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青年弟子:在大法中升华

更新: 2016年12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

在学法中升华

七岁时,随着母亲得法,我也开始接触大法,那时候懵懵懂懂,只是大人叫我读法我就读法,大人让我炼功我就炼功。但对于我为什么要学大法,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我并不清楚,只是从感性上知道大法是好的。

保持着这种懵懂的得法状态,一直到了初中。在初中,我知道师父让我们做三件事,我也跟着做三件事,甚至在初中毕业班那一年,把《转法轮》背了一遍,那时要求自己每天背一页《转法轮》给妈妈听,并给同学讲真相,心里非常单纯,就是做好三件事,并且认真对待学习,没有想其它的,结果中考超常发挥,成绩出乎意料的好,让所有老师目瞪口呆。于是,我很顺利的進入了市里的重点中学。

来到高中,脱离了学法的环境,慢慢开始形成了常人的各种观念,想着只要我做三件事成绩就会好的有求之心,尽管三件事做了,《转法轮》也背了一遍,高考成绩虽然比平时考试要好一点,但还不算很理想。

就这样,我来到了大学,离家更远了。此时的大学正值电脑、网络大肆泛滥的时期,那时我心里成天想的是追剧、谈恋爱、玩小游戏,来打发大学的无聊生活,甚至被男女之情带动的失去理智,做了错事。无神论和实证科学的观念在大脑中更加根深蒂固。至此,我完全迷失在了人中,与常人无异。

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昔日小弟子,在大四那年,我回家休息一个月,母亲同修借这一个月的时间,陪我学法、学法、学法。母亲要上班,她每天趁着工作间隙的一两个小时赶回来,陪我学习师父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讲法。刚开始学法时阻力很大,拿着书怎么也读不進去,我们决定一段一段的读,如果这一段读过去没有入心就停下来,把这一段再看一遍甚至两遍三遍,直至看進去为止,每天学法一两个小时。这样开始读法虽然很慢,但后来渐渐不需要这样经常停顿了,法逐渐打入我的大脑中。母亲坚持每天单位、家里两头奔波,我坚持学法入心,这样坚持了将近一个月,突然有一天我感到我的大脑好像裂开似的,一种厚重的物质消散了,感觉终于和大法通上了电,第一次从理性上明白了大法的珍贵和我为什么要学大法,心中无限感恩和喜悦!

反观周围,当初和我一起得法的那群昔日小同修们,现在所剩已是寥寥无几。我看到周围很多青、少年同修掉下去主要原因之一是迷恋手机和网络(我当初也是这样),接受着现代意识的灌输,还觉得自己过的很潇洒,不愿看大法书,与法越来越远。通过我的亲身经历,我体悟到:这个时候父母同修的帮助就显的极其重要,不要一味指责孩子玩手机的行为,这样会让孩子心理更加逆反,抱着为他好的心去劝善,效果会好很多。同时,父母同修需要陪着孩子学法,注重学法效果而不是数量,善意的引导很重要。

在救人中升华

随着不断学法,我认识到了救人的重要性,想想自己大四快毕业了,还有很多同学不明白真相,心里很着急。可是在大学也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自己学法思想干扰很大,我决定开始背法。宿舍里人多嘈杂,我就一个人跑到宿舍顶楼或者教学楼顶楼去背《转法轮》,利用各种机会,把同学单独约出来聊天,散步,并讲真相劝三退,听我讲真相的同学大都很接受。

毕业后,我很顺利的考上了离家较近的一个事业单位,这样我又回到了集体学法的环境中。与同修一起,我开始了向陌生人讲真相。讲真相能迅速的暴露出我的很多人心:怕被人拒绝的面子心,爱听好话的心,求安逸心,强烈的争斗心,想通过讲真相树立自己的威德的私心等。在不断的讲真相中,不断的挖掘出这些问题,能感受到这些执着心还有,但已经越来越弱了。

二零一六年七月,我的讲真相遇到了瓶颈期,感觉讲真相特别难,真相讲了不少,明白真相愿意三退的却很少,我很伤心也很着急。讲真相难道真的那么困难吗?当学到“其实哪,我给每个学员都推到位了,是真实的”[1],和“你虽然这个话讲出来是人的话,可是超出人的层面后都变成了层层层层的话。不推到那个位置你讲出的话就救不了众生。都推到了心性还不到位也调动不了功。”[1]我悟到:讲真相实际上在另外空间就是一个正邪大战,师父已经给我们推到位了,给了我们一切能救度众生的能力,我就是要信师信法,运用师父给我的能力,我讲出的话一定可以解体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众生一定会得救!抱着这样的坚定信念,再出去讲真相,众生似乎也变了,变的乐于接受真相了。

过了一段时间,讲真相又是被很多人拒绝,我又陷入低落的情绪中,这又是为什么呢?当我学到“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们都要慈悲的对待,你们都不能够与常人争高低、用常人心来看待众生。你就慈悲的做着你要做的事,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2]我恍然大悟:每次别人接受我的真相,我就特别高兴;当常人不接受我讲的真相时,我的心就难受了,那个不能被人拒绝的面子心感到难受,大法弟子应该永远保持慈悲的心态啊。

当天吃完晚饭,我一个人带着一些资料出门散步讲真相。路上碰到了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我上前寒暄夸奖了她两句并送上了“风雨天地行”,告诉她“这是一个纪实性的光盘,能看到中国大陆很多看不到的真相,看完会很震撼的。”小姑娘拿着光盘看了看说:“我不爱看这个。”说着把光盘又还给了我。我没有放弃,开始跟她介绍光盘的内容,讲到了大法洪传,自焚伪案,共产党的真面目,三退保平安。讲到三退的时候,她似乎不太想退,我的心似乎又要动了,当时大脑立刻闪现出三个字:不动心。我十分平和的说:“这真的是为你好,希望你平安,帮你用美芸这个化名退了吧。”她爽快的答应了。至此,我体悟到了不动心的一层内涵,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多次提到了不动心的法,“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我想:在修炼的方方面面都应该不要动心才是,若心动了,就说明要修自己了。

在整体配合中升华

二零一六年八月,母亲同修去偏远小镇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世人恶意举报,被抓到了小镇上派出所,后被送至市里的拘留所。以往整体营救同修,我都因为自己的怕心和安逸心,我都没有参与。这一下子把我送到了风口浪尖上,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推脱,心里害怕也得去。

我和同修们一起,一大早就赶到小镇派出所,先在派出所周围坐着发正念,然后進派出所要人,我们進去讲了几句,就被警察吼着嚷着推了出来,我们不放弃,继续发正念,然后再進去,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我的那个面子心、争斗心就很难受了。我从小自尊心很强,不能被人说,更别说动手了,连父母都没敢重说我,第一次这样被人推搡吼骂,心里对他们产生了恨意。但同时我也意识到了这是修自己的一个好机会,心里不停的念着“灭”,去掉争斗心。

回家后,大家在一起切磋,发现我们要同修回来的心大于对警察救度的心,于是我们调整了心态,抱着“让警察们明白真相能得救,不让警察继续造业”的慈悲和善念,我们第二天又進到派出所,很多同修在派出所外面发正念,警察们态度有所缓和,只是所长依然十分凶恶不让我们开口。

回来之后,我们继续交流,如何把这个坏事变成好事?同修们决定晚上去那个镇上及周围大量贴真相不干胶,挂条幅和展板,配合发正念清理整个镇上的空间场。白天,同修们整体行动起来,一部份同修去派出所跟警察讲真相,一部份同修以此事为契机去大街上和当地的民众讲真相揭露邪恶,一部份同修在旁边发正念。整体配合上来之后,效果很好,当地民众似乎是第一次听到真相(之前有同修在这讲过真相,这边的人普遍对大法抵触,且表现很凶恶),他们认真的听着真相,明白后有些人当场用真名三退;警察那边,讲真相效果也很好,两个警察在里面坐着听真相,甚至到了吃饭时间有人叫他们去吃饭,他们也没去,选择继续听同修讲,最后其中一个警察露出了明白真相后的可爱笑容。

十天后,母亲回家了。这十天当时感觉很漫长,每天顶着三十六、七度的高温,早上去下午回,精神高度集中,在那发正念,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还要進派出所面对邪恶,晚上要集体学法、发正念,第二天还要早起床去派出所,日复一日,我感觉身心疲惫,有的时候想打退堂鼓休息休息,但是看到那些同修叔叔阿姨们,他们还要克服自己的家庭困难,每天和我一起進出派出所,休息时间比我更少,他们从来没有说过累也从来没有说要停下来休息一下,他们都把这件事当作自己的事,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同修还在被迫害,我有什么理由休息呢?有的时候,我的怕心冒出来,感觉每走一步靠近派出所都在害怕,都需要放下生死才能往前走,但我知道,我一定要往前走,并且意念中不停的排斥它消除它。

参与营救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和妈妈在一个班上学习,每次考试妈妈都比我的成绩好(修炼中,她比我精進许多),班上有四十多个人,我考了第二十名,意念中感觉自己成绩不太好,有点自卑。经过这次之后,我和妈妈都考的很好,奖励就是我们俩个人可以一起出去旅游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悟到:在整体配合中,放下人心,升华起来是很快的。

回首自己的修炼路,走的歪歪扭扭,有的时候也很糊涂,贪图安逸,对手机依然执着,但只要每次我向内找,师尊就会帮我消减那些败物。也希望那些还在迷失的青、少年同修们赶快回来吧,亿万年的等待只为今天,让我们一起牵着师父的手,在大法中升华,圆满把家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