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修之间的矛盾中修自己

更新: 2018年03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走过这几年的修炼路,回头看看,其实很多关,很多摩擦多产生在同修之间。同修之间,是一个真正的修炼场。回忆这几年发生在同修之间的事,有正面的,也有值得深思的。

一、一起闯出派出所

我和H同修经常配合面对面讲真相。这几年中我们在师父的保护下一起走过了许多证实法救众生的岁月,有艰辛,更有欣慰。其中最难忘的莫过于和同修H姐一起闯出派出所的经历。

2014年冬天,我和同修H在市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到市里派出所绑架。我是第一次被非法关押進派出所,同修是第二次了。我们一進去,就被关進一个铁笼子里。同修姐姐说:不怕,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咱们给这里的警察讲讲真相。咱们现在一起发正念,解体操控警察的邪恶因素,不允许警察对咱们犯罪,那样得救就更难了。我们开始发强大的正念,解体警察及整个派出所的邪恶烂鬼,一定要救这里的众生,想到他们从事这样的职业,但也是等待救度的可怜生命,我们为这些生命流下了泪水。

开始审问我们了,我和同修不停的讲真相,不透露一点信息给他们。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1]

问完了话,他们还要把我们关進铁笼子。我们就到笼子外面的长凳上,无论怎么威胁,我们也不進去。当时有一个便衣看上去很凶,要揍我们的样子。我立刻两眼直视他,理直气壮的对他们说:“我们没有犯罪,那是犯人呆的地方,我们不進去!”他们有些蔫了,也不再管我们了。我和同修抓紧发正念,背法,找不足,并给那些被抓進来的人讲真相劝三退。警察气的干瞪眼“你俩跑这里边讲来啦?”因为我们知道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到了下午,他们决定把我俩送到公安局关押一个月。同修说:“咱们说什么也不出这个屋,只要一出去,外面的车就会把咱们拉走,我上次就是这样被他们骗的。”于是无论他们怎么哄骗、威胁我和同修,我们就是不出那个屋。最后他们气急败坏的派了四个警察要把我和同修抬上车。同修双手从身后紧紧抱着我,任警察怎么也掰不开手,我们像连成了一体。那一刻我感觉到危难中来自同修的力量,那种不分你我,生死相依的感觉。可笑的是四个警察喊着号子也没有将我们挪出一米。邪恶的阴谋彻底失败了。

至晚八点,师父为同修演化了手抖的状态,我俩堂堂正正从派出所走出来,所里所有的警察都站到门口看着我和同修坦然离开。

这一次的经历,让我认识到:两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形成的坚不可摧的整体,有着强大的令邪恶胆寒的力量。我也看到了同修在危难中仍想着别人的无私无我的胸怀,在那种邪恶环境下,这可贵的品质深深震撼了我。

二、学会向内找

我与一位Z同修同住一个小区,却长期存在隔阂。我是2010年从新走回修炼中来的,当时认识的同修很少,和她认识没多久,我就感觉到她对我的排斥。一个我经常来往的同修自从认识她以后,再也不来找我了。那时我还不会向内找,就感觉很苦闷,当时还不认识上文提到的H姐。那时我知道师父要我们出来救人,我也很想面对面救众生,可自己不熟悉周围环境,正念也不是很足,我就提出Z同修一起出来讲。可每次提出来,她总是敷衍我几句,并没有真想和我一起讲真相,那段日子,我苦恼难眠,没有人可以交流,也走不出来,真是又急又难过。

我当时虽还不认识H同修,但已经从这位Z同修那知道这个人了。但几乎都是负面信息,都是H同修如何不好。

我要说的这件事是就在我和H同修从派出所出来的第二天,我去Z同修家,想告诉她我们回来了,没有透露任何消息,叫她放心,因为这位同修怕心很重。没想到,我刚拉着她的手说几句,她就甩开我的手,黑着脸训斥我:“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遭绑架?让大家为你们担心,给大家造成这么大的压力,你们就是觉的自己讲真相多了有了欢喜心、显示心才被迫害的!”说实话,从派出所闯出来,不是三言两语的事,我其实已身心疲惫。听到的不是同修的安慰和鼓励,而是当头的一棒,我当时非常不服,气愤的和她吵了几句,甩门而去。

接下来的两天,我不停的想她这几年是怎么对我的,心情沉重,沉浸在委屈怨恨中,无法自拔。

我渐渐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劲。师父说:“而炼功恰恰走偏,走了邪道了,就是指人向外去求。特别在佛教中,你要向外去求,他就说你走魔道。”[2]我这样下去,岂不是要走魔道了吗?不行,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开始排斥那个怨恨心,但是它很强,已经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场,刚刚把它压下去又强烈的翻上来了,我仿佛在与它進行搏斗,艰难又痛苦,常常含着眼泪。晚上躺在床上,我想我真的该向内找自己了,我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时师父把压在我胸口上的怨气轻轻拿掉了。我立刻感到很清爽。

接下来,我开始问自己,我到底是为什么难过?为什么对别人的态度如此在意?我到底在意什么?层层剖开内心,我找到了那个强烈的自我。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维护自我。我确实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想和大家讲讲在派出所的经历。Z同修说的没有错。

想清楚了,心情平静而祥和。我给Z同修发了个短信大意是,前两天的事都是我不好,你是为我担心,说话才那么着急的,对不起,我态度不好,请谅解。

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从那以后,我学会了向内找。所以同修之间重在修,离开了修自己,结果又会怎样呢?那无法释怀的尖锐冲突正准确的指向那强烈的执着,这负面的冲突在真正修自己的时候反而变成了珍贵的机会。想到这又是师父为弟子的提高精心准备的,过程中又每时每刻慈悲呵护,让我们最终能提高上来。

我悟到,凡所遇之事,所动之心,都是提高的机缘,不去找别人的不足,唯有向内找才是正途。

三、尊重与体谅

有一段时间,我们这边的同修总出现矛盾,有的背地里说别人的不是。一次我快睡醒时听到一句话:“他们还没有修出那种尊重与体谅。”细想之下,我们同修之间确实少了这两样东西,所以才会矛盾重重。

我到学法点和同修B说了此事,同修说:“我怎么觉的这就是说我呢。”我说:“不只是你,咱们这个整体都缺失了尊重与体谅。”

师父在《转法轮》中多次提到“群体”,一个群体的生命该如何共处?确实值得我们深思。在同修这个群体中,虽然都同修一部法,但个体间确实存在差异,对法的认识不同,形成的对事物的看法不同,习惯不同,在相互配合做事时,如果能多一些尊重和体谅,相信同修之间的摩擦会少很多。

这让我想起一件小事。有一次,我和老乡T同修安排了一次回老家的较大型的讲真相活动,负责开车的是我认识的夫妻同修,但T同修和他们不认识。车子开出没多久,同修T就打开了录音机听大法弟子歌曲。没想到同修L对此非常反感,立刻就不高兴了。过了一会,同修T下车买吃的去了。同修L对我说:“我刚才因为她放音乐心情特不好,我喜欢清静,你跟她说别放了。”我说:“其实我感觉到了,刚才车里氛围都不对了,其实T同修挺不错的,千万别对同修产生不好的想法,咱们是个整体,千万别被旧势力钻了空子。”L同修说:“我知道,我已经在发正念清理这个不好的东西了。”T同修喜欢在途中听音乐,我就和她说:“咱们体谅一下,L姐喜欢安静,以前她有严重的神经衰弱,咱们回来再听吧。”这时双方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车里又恢复了平静祥和。

虽然是一件小事,也没有产生不好的后果,可是如果我们在放音乐前,问一下别人,即是对别人的尊重,照顾别人的感受就是体谅。

同修之间确实有达不成一致的时候,我想也不用过于强调自己,背地里说别人的不足。尊重别人的不同,不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别人,相信每个生命本质的美好。尊重别人,是对另一个不同生命的深刻认同。

师父说:“你们都是同修,你们是敌人吗?你们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在世上救人,你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互相帮助的,你看谁不顺眼?他的表面形像、行为,只是人这的,可是你们不都是神来的吗?神那面会这样吗?要从修炼上看哪。”[3]

正法已近尾声,同修之间放下自我形成整体,相互配合,救度更多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期望,我们也能少一些遗憾。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