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真善忍 人生就幸福

更新: 2017年07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我曾是一个有职、有权、有幸福家庭的白领丽人。因邪党的迫害,我被开除公职、丈夫离婚、我净身出户……十八年来,我经历了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诬判重刑,多次被非法抄家、拘留、关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等等迫害。

修炼的路上,我闯过一关一难、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这其中凝聚了师父的无量慈悲的看护和苦心安排,使一个骄傲、任性、充满邪党文化气味的我,蜕变成了平实和善、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法修炼者。

回头看这段修炼历程,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崇敬和感激。在此我撷取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几个修炼小故事,和大家分享。

修炼人的“舍”感动了小哥

二零零九年,我因血压高达到270mmHG/170mmHG,被儿子从监狱保释出来。全家人都很高兴,不论是娘家人,还是过去的婆家人,都为我能走出监狱牢笼感到欣慰。但我的小哥哥却出乎我的意料,显得不大高兴。咋回事?我一时还摸不着头脑。

在出狱之前,姐姐来看我,问及我与前夫(在我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时强迫离婚)的财产怎么分割?我说:算了,修炼人,如果看重这些 何必当初呢?他也迫不得已,也是个受迫害的人,都是江魔头挟持邪党迫害的,这个债要叫江鬼邪党偿还。至于前夫,我只有同情和怜悯,啥都不要了。姐姐问:房子呢?我说房子也不要了,我有个落脚的地方就行了。让我落脚在哪儿呢?后听儿子说:大姨和舅舅商量了,把外祖父(曾是某名牌大学的老领导)那套老房子按福利房购买下来给你住,说你坐牢吃了那么多苦,住的地方要好一点,不能将就。

我听了自然高兴,心想:这大学校园的环境舒适又漂亮,生活设施一应俱全。那小哥哥怎么不高兴呢?还是儿子脑袋精灵,说:大姨为您走出牢狱东奔西走四处交涉办手续、签字什么的;大舅给您办洗尘接风宴;小舅呢,房子钥匙不交出来,还连洗尘宴都不露面,大概是为了那套房子。

我想:是的。自己光顾高兴了,没有为小哥哥考虑。他一家一直在父亲的这套房子里居住。而且他所从事的电子企业受市场经济冲击最大,很早就破产了,这么多年他自谋生路也不容易。我是修真善忍大法的,师父要求修炼人要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随后找到小哥哥,说:“哥哥,我现在有房子住了,这房子你需要,你就拿去吧!”哥哥的眼里当即沁出了泪花。

事后,大哥大姐都觉得奇怪:“小妹,你怎么不要房子呢?”我跟他们讲:“我是修炼人,是师父把我这个只为自己想的人,变成了一个为别人想的人。” 大哥、大姐听我这么说,不禁夸赞说:“妹妹就是不一样,修炼人与众不同。”

后来,小哥哥一家对我很是刮目相看,一有什么事,小哥哥就过来帮忙。过年前,我要给师父做一个神龛供台,小哥知道了主动来给我打钻安装。还从我这里拿去了很多真相U盘,说:“法轮大法就是好,这个我来帮你发,我的朋友多,他们都会要的。他们也会感激你的。”

原本讨债的成了善邻

好房子让给小哥哥了,总要有个住所吧。说来也是大姐心细,为我这个小妹操心烦神,早先就作了初步安排:用妈妈给我们留下的财产,在大城市的边缘买了一个比较便宜的老房子。我被邪党迫害之后,家里人把家私杂具也就移送到这儿了。

那日,儿子带我去看房子。打开房门,儿子“哇”的一声跑出去几米远。由于是老房子,又长期没有人住,一股浓烈的霉味扑鼻而来,又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还没有通水、通电。儿子说: “妈!这里怎么能住人呢?”我说:“收拾收拾挺好的。”

我请来水电工接水通电,打扫卫生清除杂物。突然,有人猛烈的砸门,来人是个中年男子,对我瞪大眼睛毫不留情的说:“你家水流到了我家里了,把我新装修的房子弄的一塌糊涂,你要赔偿损坏。”我纳闷说:“什么时候?”那人说:“有年月了。敲你家的门没有人,我报110,才打开窗户把水总闸关了。我家损失了,你总不能不赔偿吧?!”

我开始听的一头雾水,渐渐的才琢磨出意思来。我平和的说:“老弟呀,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听说过吗?”他有些茫然。我就给他讲真相,他听得也认真,还不断的点头。最后我讲:江泽民和它的政治流氓集团把我关進监牢近十年,刚刚才走出来。我现在家没有了,丈夫被迫无奈与我离婚了;房子给前夫了;工作也被非法开除了,九死一生哟,能活着出来也是我师父洪恩浩荡。现在这房子是姐姐哥哥给我买的,什么时候买的我都不清楚。我刚从牢狱出来,十多年没有拿工资,目前也没有工作,你要我赔偿实在困难。不过我的家当全部都在这儿,你看什么能抵上损失你就搬吧。据我知道,那保险柜最值钱,当时买的时候一万六千元,还有电子打印机,当时买的时候六千元。听我这么一说,他火也下去了,默默下楼去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这人有救了。

从那以后,我只要有了新真相资料就给他送一份。他都乐意要,说:“我一定看。”有一次我被非法抓捕放回来时,他上楼来看望我说:“大姐,您回来了。” 我说:“回来了,谢谢关心。我们修真善忍的都是好人,做的都是救人的大善事、大好事,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本身就是违法违宪的,不得人心,它们关不住我。”他说:“是啊!关的住人,关不了神。大姐,还有一件事差点儿忘了跟您说,就是赔偿的事,不好意思,算了,只当我没说。”我说:“老弟,你海涵了?”他羞怯的说:“大姐,您做善事做好事,我也不能做坏事哟,是不是?”

接下来的日子里,是凡邪党认为的所谓敏感日,“610”人员和警察都会指派不三不四的人在我家门前楼后蹲坑监视我,我那位邻居老弟就站出来驱赶,高声指责那些人是强盗、特务,再不离开就要拨打110报警。搞的那些蹲坑者灰头土脸的,“610”人员、警察有话说不出,蹲坑监视我的事就不了了之。

一场旧势力安排下的经济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烟消云散,一举多得,成了大好事!

善待看守警察

二零一四年初春,我和两位新得法的学员被当地的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关押到看守处。我由于血压高,第二天被拉到医院。我拒绝吃药,要求炼功,引来了很多医生的观望了解。我想:这正是证实大法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天天炼功、发正念、背法,有机会就讲真相。很快血压就恢复正常了。医生们无不惊叹:这事神了!我说:不是我神了,是我师父伟大,是法轮大法神奇!于是,医生们主动听我讲真相,警察、保安也愿意听我说,大家相处的不错。

那天,气温驟降,风刮的飞沙走石。我见楼外的保安冻的缩手缩脚的,就把窗户拉开一条缝隙,招呼他進来暖和暖和。他说:“阿姨,您太了不起了,懂得真多,又能说会道,还心地善良,您知道有多少人在看您吗?”我摇摇头说:“不知道。”他伸出三个手指头。我说:“三个?”他说:“三十个!三十人在看您一个人。”我很惊讶!他说:“你不相信?你看楼道有十人,楼外十人,大门口还有十人,还不算当班的警察。”我说:“这不是折磨死人嘛。”他说:“我这儿还好,可以蔽风躲雨的,那大门口的就苦了,白天还好过一点,夜晚可惨了,又冻又饿又瞌睡,没办法,为了几个钱。”

我听了这话,心里很难受,就跟保安说:“你去把你们的领导找来,我有话和他讲。”一会儿,来了一警察。我说:“你也不容易,天这么冷的,很辛苦,把看我的保安都撤下吧,二月春风似剪刀,寒风刺骨的,让他们吃这份苦,我于心不忍。”警察说:“我说了不算,作不了主。”我说:“谁作得了主,你给我对谁说,我是炼法轮功修真善忍的,为了别人能得救,自己才遭受这份魔难的,师父教导我们要处处为他人好。现在你们的领导为了看我,竟然用三十个人看一个老太太,让他们吃不好,睡不好,饥寒交迫的,我不好受,让他们回家吧,你也回家,放着妻子孩子不管,陪我受这份罪干嘛。你想想,我一个老太太没有做半点儿坏事,为什么要跑?我不会跑,你放心。要不到我家里看我,不要让他们在外面栉风沐雨的,何苦呢?!在这个世界上,谁做善事谁得善报;谁做恶事谁得恶报,做多少得多少。如今这句话能理解的又有多少人呢?”警察静静的听我讲,又默默的走了。出了门又转过头来,对我笑笑,说了声:“再见!”走了。

当天,他们撤走了所有监控,我回到了家中。后来,那些看我的保安人员再和我见面时,就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问候语。

讲正理 化解孩子婚姻危机

二零一五年初,儿子跟我讲要与他妻子离婚。儿媳也到我这儿哭诉:要和我儿子离婚。我感到很震惊,婚姻这是神佛安排的,怎么会发生在我修炼人的孩子身上?虽然儿媳并不是那种我特别赞赏的女孩,但她是我在邪党大牢里时和儿子恋爱的,儿子他爸又娶了别的女人组织了家庭,她并没有嫌弃这个家庭,相反给了儿子一片爱心。就凭这一点,我一直感激她,要儿子好好对待他妻子。

儿子说:妻子花钱大手大脚,不知道勤俭持家安排生活。我说: 那是你纵容养成的,你为了表现你能干,有钱,就在人家面前炫耀显摆。如果我有这样的丈夫,我也会花钱,丈夫的钱不给妻子花给谁花呢?

我一边劝儿子,一边向内找自己:事情既然发生在我这儿,一定有我要修炼的内容。现代人把婚姻不当回事,搞什么闪婚、借婚、换婚、同性恋等等变异的东西,这是毁灭人类的祸害。修炼人要正一切不正的,我要把正的东西告诉孩子,归正他们的行为,严于操守。

于是我把他俩叫到一起,告诉他们婚姻是由因缘促成的,是由神安排的。过去男女结婚要红线牵着,要对神佛山盟海誓的:一拜天地,二拜祖先,三是夫妻对拜,是严肃神圣的大事情。你们要珍惜彼此的缘份,包容对方,善待对方。我说:“今天我也把我和你爸离婚的事给你们说清楚,有的你们清楚,有的你们还不知道:我和你爸的离婚,是江鬼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是棒打鸳鸯,岂止棒打,简直是生吞活剥撕裂开的。当时六一零人员逼我放弃修炼大法,我严词拒绝!我是修炼人,心中有真善忍,有师父,怕啥?谁都不怕,金刚不动!邪恶动不了我,就迫害你爸,逼迫他和我离婚,否则就免去职务,再不服从就撤销职务等等,一把尚方恶剑在头上悬着。你们想,一个不修炼的人很难过此关。当时我考虑到你要上大学,你爸爸应该正常工作,你奶奶也经不住你爸爸会被免职的打击,我同意离婚时,你爸爸默默流泪,一步一回首。后来听说,他数夜无眠,白了黑发。”

我告诉孩子们:“我思考了十七年,才悟明白这个道理,才知道自己当年也是自私的。原来一直以为你爸爸和我离婚对不起我。现在才明白:自己没有真正为对方考虑,没有想这事对别人有没有伤害,别人承受不承受得了?只觉得自己没有错,直抒胸臆,理直气壮,刚正不阿!这对江鬼邪恶集团来讲没有错,一点都没有错!但对待你爸爸就应该刚柔相济,携手并肩,共赴难关才是。以前,夫妻双方闹个意见什么的,都是你爸爸先向我道歉赔不是,我从不向他赔礼致歉。如果时间允许倒退回去,过程中我会把事情处理的圆满一些,修炼也会少一些关与难。”

儿媳听我这么一席话,两眼湿了,拉着我的手说:“妈妈,我敬佩的妈妈,我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明白今后该怎样做了,请妈妈相信您的儿媳妇,我会改的。谢谢妈妈!”儿子说:“妈妈,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今后我懂得怎样对妻子了。”我牵着这一对危机化解的小夫妻的手说:“夫妻都为对方考虑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就没有说不拢的事。”

现在,儿媳妇已得法修炼了,她的父母亲也明白了大法真相,经常诚心敬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两个人得益于大法,所患癌症都好了。 师父和大法再一次展现了慈悲与神奇!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