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伟大的师父

更新: 2017年06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修炼大法前,我的命很苦,我常说,世上再也没有我这么命苦的人了。我的养母不会生孩子,我三岁的时候,我被养父从外省亲生父母家抱回家。养父母家里还有一个姐姐,七岁时死了亲娘,也是养父母抱养的。

姐姐出嫁了,养母把我当丫环使,从我记事起,每天干家务活,倒痰盂,每天站在小板凳上洗碗,擦完碗里面的水,然后把碗扣在肚子上,用抹布把碗外面的水擦干净,扫完地,家里的活都干完了,养母才让我去学校上学,常年迟到。念了两年书,老师知道我家的情况,也不责怪我。

我十七岁出了嫁,没想到出嫁后命更苦,男人吃喝嫖赌,天天打我,冬天闲了,他还到外县市外省去赌,一走就是一个月。那年村里抓赌,他就和几个人躲到离村子十几里远的深山沟的山洞里去赌。婆婆更是无理搅三分,支持他儿子打我,我生了七个孩子,婆婆、男人没管过我一下,都是我自己伺候自己月子。男人打我,我不敢哭,只有害怕哆嗦,身上发软,他打我,儿子、闺女劝架,他就打儿子闺女,只有儿媳妇劝架他不敢打儿媳妇。

后来我得了病,头疼、腰疼、心口疼,夏天头上捂着毛巾,身上穿厚衣服,棉裤厚得一把抓不透,听到家人走路的声音和揭锅盖的声音,就象地震一样,心咚咚直跳,心口一疼十天半个月,喝口水象刀割一样疼痛。后来大脑也出了毛病,冬天在院子里冻着也不知道冷,夏天淋雨也不知道湿,一个人在野地里一坐就是半天,吃不下饭,全身是病,晚上做梦他在打我。

一九九八年我得到了法轮大法,五套功法还没学完,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炼功第一天晚上身上烧了一夜,拉了一夜脓血,身体轻松了好多。以前常吐苦水,有一天早上师父给我清理胃,一早上吐了六次苦水,从此胃就好了,也想吃饭了。渐渐的,我身上的病全好了,脸上有了笑容,也会说话了,身上心情那个舒畅,舒服,真是不知道咋说,就是心里舒服。

修炼前,男人白天打我,晚上梦里他也天天打我。自从修大法后,他只打过我两次,梦里他想打我,老是够不着我,我递给他扁担,他拿着扁担也够不着我。以后就再没打过我了。

刚修大法,我非常精進,早晨炼功,一年也不误一次,下雨下雪也没误过炼功。有一天早上三点半,炼功点的学员睡误时间了,没开门,我就在门口等,等了好长时间,心想学员天天早起,肯定累了,就回家了。回到家,还不死心,又去了一趟,还是没开门,我没忍心敲大铁门,怕惊醒同修,又回家了,还不甘心,又去了一趟。还有一次,儿媳妇有事晚上没回家,第二天早上三点半,我背上孙子去炼功点,走到半路,脚下拌了一下,只听“嘎巴”一声,我的脚扭了,疼得跪在地上站不起来,原来村里的人把败了的南瓜秧扔在马路中间,把我绊倒了。我脚痛得站不起来,就把孙子放在背上,忍痛爬到炼功点。到了炼功点,我忍疼盘腿打坐。天目看见师父对我说:“过两天就好了。”可不,过了两天就好了,学法炼功,腰坐得板儿直,脚一点儿也不痛了,师父对我说:“真是块料。”

修炼后,师父隔三差五地给我祛病。有一次,我出现了严重的消业状态,我梦见师父给我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活饹(读lao,北方的一种用油面做的面条),放在炕沿上。第二天我的病好了。还有一次,我病得下不了地,闺女把我接到她家伺候。晚上做梦,师父给我从大街上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活饹,临走师父又给了我一条黄瓜吃,第二天我病好了。

我一直能看见师父法身,师父法身就在我身边。当我精進时,我经常能看见另外空间的山、水、亭台楼阁、船 ,房子和神韵晚会里的房子一样那么好看,好看得没法说。师父也鼓励我。当我不精進的时候,炼功的时候,看到的都是破房、断墙、破瓦、烂罐子。师父就点化我、敲击我。

有一段时间我很不精進,晨炼老误。有七次晚上做梦,梦见我背贴着墙,从很高的山上滑下来,非常害怕。我知道自己掉了层次,悔恨自己不争气,老是精進不起来,可就是做不好。一天做梦,到了晨炼时候,我还在被窝里趴着不想起床,师父说:“有的人师父给她祛了好多病,她就是不悟。”我真惭愧,师父在说我呢。

那几天闹钟被孙子弄坏了,老误晨炼,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自己不会修,心里着急,就说:“师父,给我修修闹钟,我老误晨炼 。”第二天早上三点半,闹钟响了。

别的同修都出去讲真相救人,可我怎么也不会讲,心里着急,我又问师父法身:“师父,我怎么就不会讲真相呢?”师父法身说:“顾虑心太强,人心太重。”可是我努力了很多,还是不行,又问师父法身。师父法身说:“头发丝提豆腐,得用心劲。”我每天琢磨着怎么就能和同修一样去救人了。我就跟同修出去,同修讲真相,我一旁发正念。现在我也能开口讲真相了。

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我唯有真正实修,才能报答师父的大恩大德。

谢谢师父!

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