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三次劳教 南昌女教师又被停公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谢春媚,江西省南昌市第二十中学英语高级教师,今年五十三岁。她从小体弱多病,一九九七年暑期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了健康、心灵得到了净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谢春媚遭受了多次绑架、一次非法拘禁、三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强制送洗脑班,夫妻被迫离异。如今,她再次被强制剥夺上班权利,被停发工资,失去一切收入来源,生活处于极度拮据贫困之中。

三次劳教两送洗脑班 家庭破裂

一九九九年十月初,谢春媚抱着为法轮功讨公道,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几名便衣警察绑架到北京市丰台体育馆,后来在北京市怀化县看守所遭到逼供,并被非法关押数天。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南昌市西湖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政保科的两名警察到学校强行将谢春媚挟持到派出所。当天下午进行了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功师父法像一套、书籍若干本、录像带一套。晚上将她关押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谢春媚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下旬,谢春媚晚上外出粘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被一名警察绑架到南昌市国家安全局的一栋两层楼房的地下室逼供。她被强制铐在椅子上,还遭到一名女警察的殴打。第二天,几名国安人员对谢春媚家进行了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若干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手机一部、电动车一辆及现金首饰若干。在酷刑锁铐三天后,将她移送到西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国保大队警察再一次对她家非法抄家。警察抄家的暴虐行为、家中的凌乱狼藉使谢春媚的儿子身心遭到严重伤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初,谢春媚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四月底,谢春媚刚从劳教所释放回家的第八天,在一法轮功学员家阅读法轮功的书籍时,遭南昌市西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与筷子巷派出所的十几名警察绑架到派出所。警察当天晚上对她家进行了非法抄家,后将她关押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九年六月,谢春媚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三次四年半的劳教期间,谢春媚人格遭受侮辱、身心饱受摧残,原本恩爱的丈夫迫于压力离异。

谢春媚刚一进入劳教所,就被强制关进与外界隔绝的几平方米的小黑屋里,吃喝拉撒全在里面,臭味难闻。她被强迫在操场上罚站(谎称是军训)。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初,天寒地冻、外面飘着大雪,劳教所警察强迫她在外面走廊上罚站,她被冻的全身颤抖。罚站几天后,她整个人浑身冰透、感冒发烧,最后支撑不住晕倒在地。

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劳教所对她进行强制“洗脑”,每天从早上八点到深夜十二点,强制她观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胁迫她写违背良知的“转化书”。

在劳教所期间,谢春媚每天被逼完成组装数千个计算器的零部件,这些零部件毒害性很大,放射性很强,对她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在每天长达十多个小时(有时还要加班延长劳动时间)的奴工劳动中,谢春媚的右手大拇指因过度连续重复按压计算器的零部件“连杆”和“纽扣电池”而造成剧烈疼痛以致无法入睡,眼睛视力严重减弱,体重下降十多斤,身形消瘦憔悴。

谢春媚坚定“真善忍”的信仰,劳教所警察就威胁她:不“转化”就不释放回家,还要被开除公职。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南昌市“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胁迫学校,企图将谢春媚送洗脑班迫害,谢春媚趁机走脱、流离失所在外。二零一三年三月下旬,她才重新回单位上班。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谢春媚再一次被学校校长、书记诓骗到洗脑班,被市“六一零”非法拘禁在洗脑班十多天。每天上午被强制观看邪恶的洗脑录像,原劳教所四名警察还专门针对她轮番进行“攻坚“洗脑迫害,后来市公安局警察也对她进行恐吓、威胁,企图加重对她的迫害,使她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谢春媚身为政府机关公务员的丈夫,在经受了谢春媚被多次牢狱关押的身心煎熬下,再也承受不住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被逼无奈于二零零九年三月提出离婚,给当时身陷囹圄的谢春媚造成极大的精神痛苦和伤害。

诉江遭骚扰 上班权被剥夺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上午,南昌市六一零副主任刘志斌,带领市六一零、国保及片警等六名相关人员,与南昌二十中书记、综治主任一起,以谢春媚向最高检察院、法院邮寄了起诉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为借口,强行闯入谢春媚家进行非法抄家,当场抄走了法轮功师父法像、书籍与资料。刘志斌还威胁谢春媚如不配合写所谓的“保证书”,将开除她的公职。从此,谢春媚被剥夺上班权利,被停发工资。

多年的迫害使谢春媚遭受重大经济损失,近年儿子操办婚礼、生育小孩,她又无私的将仅有的一点积蓄援助给儿子。自被停发工资以来的一年半时间里,谢春媚失去一切收入来源,生活极度拮据贫困,有时不得不依靠娘家接济度日。

谢春媚作为一名具有“高级教师”职称的英语教师,本拥有幸福的生活和美满的家庭,却因为坚定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而遭受三次(共四年半)劳教牢狱折磨,两次被送洗脑班迫害,家庭被逼迫破裂;目前又被剥夺上班权利、被停发工资,丧失一切生活来源。她所遭受的这一切苦难,正是江泽民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