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在救人中修自己

更新: 2017年03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小同修,那时候年纪比较小,每天都是随着大人一起集体学法炼功。修炼没几年,七二零就开始了。那个时候,我才上小学三年级,脱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自己不约束自己,而且那个时候,自己并没有明确的意识怎样正念救度众生、讲清真相。渐渐的随着年纪增长,就开始沉迷于学校生活的乐趣之中。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三退了,我跟身边的同学讲了一些,也退了一些,但是关系不太熟悉的同学,我没有主动的去讲,很多同学都遗憾的错过了。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几乎不学法,三件事也不做了,有时候也跟关系很好的同学讲三退,结果最后都以我跟她们的争吵告终。

上大学那年一个暑假,我四姑被非法抓捕了,同修来我家切磋,建议家人出面去派出所要人,我和我妹妹及四姑家的哥哥,还有另外一个跟四姑一起被抓的同修的女儿,我们几个孩子一起,每天早晨去派出所要人。

一开始,真的抱着就是要人的准备,每天一到派出所,就跟警察吵架,警察很邪恶,吓唬我们,敷衍我们。我当时二十岁,自己有时候看警察也害怕,但是更多的是气愤。每次从派出所回家,参与配合的同修就跟我们一起学法切磋。通过与同修的交流,我渐渐开始发现自己的问题。

首先就是我们去派出所是要人,但是最大的目地是通过要人这个方式,跟所接触的警察讲清真相。那些警察也同样是被中共邪党的谎言给蒙蔽毒害的众生,如果我只一味的指责他们,怨他们,就并没有做到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当时恶意举报我四姑的警察是我初中班主任老师的丈夫,而我的老师当时身患疾病。知道这个情况之后,同修建议我去探望一下我的老师,好通过这个机会跟老师一家讲真相。我和父母一起拿着水果去了老师家。当时老师并不在家,我们就借此机会跟老师的警察丈夫讲真相。通过讲清真相,老师的丈夫很后悔,也了解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之后,我跟老师约好,赶她在家,又去了她家一次。我跟老师讲了很多,可能是我当时的心态不太对,并没有给老师做三退,但是她也了解很多大法真相。

通过这个暑假跟同修一起配合营救四姑这个事,使我更加明确了自己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才是我们的责任与使命。这次营救也使我重拾修炼的决心与正念。明白了大法弟子不能以恶治恶,不能站在人的角度考虑问题,无论何时何地,讲真相救人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二零一一年,我大学开始实习,本来当时抱着一定要回家找工作,这样可以不脱离整体,有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的决心,结果,刚走入社会的艰难以及我脱离法之后事事不在法上找,使我找工作很不顺利,我当时很沮丧。很巧合的机会,有一个人主动找我爸问我有没有工作,说要给我介绍工作。就这样,我的工作就顺利的有着落了。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是师父在管我,让我有一个安心的修炼环境。

最初刚刚工作的时候,虽然工作压力很大,但是同时我也没有放松学法。也许是暑假的时候跟同修一起营救姑姑的精進劲头还在,我还在工作之余抽出时间配合救人的项目。但是由于我有一个很顽固的执着没有去,被邪恶钻了空子拽下去了。我一出生我父母就离异了,我随父亲,但是从小是奶奶把我带大的,我的父亲对我不闻不问,即使在学校表现的非常优秀,他对我也是冷言冷语。所以我对他就有一个极大的怨心。有时候,强烈到谁也不能在我面前提我父亲和我的事,碰一点也不行。

就是因为这个怨心,我跟父亲一次争吵中,我离家出走了。搬到了我二姑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我二姑对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总是阻挠。在三姑和我父亲沟通的情况下,我又回家了。这次回家之后,我的整个重心都放在了工作上,参与到单位里面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之后几年的时间,都是陷入名利之中无法自拔。后来才明白,也许是我还有修炼的真心,师父让我去掉对父亲的怨恨心。但是我没有珍惜这个机会,自己抱着怨心不放,从而被旧势力把我拖下来。

二零一五年九月份的时候,我决定辞去工作,要去外地学手艺,打算自己做点小买卖。然后,我就去外地投奔我姐。刚到外地休息了一个月,开始找地方学徒,刚学了没两天,我三姑拿着师父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的新经文来找我,当时我连着看了两遍师父的新经文,对我的震撼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正法已经到最后了,脑中一直回响着师父的一句话:“我要有一丈,我说一尺,你说我吹都行。”(《转法轮》)我突然明白了,时间真的所剩不多了,我的誓约还没有兑现,师父来唤我清醒过来,承担起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辞掉了学徒的工作,又回到了家,临时为了学法方便,我暂住在三姑家。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师父所有的讲法著作都看了一遍,当时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有质的变化。师父好像把我的大脑打开了,原来《转法轮》这本书看了不知有多少遍了,可是每次就是通读,好像也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包括各地讲法也是,通过这次连贯的通读,好像一下子就明白师父说的意思了,而且感觉好象是第一次看一样,各地讲法越看越愿意看,看《转法轮》的时候,很普通的一句话,平时一语带过的话,突然间就悟到了不同层次的法理。惊喜之余更是感叹大法的神奇与伟大。

通过连贯的学法之后,我更加明确了大法弟子的责任,我开始参与了打电话救人。然后一个同修问我愿不愿意参加手机小组一起学法,我当时就同意了,这位同修又征得小组同修的同意之后,就把我带去了。

最开始参加小组,由于我是后去的,跟别的同修也不太熟悉,就不怎么跟同修说话,手机技术也没有学到,每次就是去一起学法,他们交流技术,我就在旁边看书,觉得也没人教我,我就有点怨同修了。后来我意识到是自己的心态不对,我来这个组是为了什么,学习手机技术,好通过手机讲真相救人,慢慢的我就开始问懂手机技术的同修各种手机问题,一点一点的我把手机自动拨打的技术学的差不多了,有时候还可以帮助其他不懂的同修解决一点小问题,这让我很高兴,心里也充满了信心。

后来发现光是自动电话还是不够的,有时候听拨打录音众生有不明白的一直问,自动电话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自己也很着急。后来三姑跟我提议,让我突破一下,尝试口讲。我当时第一念头就是怕自己不行,三姑拨通电话后,直接把手机塞我手里,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说话简直是语无伦次,后来没说几句,对方就挂电话了。当时我觉得我的脸都要着火了。然后,我就让三姑讲,我在旁边配合发正念以及取化名。

本来我是一个挺能说的人,后来我觉得为什么我不能讲真相呢?发现了还是自己的面子心障碍自己,怕自己讲不好别人笑话,同时也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发现了这个问题,我就强迫自己突破它。之后我自己主动拨通了电话,心平气和的跟对方讲,对方真的就退了,接着又退了两三个。我心里真的是无比的激动。后来我就开始口讲救人了。

之前说过,我是一个挺能说话的人,后来就陷入另一个执着之中,我认为讲退的众生都是因为我说的好对方才退的,并且还执着于数字,每次心里默默的算计着自己退了几个人了,谁退的多谁退的少了,念头一不正的时候,有时候讲了很久都不退一个人,然后自己又陷入沮丧之中,过后自己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了自己的不足,马上调整心态,就又能正常的讲真相救人了。就是这样不断的发现问题,通过问题向内找,从而去掉自己的执着心。不断的摔摔打打中不断的精進,不断的提高。

我们救人的同时,也是在修我们自己,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其实三件事也是互相圆容的。学法让我们有正念,通过有正念,我们发正念时,才能解体邪恶,解体邪恶因素才能好好救人。原来有时候会觉得讲真相耽误了自己学法的时间,后来通过每一次讲真相中,发现自己的问题,我才意识到了自己有很多的问题和执着心,从而去掉这些执着心,所以救人的同时我们也就是在修在提高。

正法走过了十七年了,非常遗憾自己蹉跎了那么多时间,临近最后才迷途知返。心中深深感谢师父为不争气弟子的承受与付出,感谢伟大的师尊对众生的慈悲与珍惜。

弟子做的不好,同时也借此机会,想告诉那些和我一样的二十多岁的青年同修,大法难得,机会难得,我们既然已经有幸听闻佛法,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以来难得的机缘。红尘俗世这万般琳琅满目,不过过眼烟云,用来迷惑你的心,唯有助师正法才是我们唯一的真正的信念。

个人修炼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理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