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修炼体会二则

更新: 2017年03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

一、看淡男女之情

从我大学毕业后,父母就开始给我张罗各种相亲。我当时觉的相当没劲,可是又碍于情面,不得不去应付,每每都是吃完饭,留个联系方式,回去跟父母好交差。后来跟同修交流,同时也向内找,发现自己对男女情这方面有执着,还是放不下,所以家里人一次次给我安排。

后来因为各种机缘巧合就遇到了当军人的A。当时觉的他老实可靠,虽然没有告诉他我修炼法轮功,但觉的他以后也不会影响我修炼,加之父母那边压力太大,就急急忙忙选择了他,再加上是大法弟子的姑姑为他做了三退了,就觉的这下更是没有后顾之忧了,就彻底跌入常人的儿女情中去了。后来就是忙忙碌碌的准备婚礼,因为他职业的特殊,不在身边,所以大事小事都是我做。

随着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却突然有任务派出,我当时只是单纯的以为,我情太重,所以师父借这个事让我把这颗心放下,也没有多想,可是接二连三,我俩两次都没结成,我开始学法加反思。他回来见我时我根本没心思学法,因为之前情太重,所以没有直接告诉他我修大法,后来我觉的这件事还是需要他一个明确的态度。于是试探性的问他(因为他的手机有监听)如果我和姑姑一样可以吗?他坚决的说不行。我又问:如果你不是军人呢?他说那样可以。我再问:那如果退了伍呢?他说以后再说。那一刻,我的心里开始有起伏,这条路还要不要继续走下去?最后一次,终于可以领证了,但是我的心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我走到师父的像前,默默问师父:“师父,我这条路怎么走?我听师父的。”我这么问师父的原因是因为还没彻底放下对他的情,但是我又不想放弃修炼。

结果当天晚上我俩就因为一些事闹的相当不愉快,冷战了半个月,虽然表面上是常人的一些事,但是我心里已经很明了了,这段缘份该了结了。我把我俩的事和我爸妈说了,因为A的亲姐姐是我堂哥的妻子,所以牵扯着一大家子人,而且当时已经订了亲,家里人坚决反对我分手。铺天盖地的责备向我袭来,众堂哥们让我顾及家里人和男方家人的面子,不要这么不识大体。最后对我恶言相向、咄咄逼人,最后甚至开始人格攻击。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久。后来听亲人同修说起当时的场面一点都不逊于恶警对大法弟子迫害时的那种架势。

我知道这是一次正邪较量,旧势力在利用他们,利用亲情和男女情把我拖下去,可我的心坚定到底,我有师父,什么也不怕,我也不会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一开始我会和他们辩解,后来我向内找,放下对家人的情,不再动心。

但之后A又找我承认错误,我又一次动摇了,心想如果还能走下去就继续走,如果缘份不够,也会再次出现别的事情。现在想来,当时对他还是有情的。果不其然,又出现了一件让这个缘份彻底结束的事情。而这件事发生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了,好像订亲这件事从没出现过似的。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又一次慈悲于我,看我对大法还有正念,演化出来的现象。

虽说事情结束了,我也向内找了自己的问题,可是还是因为有情,一时走不出来。师父送给我一个梦,我梦见A在我奶奶的房子里,躺在我奶奶去世的那张床上,我过去叫他吃饭,他不吃,我就走了。等到我再过来的时候,发现他睡觉的那个屋子门口有好多脏东西,还有一只猛兽朝他房间走去。我一下就醒了,泪流满面,在心里默念谢谢伟大的师尊,利用这种形式让我彻底放下,不要继续深陷泥沼,及时醒悟。

通过这些事,我对男女情看的比以前淡了,只想好好修炼,提升自己,至于以后的事就听师父的安排了。

二、远离邪党因素

时政新闻中的一个编辑姐姐因打错一个上级领导人的名字被领导找谈话、录音、写检查,历经一周的时间后,还被开除。从当天值班主任一撸到底,最大的主任却没受影响。因职位空缺,当时的新闻部都把目光聚焦在我身上。而那时的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看大法书”。每天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不给邪党歌功颂德。

过了几天,主任找我谈话,让我担任时政新闻的编辑。我内心平静,坚定的相信我是有师父管的,所以啥也不怕,旧势力的安排不算数。就很平和的表示,我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工作,对政府相关人员也不认识,自己又年轻,缺乏工作经验,所以委婉的拒绝了他的要求。主任当时也没多说,第二天正巧我歇班,平平静静的过了一天。

再上班时,单位的老员工问我:你昨天怎么过的,没人找你吗?我一头雾水,问道:出什么事了?老员工告诉我:昨天全单位管事的都找你。我呵呵一乐,明白了。一会儿我到另一个办公室签到,一位主任对我说:“昨天局里的二把手找你,都找到我们这来了,问你去哪了。”结果我的直属主任很严肃的说:“她歇班了,我怎么知道去哪了?”我知道一定是师父在管我,让常人给挡下了。这样单位找了另外女孩子来顶这个空缺。因为在一个办公室,我们也就成了好朋友,她明白了真相,并在同修劝说下做了三退,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从开始工作,师父就一直在管我。随着我学法越来越多,师父把我的环境也变的相对干净。

我从开始做时政新闻,后来做民生新闻,一直到现在的工作。在我不精進的时候,旧势力就会利用常人的安排让我临时去做歌功颂德的事。以前学法不够,没有悟到不该给邪党的喉舌输血,现在我明白了,正在考虑职业调整,离开这里。

多年的修炼,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师父时时的呵护和关怀。而我的每一步提高都不知溶入了师尊多少的心血。弟子无以为报,只能精進实修!

初次投稿,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斧正,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