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眼中的好媳妇

更新: 2017年07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是师父无数弟子中的一员,我在大法中受益无穷,我把我的亲身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及读者共享。

得法病愈

当年,我是农村姑娘,我和同学订下婚姻后,父亲给我办進城里,安排了工作。未婚夫精明强悍,口才好,有组织能力,在我心里有一定的地位,我也通过单位将他的户口迁進城里,在我单位做采购员,我俩结婚组成了家庭。

几年后,丈夫地位变了,生活开始不检点,在外边找女人,我知道后,好像五雷轰顶,难以接受,我去找那女人打仗。本来我坐月子时身体没有恢复好,很虚弱。屋漏偏逢连天雨,吃醋的我简直被气炸了肺,心也颤抖,浑身无力,由此得了心脏病。面对病痛,面对魔难,我叫苦连天,埋怨婆婆侍候月子时对我没有照顾好,痛恨丈夫不该忘恩负义,不该做对不起我的事,没有我他進不了城,是我找单位领导他才当上了采购员,才有了现在的名利和地位,我和他要情要意,他一口否定,说是他自己如何如何有能力,是他自己闯的天下,不领我的情,真是逆水行舟又遇顶头风,我万分难过,承受着难以承受的疾病之痛和精神之苦的双重折磨。

九六年,农村老家的婆婆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后,失聪的耳朵能听见声音了,耳病彻底好了。九八年,在婆婆的引导下,我也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大约一个月,我的心脏病就彻底痊愈了。

化敌为友

丈夫在当今中国社会的大染缸里,被污染得难以自拔,婚外恋不断。修炼后,我通过学习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我的心胸开阔了,对这一切能够看得开,我不放在心上,我也不生他的气。

零一年,丈夫的一个情妇被亲戚们发现后,小叔子、小姑子都为我抱不平,让我去找那女人算账,也要和我一起去。我劝他们那样做没有必要。我和婆婆去找那女人劝善,没有结果。一次我把她请到家里,我心平气和的和她交谈,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否则,我不会这样对你。我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人,对谁都得好,对伤害自己的人也得好。修炼人没有敌人。所以我又把你请来,我让你明白我是好人,我希望你也能痛改前非做好人,不要再造业,造业就等于欠了债,以后必须偿还,这是天理。”我劝她和丈夫断绝关系,她没有表态。我没有生她的气,我只是觉得她可怜,因为她在迷中,泡在情中这个害人害己的泥潭里,很难自拔,她也不知道将来得吃多大的苦、遭多大的罪,才能还清这笔债。

面对那女人的执迷不悟,我姑妈和我嫂子要去打她,我给她们讲大法的法理,我劝她们千万不要去为我出这口气,不要造业。每个人都在苦中,吃苦就是在还以前的业债,我很可能在人生的历史长河中,欺负过人家,伤害过人家,现在是在还这个债。她们明白道理后,没去打那女人。

一零年,丈夫承包了工厂,家里旧楼换新楼。一次我回旧楼取东西,我拿钥匙开门怎么也打不开,我发现门被反锁着,我就开始叫门,丈夫打开门我進去发现有个女人,她很不好意思,丈夫唯恐我闹事,好言相劝,她也给我赔礼道歉。我没有生他俩的气,我就是觉得他俩不可思议,我说:“我真不理解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人。我是修大法的,我不会伤害你们,我不给你们声张,我可以把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你们以后要改邪归正,不要再做这种破坏家庭、败坏人伦的事,做这种事对你们没有好处,神淘汰人时首先淘汰的就是这种人。我劝你们两人都要珍惜自己,对自己和家人负责,从今以后要彻底杜绝,别做这种丢人的事了。”他们十分佩服我,表示一定不再做这种愚昧无知的蠢事。这个女人还说要和我学法轮功。

事后,我半信半疑的让丈夫问她是否真学法轮功,丈夫咨询后,告诉我说她真想学。

一天,我用电话把她邀请到家里,我俩在一起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第一次打坐,她就坚持双盘坐了一个小时。她以这种形式是向我表白她真心学法轮功。走入法轮功修炼后,法轮大法的法理启迪了她,很后悔自己过去不该那样伤天害理,不该损德、造业,那是在犯罪,是在毁自己。她泣不成声的对我说:“我的人生坎坷,丈夫早逝,我带着两个女儿度日,生活艰难,成天以泪洗面。我总想找一个能靠得住的男人帮我排忧解难,能够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真不知道是在做坏事。通过学大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应该怎样去做人。多亏你传我法轮大法,多亏伟大的师父救了我,把我从地狱中捞了出来。我太感谢你了,太感谢法轮功了。”

从此,我们两人姐妹相称,成为同修,成为好友。

我与婆婆如母女

当今中国腐败、堕落的社会现实无不令人头疼。随着人类道德的急剧下滑,世风日下,做了老板的丈夫自然身在其中,无论我怎样劝善,都无济于事,他一直在花天酒地的醉生梦死中随波逐流。自零一年就和我分居,近十年,他基本不回家,在外边和情妇们鬼混。

公公去世,婆婆年事已高,需要子女照顾。婆婆有两儿一女,丈夫是长子,我是老人的大儿媳,我俩都是修炼人,她愿意和我生活在一起。虽然她儿子不在我身边,我也有责任孝敬婆婆,我就把婆婆接了过来。我不但负责她的衣食住行,还给她零用钱。我修大法,不计个人得失,不图任何回报。婆婆非常同情我,也非常喜欢我,她全力维持我和他儿子的婚姻,但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做不了儿子的主,没能为我扭转乾坤,我从心里感谢她,我待她和亲妈一样,她总是很过意不去,逢人便夸我好,我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应该的,因为我是大法修炼者。

如今,婆婆已九十高龄,和我在一起已经生活了九个年头。婆婆在大法中修炼,身体硬朗,腰板挺直,精神矍铄,鹤发童颜,红光满面。每当我忙时,她总是提醒我炼功,是我修炼中的伙伴。

我父亲和继母都已是耄耋之年,生活难以自理,雇人照顾。我想,父亲有工资,生活不难;婆婆没有工资,没有经济来源,需要帮助。我每月三千元收入,和婆婆娘俩绰绰有余,我没有和婆婆的其他子女索取生活费。

小叔子、小姑子两人都是借我们光从农村迁進城里的,都生活得很好。婆婆和我一起生活,他们万分感动,经常对我说:“你对咱妈太好了,将来老太太(指婆婆)走了,你就是老太太。”

其实,我只是做了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否则,我没有这个境界,也没有今天。在此我衷心的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