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酷刑迫害 杨玉永控告天津看守所所长

更新: 2017年03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玉永夫妇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早晨八点被天津国保、武清国保、黄花店派出所警察绑架,杨玉永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遭受坐小板凳体罚、戴手铐脚镣和殴打等等酷刑折磨。

鉴于杨玉永(杨玉勇)遭受的酷刑虐待,杨玉永的律师分别向天津市检察院、天津市公安局等相关部门邮寄了《关于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所长吴春明等人玩忽职守、徇私枉法、虐待被监管人犯罪的刑事控告书》(下图),控告看守所所长以及起初负责监管的管教民警姓刘(名字不详)。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

《控告书》中列举了杨玉永因不愿在看守所提供的认罪书上签字,不愿配合看守所的违法行为,因而被看守所刘姓管教民警体罚、虐待、殴打、强逼认罪、强迫干活的情形。

一、坐小板凳体罚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因杨玉永抵制奴役,刘姓管教罚他每日从早晨六点开始坐在小板凳上直至夜里十点,一天只给十分钟时间解决三餐和如厕以及休息时间。坐小板凳期间要坐直身体,保持一个姿势,身体不得晃动。还有人盯着你,在你姿势改变时随时提醒你保持姿势。杨玉永说坐小板凳一天下来非常痛苦。

二、戴手铐脚镣

对杨玉永施加坐小板凳的体罚后,因杨玉永仍不愿意屈服,看守所刘姓管教民警对其惩罚措施升级,违法使用手铐脚镣。据杨玉永陈述,刘姓管教给其戴上手铐、脚镣,且脚镣上各连接了一个几公斤重的铁球,脚镣手铐还有设施连接在一起,且连续多天均不解开,即使此前杨玉永聘请的律师来会见他也没有给他解除脚镣,后经该律师将相关情况向有关部门反映,才停止上述惩戒。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三、殴打

因杨玉永拒绝按照被控告人刘管教的违法要求在认罪笔录上签字,刘管教持一苍蝇拍,指使两个被羁押的被监管人将杨玉永带到一小屋内,脱去杨玉永的裤子,两被监管人按住杨玉永,被控告人刘持苍蝇拍杆子疯狂抽打杨玉永的臀部,直至将苍蝇拍杆子打断为止。具体打了多少次,打了多久时间,杨玉永不记得了。打完后,杨玉永左侧臀部皮肤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据杨玉永反映,他左侧屁股上仍然留有被殴打后结痂的疤痕。

殴打杨玉永之后,被控告人刘管教还恐吓杨玉永称:如果你再敢和律师提这些不好的事情,不该讲的事情,下次就不用苍蝇拍杆子打,改用“痒痒挠”打。

看守所让杨玉永所签认罪书,亦是非法行为。一、修炼法轮功受宪法保护,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任何人无权干涉;二、杨玉永夫妇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为行为准则和思想标准,在居住地西田庄村是有口皆碑的好人,根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他何罪之有?让他认什么罪?他怎么能签认罪书?

事件回顾: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八日,天津国保和各区派出所警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绑架将近二十人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还有八十五岁高龄的老人。有二人在劫持数小时后放回。已知道被绑架的有杨玉永、孟宪珍、耿东、田丽、王连荣、田爷爷、吴殿忠、张健、赵满红、柴宝华、张立芹、于桂荣、刘德荣、曹善敏、小刘与母亲、王玉川、李少臣十八人。李良被骚扰、抄家、便衣监视,李明君被骚扰后下落不明。绑架范围遍及武清、南开、河北、北辰、静海、西青、河东、红桥等八个区。

天津公安当局,采用监听电话、跟踪等卑鄙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实施监控,有的被监听电话已长达一年,最终于十二月七、八日,实施了这次绑架。早在十月底,有知情人透露,天津某一派出所人员配置暴增近一倍,来自其内部的说法,是要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

十二月七日早晨八点,天津国保、武清国保、黄花店派出所警察去了西田庄村,大队书记领着他们去法轮功学员杨玉永家。一群人象土匪一样突然闯进门,把门一关就翻,还用什么东西把杨玉永的嘴塞上了,然后把杨玉永和妻子孟宪珍夫妇俩都带到黄花店派出所,家里仍有人把守。儿女闻讯赶来,不让进门。他们夫妇俩都被劫持到武清看守所。

杨玉永在遭到绑架后,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武清公安局去武清检察院批捕科,递交批捕杨玉永的申请,杨玉永遭非法批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