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一谈正念正行

更新: 2017年06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七年四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上班,接到一个电话,是社区治保员打来的。问我是不是给北京写了一封信,我猜可能是二零一五年六月份给最高法院写的起诉江泽民的那份控告书,于是,我肯定的回答:“是的。”

对方又说:“今天晚上街道的领导和派出所的人要到你家里去,找你谈话。”我说:“晚上没时间,星期天吧。”对方的口气变的很强硬:“必须是今天。”我想大法弟子的家,那是多么神圣的地方,那是大法弟子学法炼功,助师正法的修炼场所,是你等人说来就来、大胆放肆的地方?所以,我也没给好口气:“我不同意。”接着我把电话挂了。

过了几个小时,又来电话了,是街道办的人打来的,口气很友好,没坚持去我家里,只想跟我谈谈。我感觉对方不是那么邪恶,就约好等我下班后,在一家茶馆会面,我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来着。

见面寒暄几句后,我就知道他是六一零的。对方开始还蛮客气的,后来就开始对我说教起来,我耐着性子听了一会,最后还是打断他的话。我想还是给他讲讲真相吧,师父教导弟子,救人没有选择。

我说:“国家新的最高当权者强调依宪治国、依法治国,法轮功没有违宪,也没有违法,过去给法轮功定罪都是依据当时最高检察院个别领导人的司法解释,这种解释本身是没有法律效应的。”

对方开始变的邪恶起来:“就凭你现在的态度,我就要送你去‘学习班’。”我知道所谓的学习班就是臭名昭著的洗脑班,我说:“你要送我去‘学习班’的行为就是违法。”我劝他:“你还是离开六一零吧,你们最高级别的头李东生,就是那个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人,都被当今的最高当权者抓起来了,六一零面临被整肃。”

对方可能从来没听过别人如此教训他,一下火冒三丈,暴跳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我就是违法,也要把你送到‘学习班’去,今天晚上,我已经约好了派出所‘户籍’,还有其他的执法人员,八点到你家里去。”

看到这情景,我把茶杯放下,对他说:“我没必要再跟你谈了。”于是我起身离去,付了茶钱,就回家了。

回到家吃完晚饭,没有象往常那样料理家务,直接往床上一坐,开始发正念,此时师父的法在我脑中回荡:“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心想这是检验我信师信法信的怎么样的时候了,邪恶之徒你来吧,看你能進的了我家的门?!

我的心平静似水、念力也特别集中,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我空间场中那些人渣败类、邪恶之徒人皮内外的邪灵烂鬼。每隔十五分钟我休息一会。从晚七点半到晚十点,连续两个半小时,不断的正念清除邪恶。到晚十点的时候,也没见邪恶的动静。心想一定是正念起了作用,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保护着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