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如一日 给政府官员讲真相

更新: 2017年05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纽约上州老年大法弟子,从二零零零年得法至今已有十七年了,我的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是溶合在一起的。得法后虽然对法理还不是很清楚,也不懂什么是正法修炼,因为当时迫害很严重,所以跟着老学员参加了很多反迫害、讲真相的活动。包括两次去日内瓦参加在人权会议期间的反迫害、讲真相活动;参加每周在纽约市的酷刑演示及在中领馆前的发正念、反迫害活动;从二零零二年开始给美国政府官员讲真相,一直到现在从未间断;二零零八年还有幸参加了纽约天国乐团,并多次参加各种大型游行活动。今年,我们地区有二场神韵演出,作为协调人我感到有很多压力和考验。下面是我的个人修炼点滴交流。

得法

二零零零年,我开车送刚得法不久的先生参加在纽约市举办的心得交流会,并有幸聆听同修的交流。其实当时我刚摔坏了左脚,医生说至少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才能恢复,而且也不会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从法会回来后,不知不觉我的脚就奇迹般的好了,而且恢复的比以前还要好。有同修告诉我,是师父在管你了。我当时很感动,从那以后我开始了我的修炼助师正法之路。

在天国乐团中的修炼

得法后,很多时候都在忙于参加各种讲真相和救度众生的项目,个人修炼其实是应该溶于其中的,但有时事情做多了而忽视个人修炼的时候,就会让所做的事情变得没有那么神圣,甚至考验来时,不知道要向内找,从法上提高,而是用人心去对待,加大了过关的难度。

二零零六年二月,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解答弟子提问时说:“那天在唐人街游行,天上各个空间数不清的神哪,满天都是神,擂着战鼓。那些天兵天将许许多多都在往前冲。大法弟子吹号放出来的能量非常大。大家在电影中看到原子弹一炸的时候产生的冲击波很大是吧?比那个力量还大。(鼓掌)因为大法弟子放出的能量成份比原子还大呢,而且每一层粒子都很强大。就是说,当时呢只要声音一出来就是一片光亮。”当我亲耳聆听师父的这段讲法,心中一震并发出一念:我也要参加天国乐团。

记得小时候在台湾上学的时候,有六年担任学校乐团指挥的经历,自己觉的对乐谱和乐理的感知都有一些经验。二零零八年我终于有幸参加了天国乐团,当时真的很高兴,觉得可以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来助师正法了。但我也知道,我都那么多年没有接触过乐器了,只有多练习才能达到要求。我很珍惜每周六去纽约参加天国乐团练习的机会,除暴风雪等恶劣天气外,我都会开车往返约五个小时参加练习,而且很认真、用心的练习每一首曲子,看着每一个音符,我都在想我要用它们来救度众生。

每周去参加练习、经常参加各种游行,有一段时间这些好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虽然有时觉得有点累,但是更多的是充实、快乐,不知不觉中过了好几年。大约在二零一二年的时候所发生的一件事,让我记忆犹新,也是对我在修炼中能否无条件向内找的一次很大的考验。

在七月四日华盛顿DC美国国庆游行前乐队排练后,指挥公布参加游行队伍的学员名单,没想到我不在名单上,当时对我来说就像晴天霹雳一样,无法接受,而且没有人给我解释为什么,我很不理解这种做法,心里很不平静的胡思乱想、忿忿不平:难道是我年纪太大了,还是我吹奏的不够好,可我觉得还有很多人吹的不如我呢。就这样我一直在不平的人心中强忍着,甚至在此后的游行中还时常想起这件事。

这一关我拖了好几年都没过。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意识到这跟我小时候所受到的教育和身处的环境有关系。我出生在台湾一个比较优裕的家庭,家教很严,从小母亲教我们做事要持之以恒,遇到所有不公平的事都要忍。我很听话,并一路很顺的从小学走到大学,过程中没有吃过太多的苦,有不顺心的事情,也都是在含泪强忍。这次过关也不例外,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忍。但是修炼中的忍和常人中的忍是完全不同的,修炼不提高上来,是过不去这一关的。

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

师父还在《精進要旨》〈何为忍〉中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着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在过这一关的过程中,我不断的学法,有一天,我突然悟到:师父教我们做事要处处为别人考虑,如果这件事换作其他学员,可能会比我还要痛苦,与其那样,不如让我来承受吧。想到这,我顿觉一身轻松,关很快就过去了。回想整个过程,我觉得我很多时候不能在法上看问题,第一念起作用的还是人心和观念。

十三年持续给政府官员讲真相

从二零零四年至今,我从开始的给二百多名纽约参议员及众议员送报纸、讲真相,到后来跟他们成为朋友,以及不断获得政府官员给大法的褒奖,过程中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我的修炼也在其中不断提升。

二零零四年我开始每周一给纽约州府大楼里的政府官员送英文大纪元报纸。记得第一次是当地的一个学员带我去的,在我还不很熟悉的时候,第二次我就得自己去了,过了安检遇到一个保安,他看我拖着小车和很多报纸,他问我是做什么来的,我说我是来送报纸的,他问我有没有许可证,我告诉他说我是义工,不知道需要许可证,随即我拿出一份报纸问他,你看过这份报纸吗?他说没有,我就开始给他介绍报纸,他看后就说,好了没事了,去送吧。

开始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做,只是给每个办公室送一份报纸。起初几乎每个办公室的接待人员都很冷漠,还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就给他们介绍我自己和这份报纸。我觉得我要让他们信任我并喜欢这份报纸,我就不能只是单纯的送一份报纸给他们,就算完成任务了,还要给他们讲报纸上的内容和大法真相。每次拿到报纸后,我都会先读头版,熟悉内容,并想好怎么用报纸上的新闻跟他们讲真相。通常在介绍完大纪元的头版后,我会问他们,你们知道在中国还发生了什么事吗?他们都说不知道,我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很多是议员的助理或是来这里实习的政治系的大学生,都很善良,听了真相很吃惊,也很同情我们。时间长了,他们很多都成了我的朋友。下面仅举两个例子。

有一次,我给一个众议员的助理讲了报纸头版所刊登的内容,她很感动,她仔细的读完头版后,用剪刀把头版剪下来并带着我進了议员的办公室,她把剪下来的头版用胶带黏在了议员的座椅上。我当时对她的举动很吃惊,她给我解释说,因为议员太忙,桌子上已经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文件等他处理,只有放在椅子上,才能保证他一定不会错过。后来有一个突发事件,我和另一位学员没有预约直接找到了他,他起初只给我们五分钟的时间,说是有重要会议要参加,结果我们跟他讲了一个多小时。这个众议员就是去年和今年提起“法轮大法日”褒奖的众议员的起草人。

还有一位参议员的助理,在我给她讲了很多真相并了解了真相后,她很同情大法在中国被迫害。有一次她们二十多人乘游轮去欧洲旅游,玩的很开心,当大家讨论下一次要去中国旅游时,她说不能去,并把我给她讲的大法真相讲给他们听,后来他们决定不去中国了。今年给“法轮大法日”褒奖做决议案的就是这个助理的参议员。

在持续多年的送报纸、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没有因为累和难而放弃,从开始不知道怎么做到跟州政府大楼里的很多人包括保安几乎成了朋友,我只是带着一颗助师正法的心一直做到现在。

协调神韵推广

今年在我们地区有二场神韵演出,起初我很高兴,终于可以救度更多的众生了;但我的压力也很大,我觉得我们地区人少、经验不足,自己的能力也不够,没有什么技能,不知能不能把当地的学员带好,也不知在神韵推广的过程中,整体的修炼能不能提高上来,票能不能全卖出去。这些一直在我心里翻腾,我的心也经常跟着出票在浮动。但我心中有一念:只要用心努力去做,信师信法,我们一定会成功!

结语:这风风雨雨的十七年都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过来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苦楚,心中有师有法,什么都没能挡住我修炼和助师正法的路,更加坚定的一直走到现在。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七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