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才能修的快

更新: 2017年0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九六年随父母走入大法修炼。由于一直都是在学校读书,远离父母,平日里学法炼功松懈,没有那么精進,只是遇事尽量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近两年在师父安排下,回家乡工作,能够保证学法炼功的良好环境,开始踏踏实实走师父安排的路,心性得到了突飞猛進的提高。

首先是要保证学法时间,每天我坐公交车上下班有约一个小时的时间,都尽量用来听师父讲法,(有时下班白天过心性关,心不静,我就改为一路发正念)。晚上吃完饭后,与家人交流一会今天碰到心性摩擦的事,就开始学法,差不多能学两小时。我每天除了上班的时间,回家就是学法,交流,向内找,用法来对照白天遇到过关的事情。学法时一定要一心一意的学法,这样才是对法尊敬,才能看到法理。

每周的《明慧周刊》只要工作安排不忙,我都是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读修炼园地部份,几乎期期不落。怀着对同修尊敬的心,仔细的读,就感到好像是与同修在面对面交流一样,向内找,对照同修提到心性问题,看自己有没有这方面要修去的心,对我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心性关能够很快的提高,帮助非常大。

师父一直强调发正念的重要,所以我就在中午午休时延长发正念的时间,五分钟清理自己后,发四十或五十分钟正念,傍晚发半小时正念。工作不忙时,也是发正念,不玩手机。把自己发现的没修去的执着单独拿出来铲除它们,或者是铲除全球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或者是铲除本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给本市同修加持能量。长时间大量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及工作环境中的邪恶因素,为在工作中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在学校由于怕心不敢面对面讲真相,只是在熟悉的同学中个别讲讲,回家后,一到休班就与母亲一起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我只是在周围发正念,就这样出去了几个月。母亲说我一开始还是很紧张的,慢慢的就好了很多,神态也自然了,不那么紧张了,能够精力集中的发正念,感觉出去讲真相救人是必须做的事,一天就算只讲退一个也是很值得的。再加上不断的看《明慧周刊》上同修交流的讲真相经验,切入点,面对不同刁钻的问题如何应答,自己多读几遍,背过,渐渐的知道了如何讲。但是由于怕心和工作时间限制,我自己讲真相还是很少。

我的工作中能够接触到不同的病人,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我能有一个一对一单独治疗的环境。因为不断对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对待病人的态度、语气,渐渐的就变的和善、慈悲,没有其他医生对待病人的不耐烦、反问、质问,没有恶的表现,病人对我的工作态度很满意,有的说我很善良。在这种好的印象下,以第三者的角度,从现在人得癌症、肿瘤的很多;食品安全太差,各种添加剂、激素都敢往食物里加等等作为切入点,讲人没有道德心法的约束才是最危险的,没有人可以幸免,接着引入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大法,迫害修佛向善的善良民众,打碎了老百姓的道德底线,结合我所学习的医学知识讲它镇压的借口“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还活摘法轮大法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等等,讲退出党、团、队组织才能保平安。如果时间比较短,就只讲基本大法被迫害真相,等以后有机会别的同修再帮助有缘人“三退”。同时平日工作空闲时,就加大力度发正念铲除解体旧势力强加放大的变异的怕心这种败物。

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能够利用工作环境面对面讲真相,虽然与在这方面做得好的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但是我相信不断的学法修心性,提高自己的境界,一定能够救更多的众生,不辜负众生对大法的期望。

我正处在常人适宜婚嫁的年龄阶段,对男女之情、物质利益、生活中的享乐、求名、贪图虚荣等方方面面的考验都是非常尖锐的。思想业力、各种后天形成的观念和执着心都会时不时的往大脑中反应。有一段时间,我周围的同事好像都看不上我了,面子被削了,心里很难受。通过不断学法和与母亲交流,同时一反映出难受的念头我就发正念清理,渐渐的就放的下了。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常人说我什么,我都应该不动心。所以当同事再甩脸子给我时,我都从心里默默的想“谢谢”,感谢他们给我提供提高心性的好机会,给我德,刚开始几次还是有点愤愤不平,后来就真的很平静了。当我放下求名的心和好面子的心,同事对我的态度又都恢复如常。

我以往情关没过好或者是名利之心没放下时,会有四、五天都在难中,有时更长,最近学法、发正念做的精進了,一般就是当天就能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不管自己在人中看是否有理,都找自己,摆正心态,放下执着,就能过关。

个人修炼体会,认识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