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了之的“开庭”

更新: 2017年04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我的性格比较活泼开朗,修炼大法以前,抽烟、喝酒全都会,跳舞、打麻将全都行,不良的生活习惯也造成了我一身病:严重的胃炎,吃的凉了不行,硬了不行,吃完就吐,胃里拧劲疼,一身汗一身汗的。一九九六年底我修炼大法后,有病的我重获健康,我也明白了人生的目地——返本归真。

在师父和大法遭受恶意诋毁和诬蔑,大法弟子经历残酷迫害之时,我义无反顾的走上反迫害,讲真相的路。下面是我因告诉别人法轮功真相而被非法开庭的一段经历。

二零一四年底,当我将真相资料递给一位老者时,他却说,我要把你送進去!我没有反应过来这是迫害,还疑惑的问,你送我到哪去?于是我被绑架到了派出所。

我不报姓名和住址,警察强迫我到医院体检,血压很高。他们还是将我送到市看守所,企图骗我签字,说签了字就可以回家,不签字就進去。我坚定的说,任何情况我都不签。然后好几个人抓着我的手,强行按手印。我说,印上也不算,都作废。后来不知怎的他们又将我带回派出所,当天凌晨两点多让我回家了。其中一个绑架我的警察过后告诉我,那天不放你,我都不行了,后背冒凉风,疼的受不了。

此事过去近两个月,派出所警察突然到我家非法搜查,抢走了师父法像和真相台历及数本周刊。当时我不在家,他们骗我老伴签字,说这事就结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派出所警察和区检察院的人到家来让我签字,被我拒绝。他们就让我老伴代签,我严肃的对老伴说,你知道那上面写的什么,诽谤大法你也签?

七月末的一天,我家的门掩着,恍惚中门外似有人,我就打开门,见一男一女,那女的迎上来说,大姨,你在家,区法院来给你送传票,过些日子开庭。我坚决的说,你那东西我不要。她硬塞到我身上,转身快步就跑下楼了,我也转身回屋将那张纸给烧了。

虽说我知道要正念正行,否定迫害,但当在难中时,心境不禁有时也会摇摆。有人劝我到外面躲几天,有的劝我离家出走,有的甚至劝我装病。我想:修炼人没有病,装什么?修“真”修哪去了?再说躲,躲到哪去?躲到什么时候?我下定决心,面对一切。心放下后,我开始给有关公检法部门邮寄真相信,每天照常面对面讲真相,做好“三件事”。

到了八月十一日那天早上,我照常带着真相资料出门,刚走出去,一个小伙过来说,大姨,你要出去?我说:進屋吧。然后我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我替你惋惜,迫害大法弟子这个事你做的这么认真,对你有什么好处?老伴也气愤的说,一个老太太她能怎么的,你们骗我签字,说完事了,结果还钉钉的。他辩解道,我是执行公务。我说我理解,随后我给他讲了东德卫兵因开枪打死偷越柏林墙的青年而被审判获刑,任长霞因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出车祸死亡等现世现报的例子,他听的很认真。

正在这时,屋里一下進来十多个人,有社区的,有检察院的,还有法院的。我问:你们干什么来的?他们说要给我“开庭”,列所谓“罪证”。我说,传票让我烧了,我犯哪条法了?你们找出证据来让我看看,他们个个面面相觑。我接着说:你们说不上来,那就是我没有罪,做好人根本没有罪,发真相资料是救人,把这当证据就是谬论,我做的是最伟大、神圣的事。其中一人说,现在从你包里拿出来的东西就够判你三至七年。我心里说,你说的不算,师父说的算。他们拿着六页的笔录让我签字按手印,我却写上了:全部作废,并且告诉他们签字、手印就不用了。有个人拿着这摞纸,喃喃自语着,全部作废,全部作废……

他们还让我留电话被我拒绝,后来老头把电话号告诉了他们。他们说,司法局要打电话得随叫随到,我坚决的说:谁答应谁去!临走我对他们说,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否则你们可要倒大霉了!他们排着队出去了。我感到是师尊的加持,我才能侃侃而谈,讲真相,解体迫害。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缝,那个小伙子探進头来招呼:大姨呀,我连忙走过去说:才刚没来得及给你三退,你入过啥?他答道,团队。我说那大姨给你取个化名退了啊,他点点头。我再次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有福报。又一个生命得救了,真是谢谢师父!在各种情况下都有可救度的生命,这是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威德。

两个月后,结果下来说是由于情节不严重,罚金三千元。我严肃告诫老伴和儿子,一分也不能拿,不能给他们输血,若给钱,你们可有罪了,让他们找我。但他们再也没有来干扰我。

一场只持续了十多分钟的非法“开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自己信师信法的正念中不了了之。这真是:信师信法,化解迫害;正念正行,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