丹江劳动教养所。那里的环境特别恶劣,到出入所队后居住环境潮湿肮脏,被褥都是几年未曾换过的被褥,不知道有多少人用过了,被褥里爬满了虱子和跳蚤,不到十米长两米宽的通长铺上睡了将近三十人,都是侧着身躺着,头对着脚,根本就无法动弹,出去上厕所后回来都无法钻进去,一旦有一个人有皮肤病,通过虱子和跳蚤的交叉叮咬就会互相传染。出入所队恶警还逼迫干奴役活,加工木材,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

二零零三年春天,出入所队队长恶警王学文通过挑选木制雪糕棒强制奴役迫害大法弟子,从早晨三、四点起床到晚上九点收工,中间去掉吃饭和上厕所时间,每人每天工作量在十几个小时以上,完不成任务还要受到恶警指派的大廊打手王长彦等人的毒打,轻者扇嘴巴、重者用木头方子抽打。直到二零零三年冬天我走时,那里还在挑选组装木制雪糕板工。我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回家。

非法判刑七年

第五次迫害是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七点多钟,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于洪军、张臣、王庆、开车的孙作恩一直在车上与第二派出所警察闯入控告人张明辉家中,不顾家中老人和八九个月婴儿的安危,强抢私人物品。抄走的私人物品有:大法书籍、资料、新年对联、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打印机、VCD影碟机、手机、光碟、控告人张明辉姐姐存放他处的四千五百元存款卡一张、其它物品若干,并将我绑架到公安局顶层楼迫害。齐冬全用一纸筒卷着硬器敲击我的头部,动不动不住停敲,张臣用塑料窗黑封条,抽我的眼部,将左眼抽封喉,于洪军用铁夹子夹耳朵等处并用矿泉水浇我的后脖颈等折磨。在看守所受到强码铺、强搜身、强剃头、辱骂、殴打、抢占物品等非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九月到鸡西监狱,十一月到佳木斯监狱,在佳木斯监狱第五监区二分监区期间,遭到副教魏孟军、赖宝华、王连宇的指使犯人姜美庚、王金良等人的包夹迫害,大厅内在我后背腰部位猛落一重脚,好久好久才爬起来,只能扶着床架,墙面走,去吃饭和上厕所,二个多月才正常走路。恶警平时用坐小凳子、开飞机、罚站、辱骂、殴打等方式迫害。我身体变好后,在监内做奴工,直到过二零一一年三月份正月十六后的四十几天里,在佳木斯监狱有秦岳明、刘云刚等三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虐待致死后,迫害真相在全世界曝光后环境变化了些。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身体劳累,饭食差营养不良造成胸肺内积水,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出狱前一个多月,口里吐血。

四位亲人离世

长达十六年之久对修炼人的迫害,也给家人亲人精神上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四位亲人离世。大多数的日子里是他们见不到我的,也不知道我的音信。我每次被迫害期间,给他们带来的是那种无奈、无限的思念、伤悲和痛苦。岳父嵇相玉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含冤离世;大姐张丽君于二零一二年含冤离世;二哥于良胜于二零一三年含冤离世,奶奶赵秀英二零零六年含冤离世。

鸡东县六一零办公室和鸡东县教育局自从二零零八年一月份二十五日起至今天停发工资停职。二零一五年四月份我去县教育局找郭局长讲真相、要求恢复工作、补发工资,却说我们办不了,让去找鸡东县六一零办公室,只要它出手续教育局就给办理。我说你们是国家的合法机关,而它不是,没有法律依据。

鉴于所有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所犯以上罪责,皆因江泽民一手造成,本人对他们暂不起诉,一切由江泽民负全部责任。望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立案调查后依法惩办江泽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