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种种残忍迫害 辽宁清原县善良农妇刘艳琴不幸离世

更新时间: 2017年04月0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清原县善良农妇刘艳琴,坚持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曾多次被绑架、骚扰、抄家,被迫流离失所二年,二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遭受到吊挂、电击、老虎凳、毒打、烟插鼻孔等残忍的酷刑折磨。

从劳教所回家时,刘艳琴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双手指不能弯曲,生活不能自理,还遭当地警察骚扰。长期的迫害与高压,使刘艳琴的精神长年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身体和精神承受达到了极限,二零一七年初出现了精神恍惚,三月二十六日不慎从七楼坠下,于三月二十八日离世,终年六十一岁。

刘艳琴一九五六年出生,是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土口子乡荒地村人。学法轮功前,得了一种老人叫做漏的疾病,中医看后说,这种病吸取身上精血,将来得在这个病上送命。经过多方医治无效,却越来越重,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一月。修炼法轮大法后,病症全部消失,她对朋友曾说过:“如果不是修炼大法,我早已命归西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为了说句公道话,刘艳琴进京上访,途中被截回,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遭到连续扇嘴巴子一个多小时,受到强行“飞”的酷刑,被罚款三千五百元后,又被带到当地乡政府扣押二十多天后放回家。

酷刑演示:“飞着”
酷刑演示:“飞着”

抚顺劳教所:电棍电、毒打、罚站、“飞着” 等酷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艳琴依法再次进京上访,被截回绑架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九天后,被诬判劳教三年,非法送进抚顺武家堡劳教所。

在抚顺武家堡劳教所期间,刘艳琴遭到电棍电、罚站、蹲着、“飞着”等酷刑折磨。被非法送进抚顺武家堡劳教所当天晚上,刘艳琴就被大队长吴伟连踹带踢打倒在地,打的鼻口穿血。还有一天被叫到管教室,六、七个女警一起打,打晕后把她抬回号房。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一次,二十多人一起打,把头发挽在手里把头往地砖上磕。有一次被拖到库房十二个人一起打,用柞木地板往她的手背、手心、头部乱砍,打了半天后,刘的头肿的象个大头人、手肿的象个大馒头,眼睛肿成一条缝,用手扒都看不见眼珠,身体瘦成皮包骨。

二零零五年,清原土口子乡和县公安局预谋要绑架刘艳琴,迫使她流离失所二年。刘艳琴不在家期间,当地乡政府和清原公安局两次非法闯入她家,窗户和隔段门被砸碎,玻璃碎碴满炕、满地,一片狼藉。

奥运绑架、黑头套、老虎凳、烟插鼻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清原镇派出所以“奥运”为名将刘艳琴戴上黑头套、双手被铐着绑架到当地公安局,不让睡觉,灌白酒;强迫坐老虎凳;将点燃的两支烟分别插在两个鼻孔里,一支烟蒂在不知不觉中被吸进鼻腔,整整折磨了她一夜。后来烟蒂从鼻腔出来时已经长出绿毛。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刘艳琴还遭到公安局的徐金荣的毒打;被残酷迫害两天,她的手脚被迫害的麻木、手指不能弯曲、无法进食、呕吐;脸部、身体多处瘀青;双腿肿胀;生活不能自理。

随后,刘艳琴被非法送到抚顺第二看守所时,同监室的十多名犯人都看到了,有的犯人还流下了眼泪。她们说: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真的不会相信共产党领导下的警察会下如此毒手,如此的心狠手辣。

马三家酷刑折磨:长时间吊挂、电击、辣根抹鼻孔……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刘艳琴被从抚顺第二看守所转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到长时间吊挂、高压电棍电、罚站,不让大小便、不让睡觉、往鼻孔抹辣根、往身上擦尿、三九天被扒光衣服,打开窗户吊在冰冷的库房里等酷刑。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刘艳琴二零一五年向两高邮寄的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中说:“有一次,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杜清秀大打出手。我站出来大喊一声:她没有错,不许迫害!警察气急败坏地大骂,接着对我拳打脚踢,然后我与杜清秀一同被上大挂,迫害了八个小时(吊姿就是把两只胳膊扯到斜上方绑上,两脚并拢用带子绑住),吊着迫害一些时间后,又变换着姿势再迫害,人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两只胳膊一高一低。”

二零零八年九月上旬,刘艳琴被调到一分队,整天一动不动的坐小板凳 ,因不背监规三十条,被叫到严管室迫害,用电棍电击她的身体,手被电击的肿大变了形,还给加期十五天。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九月下旬刘艳琴又被调到严管队。有一天,因不向警察问好,遭到几个警察的拳打脚踢,用透明胶带封住嘴,上大挂吊起,同时用电棍电击,往刘艳琴的鼻孔里灌上辣根,从中午折磨到吃晚饭。此后,她的身体被迫害的起满了疥疮,连臀部都是,坐都坐不了,两只手心都是脓疱,奇痒无比,此景惨不忍睹。仍不放过她坐小凳。

扒光衣服毒打、吊挂五天四夜致残

二零零九年九月至十月间,一潘姓女警将刘艳琴全身衣服扒光只留内裤,再扒下她穿的塑料凉鞋猛打她的脸和头部,打了很长时间后,又抓起刘往墙上撞,又将凉水往身上泼。然后只让她穿半袖衣服,当时已经是穿毛衫的季节了,把她关在禁闭室。第二天,来了个一米八的大汉警察,用穿着皮鞋的脚,左一脚右一脚的往她的胸部踹,再往她的身上踢,把她撞在墙上弹起后,重重的摔在地上,见她没穿号服,又给上了吊挂。

还有一次灌食,恶徒把刘艳琴的两手分别铐在床上,用开口器,把嘴撑大灌食,嘴里灌的满满的,把擦地的抹布捂到口鼻上,瞬间断气窒息,被送往医院抢救。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二零一零年大年三十晚上五点多钟,刘艳琴被一女警踢起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当时就昏死过去了,女警嘴里还不停的骂着:给你摔出脑震荡、给你摔出脑出血。又把她扒的一丝不挂吊了半天。

二零一零年五月下旬一天,刘艳琴再次被扒光衣服吊了起来,整整的吊了五天四夜,放下来时刘的双臂失去了知觉,双手指不能弯曲,致使双臂、双手致残,都不能自己翻身,起床时需要别人扶起,连裤子自己都提不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直到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从马三家出来时,刘艳琴满头的黑发已变成白发,体重不足八十斤,手脚麻木,手指不能弯曲,什么都干不了。

一次次的迫害、不幸离世

一次次抓捕,一次次迫害,给刘艳琴的生活上、精神上带来极大的伤害。时常资助她的二姐刘艳香,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又被浙江省绍兴市高新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警察绑架,她二姐的丈夫、两个女儿、女婿及侄女们,同时受到株连,二姐刘艳香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关押在杭州市监狱。

当地警察也因此事去刘艳琴家骚扰,致使她不敢在家居住,在乡下找到一小平房居住了一个月都没敢出门,住在哪里都觉的不安心。整日担心受怕,精神压力已到极限,二零一七年刘艳琴出现了精神恍惚。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她把自己的衣物打包,从窗户扔到楼下想离开家,不慎从七楼坠下,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八点不幸离世。

十八年的持续残酷打压迫害,上演着数不清的家破人亡的惨剧。无数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仍然坚守着信仰,因为他们是大法的受益者,大法不仅提升了他们的道德,还使无数的顽疾和绝症因此而绝处逢生。而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旷日持久的迫害,迫害死无数的守法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真心希望人们都能明辨善恶,守住善良,选择一个好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