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们这个真相小组

更新: 2017年06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我们这个小组成员都是上班族,平时虽或多或少参与了一些大法项目,但走到“第一线”的时候还是很少,大家都有走出来的愿望,而且有便利的交通工具(私家车),最后确定每周六为我们的“行动日”。

我们居住在一中型县城,这里大法弟子很多,大部份集中在县城及周边,相对来说稍远的乡、村同修少,真相资料有限,特别是诉江大潮开始后,相关真相种类多,更新快,乡下人很难及时看到甚至看不到,尽管也有同修去到乡下,但有经济、交通等方面的局限。而我们一定成度上正好能弥补这些缺憾,于是更加明确了“行动”的方向。

一、大量发放真相资料

真相资料以小册子为主,如 《全国起诉江泽民》、《上天在救人,你看懂了吗》、《高官纷纷落马内幕》、《天赐洪福》、《明白》、《真相》、《为什么劝你三退》等,光盘主要是基本真相《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九评共产党》以及《真实的江泽民》,同时还有大量的不干胶,内容包括“全球公审江泽民”、“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 三退平安”、“中共是邪教”等,同修给提供的不干胶是丝网印刷,红色的漆字印在黄色的“即时贴”上(此贴背胶粘性大,适合环境广),贴在电线杆上不但醒目,而且不怕日晒雨淋,效果非常好。

每次出发前,我们先集体发正念,清除所到之处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更多的有缘人看真相、听真相、明真相,从而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每人背一大包,里面应有尽有。到达地点后,两人一组配合发放。由于对环境不熟,为了避免重复发放,两组各管一面,路东路西,或者看到巷口电线杆醒目的不干胶,就知道另一组同修已经来过了;有时远远碰到,互相一个手势就明白这一条巷或这一片有没有发放。我们也会根据房子的质量以及门口前的干净程度,来判断有无住人,尽量做到一户不落。

有时也去邻县(隶属外省)发放,听说那里同修很少。确定好目标后,大家分工负责,发正念的,准备资料的;司机同修则负责路线和行程。开车约一个半小时,将我们送达村口或村尾,一组先下,另一组隔一大段距离再下,大家都顺着出村的方向由里往外发放,最后集合到村外公路边找车或等车,因为我们出去每人还带一部真相语音电话播放着语音,所以都不拿个人手机,提前都约定好,以防走散。

发放资料我们一般都选在中午,人们或做饭或休息,路上行人少,便于我们及时快速发放。不管平时走路速度如何,在发放资料时,个个健步如飞,“闪电”般的一条巷一条巷穿梭,门缝塞资料,停放的轿车上放光盘,电线杆上贴不干胶,看似忙碌又特别有序。尤其是夏天天气炎热,中午正值高温,连续两三个小时的加速走、发、贴,等到达集合点时,个个红头胀脸,气喘吁吁。后来,细心的男同修(司机)就会根据我们下车的时间及发放路线,开车折返“拾人”,尽量减少我们走的路程。有时刚发完,走出来一扭头车正好在附近,上车后,一边休息,一边再补充些资料(有时我们准备的资料多,包里一次性放不下,车上储存一部份),同修将我们送到另一个空白点发放,然后再折回去找另一组同修。

路途遥远,来一趟不容易,我们尽量多准备,让更多的众生看到真相。全部发完后,集合到车上有时已到下午三、四点,大家吃点自备干粮,回来的路上有时交流一下,有时歇个盹,而司机同修则默默完成好自己的角色。

二、堂堂正正讲真相

《明慧周刊》有一篇文章,大意是一同修到乡下亲戚家讲真相,亲戚听明白后说原来大法这么好,以前也有人给门缝塞资料,被发现后跑的比谁都快,看到这个人的样子认为发的东西也不会好,所以从来不看。我们也有类似情况,刚开始发资料也是看见巷内有人不是躲闪就是绕行,即使碰到有缘人想讲真相时,但由于不能做到堂堂正正,或是先假装问路(不真),或是铺垫太长,再绕到正题时,给人一种很不实在的感觉,结果也不尽人意。

一次在一偏远小村,我和F同修配合在巷内发放资料,我在一家门口塞進一份小册子,同修在前面的电线杆上贴不干胶,我刚走出几步远,门突然打开,一个老太太手里攥着小册子走出来大声吆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同修的不干胶已经撕开,躲闪已经来不及,我硬着头皮(当时确实是这种状态)返回来,直面老太太:大娘,我们是来给您送福来了(刚在周刊看了上篇文章,从里面学来的),接着给大娘讲大法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共产党的杀人历史、天灭中共三退平安。其实也就是两三分钟的光景,上面的内容全部涉及到。老太太明了真相,不但退了少先队,还把小册子抚平装在上衣口袋里,最后叮嘱我们注意安全。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师父一直讲“堂堂正正”[1],可由于我们出不了那个正念,甚至没那份勇气,路走不正,不但给众生造成误解,甚至让一些有缘人错失得救的机缘。而当我们正念很足、心底坦荡面对众生时,智慧也会源源不断出来,讲出的话就能解开众生的心锁,从而使他们得救。“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只要我们纯净了自己那颗救人的心,符合了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师父就会给你成就最好的。

这件事的启发,使大家都有感触,有所悟—早该堂堂正正面对众生了。当然,大家心性提高很快,悟到就做,逐渐的资料由“门缝塞”到“当面给”,见人由“躲”到“迎”,有时也進户“搜寻”有缘众生。其实大家都意识到了这种旧观念对自己的束缚,只是没有勇气突破,当真正迈出那一步时,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过程中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众生,篇幅有限,就和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吧。

三、“傲慢”的“王平安”

一次发放完资料后,还有几张不干胶,我们顺着乡村水泥路又来到一个小村庄。進村的坡很陡,车停在坡下,我和同修Z下车准备找合适位置张贴。爬上坡才发现村庄里房屋整齐,隔一段有一个太阳能路灯,灯柱子白漆闪亮,正是张贴不干胶的好地方。东西有限,尽量贴在醒目处。我们一下子相中了前面的灯柱,正在三条路的交叉处,位置显耀。中午街上没行人,只有一辆电动小三轮停在路灯旁。我拿出不干胶正准备撕开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你是干啥的?循着声音我才发现三轮的后车斗里躺着一个男子,大约五十多岁。因同修去别处贴去了,我就和这个男子唠起了话,得知是个窜村卖小货的,家在镇上,听口音是外地人,来本地多年。我开始和他讲大法真相,估计他经常碰到同修,听的也多,提出了很多苛刻的问题,我都一一解答,当说到“三退”时,他说没念过书,不识字,我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能我当时的耐心答复一定成度上解开了他的心锁,他忽然问我有什么东西(资料)没?我就有几张“法轮大法好”不干胶,就说没有。他说不可能,你们出来不可能不带东西,我说真的没有了,都让有缘人拿完了。忽然我灵机一动,拿出一张不干胶,说还有这个。他说这个干什么用?我就撕开,顺势贴在灯柱上,说这个就是贴的,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要不你也拿一张,经常走街串巷,你把它贴出去,也是功德无量的事。他说我先拿上放在我肚子上行吗?说着将不干胶两手双捧虔诚的放在了胸口上,象是要将“法轮大法好”几个字深深烙在自己心里。他既然要资料,证明他识字。在我的追问下,他说念过几年书,我赶紧让他退了队,顺口起了个“平安”的化名。我心想 “平安”起的太多了,又问他贵姓,他说姓王,我说那就叫“王平安”吧!当说出这三个字时,我突然心生感慨:一个王平安了,那他代表的世界的众生不也就平安了吗!更为感慨的是,整个过程这个“王”一直闭着眼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眼皮都没往上撩过几次,好“傲慢”呀!

四、年轻也是证实法

同修J三十多岁,我长她十岁,我俩经常一组配合。出来讲真相,认同不认同的,总有人说:你们这么年轻……因为平时人们接触到的法轮功学员以中老年居多,年轻人较少,可能有些人会形成一种观念:老年人没事干,学学气功,当看到也有年轻人,甚至是高学历、上班人,对他们无形中也是一种触动。

为此我也转变了一个观念,以前出来总是要找一些陈旧的衣服,像是去农村下地干活一样,好衣服不值,由于随便,有时搭配的不伦不类,自己都感觉不舒服。现在不这样了,出来讲真相就像上班一样,其实比上班都神圣,那就衣着得体,给农村有缘众生一个好印象:城里的、年轻的、上班的,也有修炼法轮大法的。

在此有一小建议:有很多同修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中,时间紧,有时顾不上洗脸洗头,更没时间购置几身合身的衣服。我身边一同修大姐就是这样,她也是上班人,以前就不太注重衣着打扮,修炼后就更不执着这些了,衣服穿来穿去就那几件,洗的已经发白发毛了,手、脸从不擦油,皮肤粗糙,不修边幅,与同龄的常人相比都显的苍老,有时会让身边的常人误解,修大法这个人怎么这样了。我们应从方方面面给世人展现修炼大法的美好。

周六出行,风雨无阻。寒来暑往,我们这个真相小组已经坚持了一年多,真是弹指一挥间。小组中的夫妻同修,提供车,提供资料,新车走长途、走乡村坑洼路,加油花钱不说,时常磕磕碰碰,但从无怨言;青年同修孩子上幼儿园,周六无处安置,就让孩子在园里凑合着吃点午饭;五十岁的大姐同修独身一人,每次回来的路上她总会问一句,需要我准备什么?不管数量多少,从未推辞过,周六都会带着东西如期而至。

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是魔炼心性的过程;是不断转变观念、逐层褪去人壳的过程。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深有体悟。碰到的众生,有怒目相斥的,有往出推撵的,但更多的是扬着纯朴的脸庞、细心倾听的,明真相后的一声道谢,一声叮咛,都让我们感到无比的幸福,一切劳累化为乌有,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谢谢慈悲的师父赋予弟子们的这些荣耀,做大法弟子真好!

谢谢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