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高德大法

更新: 2017年06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七十九岁,身心健康,家庭幸福,有目共睹。以前我先天和后天内外是病,几乎等死;一生苦拼,绷着弦、活得累,甚至隐隐看破红尘。一九九五年幸得法轮大法,从此身心巨变,换了一个人。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是怎么找到这么珍贵的高德大法的呢?

我的出生有点怪:母亲怀我超十月,孕期比别人长。生我很快,早晨吃饭时有点想小便,上厕所过程,就生了我,下地时,一般婴儿都是闭着眼睛的,而我却睁着眼,妈妈说我是睁着眼睛来看世界的,人们戏说我是“茅厕板上”生的(即厕所里生的)。

我虽书香门第,但不曾被娇惯,成天爱和长工女工在一起,听故事、帮他们干小活。我有些执拗,活不干完不去吃饭。大人夸我有恒心,但有时责备我不按时吃饭。我从不大笑,也不大哭(眼泪在眼眶里转),更不发脾气,显得听话,幼年老成,很省事。我排行第六,后来老母九十岁后,哥哥姐姐也老了,就由我伺候母亲,故妈妈说我是来还债的。

我的脸型像莲子,表姐们给我起了一个小名“莲子”,从小到老,亲友都叫我莲子妹妹、莲子姑姑、莲子姨、莲子奶奶、莲子姥姥等,莲子成为我的小名、昵称。

我有一个信神的家:我奶奶和外婆都信神佛,外婆一生吃斋积德,奶奶一生行善济人。小时候奶奶要我每天烧香敬祖,三鞠躬。我那时很虔诚,每天三个祝愿:一是希望我的奶奶、外婆长寿,是世界上最好的奶奶、外婆,二是希望我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妈妈,三是希望我自己成为世界上最聪敏、最好的人。小时是信神的。

奶奶和外婆是堂姊妹,关系很好,外婆家比我家富很多,却住在我家和奶奶长期厮守形影不离,相约同年归天。外婆一九五零年春逝世,奶奶经常说,家家要接我了,我今年要走了。结果奶奶果然于当年冬天去世。小小年纪的我,在悲痛之余,也确实感到神奇。

神佛存在吗?

长大了,受无神论教育,我变得一点也不信神佛。但在一九六一年我爸爸过世的那几天,我在千里外却发生右眼皮跳,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

一九七九年末,同事的丈夫病故那几天,她家突然闹鬼,每晚房顶有人走动。替他看家的小青年都害怕不去了(同事和小孩都离家進城陪护,晚上由单身青年轮班看家)。我只得带着儿子到她家住。头两个晚上果然又发生了怪事,甚至她家门外花墙都突然倒塌,使我们及邻居都不好睡觉。第三天晚上,我含着眼泪默念:我知道你想家,但是你不要吓我,我要是不来给你看家,相信全院没有一个人会来了。很奇怪,这样说了以后,再也没有动静了,直到同事一家回来。这件事更是我心中隐隐的谜团,灵魂,鬼,到底有没有?

一九八七年秋,出差期间,我们在临潼骊山游览,有个骊山老母庙,大家都敬香磕头,我自认是无神论的,就独自走了出来,在山林中漫步。不知咋地,我内心深处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说不出的涌动,美不胜收,好像这曾经就是我的家,久久不能平息,甚至流连忘返。不愿再挪步。

现在看来,这些经历一是说明神是存在的,二是说明我与神佛有缘,是一粒莲子。

出生后我经常生病,也不长个,奶奶说我是一根黄杨木,不长,不好养活。随着年龄增长,毛病越来越多。先天、后天,内病、外病,一身病。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省,医生说我无药可治,是否能活三五年,不好说。时常感冒:打喷嚏流鼻涕,发烧,转咳嗽三部曲,反复发作。神经衰弱,头疼,睡不好觉,做噩梦,偶尔梦游。肝功能不好,不能吃油腻,鸡、肉、鱼、虾、蛋,豆腐、粉条都不太爱吃,腻味,很挑食,基本吃素。胃曾有十二指肠球部慢性溃疡,胃下垂七十毫米。肾脏系统也不好,尿频尿急,很易泌尿系统感染,红白血球满视野,有时还带三个加号。晕车严重,吐起来喷射状,食物全吐光。眼近视,听力弱,鼻出血,牙出血,腰肌劳损,家传平遮足,手指骨折,皮肤过敏等等,几乎是“体无完肤”。从出世就处于这种状态中,都不知道健康人是什么样子。

但因有些是与生俱来的,有些是自幼就得了的,也就见怪不怪,适应了,习惯了。从小就很能抗病,不在乎,也不太怕短命,不太怕死,很乐观,很皮实。年轻时曾自认今生今世,五十五岁足矣。照常学习、工作、劳动、运动、娱乐、生活。

现在看来,病是业,是魔,但同时也是缘,是为得法打基础。为得法而吃苦消业,为得法而磨炼意志。为法而生,为法而得。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求索

我对哲学比较感兴趣,常思考一些问题。时空是否无限,时间有无原点和终点,宇宙是否有边;物质与精神的关系,神佛、灵魂、鬼是否存在;生与死,生前何处来,死后何处去等等。

对自己一生也有许多疑问,命运是否存在,为什么我出生就有毛病?为什么我许多特点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先天不足后天有余?为什么大起大落像戏剧传奇?是否冥冥中自有安排?百思不得其解,许多书中也得不到答案。

八十年代气功热。今天传这个功,明天讲那个课,有的是工会组织,有的是个人引進,来单位传的有二十几种功法。我对气功有点兴趣,但觉的有的功法动作不雅,不规范,有的气功师粗俗,素质不高,功理大同小异,没有新说。再说,相信他们既解不了我的谜团,也治不好我这一身的病。故很少参与,个别功法也只练了一段就停了。

喜得大法

一九九五年初,早晨班车排队,我打趣问身边同事(邻居好友):气功大师,最近又练什么功啦?他正色道:法轮功。这可和过去气功不一样,是高层次的,是修炼,其它功都是祛病健身那个层次的。

一天坐在班车上,我又好奇的问身旁另一同事:别人穿棉衣您穿衬衫,是不是练气功啦?他同样正色告:法轮功。这可和过去气功不一样,这是高层次的,是修炼。并说他是气功世家,他爷爷、父亲都练气功,他自己从小就对气功感兴趣,他曾对社会上流传的许多气功做过研究,最后认为,其它功法都是低层次的,只有法轮功才是高层次的,是修炼,而不是简单的气功。俩人都如是说,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七日下班,老伴买了两本书放在桌上,是《法轮功》和《转法轮》。因邻居和同事都说,法轮功层次很高,和其它功法不一样,有点好奇,就看了一看,谁知就是这一看,就改变了我的一生。

书中法理包罗万象,独辟新天,闻所未闻,让我豁然开朗。强烈的吸引我一直看下去,如饥似渴……我如梦初醒。觉得我五十多年来头一回看到这么博大精深的书,这就是我想要的,这就是我多年求索而不得其解的问题啊!我应该学呀!

一方面很想炼,一方面又有顾虑:党员信神,与唯物论相抵;工作很忙,每天都要加班,没时间看书打坐;没听过课,老师能要我吗?且涉及人生观世界观的大事,一生的走向,非同小可,应三思而后定……

经过半月的犹豫,心中两股力量的冲突,在老同修们的鼓励与解惑下,七月末八月初,我开始躲在家中偷偷的炼功。头几天就有反应,炼功时头、颈、胸三处疼痛,心中窃喜,这正是我的病痛所在,老师真的在给我消业,老师管我了?

一天夜晚,雷电交加,我在沙发上打坐,闪电好像对着我来了,照的我全身通亮,我很激动:可能雷公电母欢迎我啦!不久,我在打坐时看到了老师,是教功带开始师父坐在石头上的镜头;看到了菩萨,乌金身,乌金帐幔;也看到了颜色变换的法轮,正反转,转向时速度渐缓,还有瞬间的停顿;有一次还看到充满整个眼帘的,磁场般的慢慢正反旋转,浅浅的暗蓝色,转九次换向。我悟到这都是师父鼓励我,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

一次站桩时看到了蛇影晃动,我心中对它说:我是李洪志大师的学生,有老师保护,不怕你了(我很怕蛇,连想都不敢想,看电视有蛇我就闭上眼睛)。蛇影一下子就消失了!真灵啊!后来又继续看到一些神奇现象,身体也越来越好,又看了教功录像和老师济南讲法录像,越有了信心和决心,顾虑也无形中悄悄消失,真的下决心修炼了。

一个多月后,我身无痛痒,精神倍增。我从小一身病,不知健康人是什么滋味。炼功后第一次体验到健康人原来这么美妙,兴奋不已。平时晚饭后因供氧不足,得睡一会儿才能加班工作。这时每天可以不用小睡了。由于我效果明显,母亲和老伴也开始了修炼。

学法

后来,我先后参加了家属大院和工作单位集体学法修心,互相切磋,思想得到了升华。还听了各地交流会录音,参加片、区的交流会。各行各业各阶层,将军、老红军、教授、系主任、高工、哲学专家等介绍了他们修炼体会,亲身所历、所见、所闻。我得到很大启示和鼓舞。那些老将军、老红军他们的党龄都比我长,都认为学法轮功与做党员没有矛盾,相反,法轮功修心性,应该比劳动模范、好党员更优秀。那些哲学专家、系主任、教授比我的知识渊博,都认为法轮功是科学,是更高深的科学,不但在精神和物资的关系上有新的论述,且在人体科学方面更是走在前缘,不是迷信。

经过一段时间的体悟和思考,我的疑惑逐渐消失,逐渐的我理直气壮、堂堂正正了,在单位敢于公开了。以前心目中是老师教我们、自己是学员、学生,慢慢的变成了师父教我们、自己是弟子、徒弟。

一九九七、一九九八年后,学法形势越来越好,越精進。天天学,天天炼。真的是如饥似渴。看到师父的形象,听到师父的声音,看到宝书的行行字字,有时眼泪哗哗的流。记得有一次时间很长,共二小时四十分,整个时间我都在双盘打坐(平时只要坐着,都是打坐炼腿),这次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我很高兴,辅导员也替我高兴。后来打坐看书最长能达三小时。就这样勤修苦炼,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修心

得法前,我的思想是一个大杂烩。儿时受家庭的熏陶,我奶奶、外婆、父母都积德行善,教育我们忠孝节义,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长大后受极左思潮影响,搞阶级斗争,和家庭划清界限,名利思想等……做了一些错事坏事。

几十年来,经过多次政治运动,多次事件,多个活动,各种工作,各种关系,方方面面,我的经历比较带戏剧性,曲折多,起伏大。觉得活的很累。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人,我变得更真诚善良、宽容忍耐。学着放下执著,与世无争,笑对人生,慈悲对世人。学会遇事向内找,忍让,包容,修去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等,思想上起了较大变化。心宽了,比较坦然了,活的轻松多了。

在“四清”运动后期和“文化大革命”初期,搞阶级斗争,我参与了整人,伤害了几位同事。学法轮功后,我明辨了是非,想办法找到他们,向他们当面赔礼道歉,并在公开场合承认错误,大家表示很谅解。为了与家庭划清界限,洗刷自己,我写材料“揭批”过我的父母与兄长,说了违心的话,成为不孝不义之人而不自知,认为只有我好了才能保护他们。文革后虽知错但不彻底。学了大法后才知从根上错了,故对母亲对哥哥姐姐倍孝倍尊以赎罪,赢得大家族好评。

过去要是别人在背后说我坏话,我心里很难受,学法轮功后偶尔也有个别同事在背后说我,听到后我尽量学着向内找,尽量站在别人角度,找自己的原因,还替他解释。

以前自以为是,自认比较冷静理智,遇事能三思,一般不错。故善辩,且固执,很拗,自以为是坚持真理。学法轮功后,想到师尊教导,观念是最难舍的,要学会舍弃自我的观念,所以也比以前有進步,不太固执了,随和多了。在互相配合上比较尊重别人意见。

一般,别人当面训我几句都没什么,但儿子不行,在儿子面前我不能忍。学法轮功后,有几次儿子对我不客气,说一些刺激我的话,我能做到不伤心,不生气,心平气和的和他讨论,丢掉自我的观念,站在他的角度思考,看看自己哪些地方考虑不周,自己认错。在工资、分房、出国等名利方面,我也按师尊教导,让工资名额、让出国名额、分房不挑新房好房、工作不挑拣,老当救火队员。

修炼见奇效

修炼法轮功后,我祛病健身效果显著。经过学法炼功修心性,我原来各种疾病不同程度奇迹般消除。二十年来不曾吃药,也未去看病。

先天性心脏病好了,现在能上六层以上的楼,能跑,能爬窗台,能蹲在地上擦地,脸上紫斑逐渐去掉,气色很好,都说我比前白了好看了;肝功能也好了,胃口很好,常常打扫家中剩菜;泌尿系统正常了,小便很正常且通畅,尿路未再感染;基本就不感冒了,偶尔打打喷嚏流流鼻涕就好了;神经衰弱,没有了,现在上床一会儿就睡着,头也不疼了;原来很怕冷,现在冬天衣服穿的比同龄人还少,出门都不戴帽子;也不晕车了,现在我乘小轿车有说有笑,能吃能喝;腰肌劳损从九七年后再未犯过;家传平遮足,后来却发现脚掌有了弯,不是平的了。我年近八十,但眼不太花,能穿针,能看清五号六号字。神清气爽,力大不亚于男士。脸上皱纹也不多,与同龄人比显得更健康。

年轻时我曾宣称,像我这种身体,五十五岁足矣。今天我已过七十九足岁,还活的挺好。现在身体健康心态好,不吃药不打针,只手能提一、二十斤。电脑使用操作、编审、写作文章及图形照片、打印等都凑合。老伴八十和我同年得法,现在健步如飞。

老母也修大法,她年过百岁头脑清晰无内病,人称奇迹,一百零六足岁无疾而终。儿子、媳妇双博士,还很孝顺。家庭幸福美满。这一切都是师尊、大法的慈悲赐予,我们感激不尽。我们家就是一个小小的真相,得到大家对大法的认同。

总之,法轮大法以道德为基础提升人的品行、观念,祛病健身、增寿延年的功效在我身上显得很神奇。

结语

得大法万生有幸。我是一个被医生宣判死刑的人。是师尊救了我,大法挽救了我,使我这样一个等死的病号,变成一个身体和心灵都得到洗礼和净化的健康人。通过切身经历,我亲身体验到师尊对弟子的浩荡佛恩!深深认识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一部高德大法,一部博大精深、神奇玄奥的天书。

我由衷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让我们赶上了这人神共在的正法时期,这真是亘古稀有的旷世机缘。能够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真是万生有幸!我一定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学法炼功修心性、不断同化大法,更好的助师正法,抓紧发正念除恶、讲真相救人,完成历史使命,圆满同回天庭。

感谢师尊!感谢大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