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前后判若两人

更新: 2017年07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六十一岁,于一九九八年六月喜得大法。得法前后,我判若两人。今天,把我得法前后在我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写出来,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大法。

一九九一年二月初七那天,我去探望一个亲戚,半路上被汽车撞出二十多米远,当场失去知觉,送去医院,检查后确诊为:严重脑震荡。在医院里治疗一段时间,也不见好转,我就回家了。回家后伴随着头晕、头疼、恶心,整日躺在炕上,不能干活,连饭也不能做。最好的时候也只能下炕干点轻活。

就这样,一场车祸使我留下了:头疼、过敏性鼻炎、神经衰弱、胃胀、关节炎、全身乏力没有不痛的地方。我整天头昏脑胀,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天天生活在痛苦之中。那时生活对我来说真是苦不堪言,真的到了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地步了。

一九九八年六月,丈夫带我去妹妹家帮着干活。那时,妹妹和她邻居已学大法了,妹妹让我看大法书,我因头疼不能看书,又不识字。中午妹妹就读《转法轮》给我听,当我听到师父说:“有了这个身体之后,冷了不行,热了不行,累了不行,饿了不行,反正是苦。”

我想真是那么回事。我虽然睁不开眼,闭着眼睛听,但都听進去了,浑身觉得很舒服。当时母亲就说:我与大法有缘。晚上我又到妹妹的邻居家看师父讲法录像,大约看了四、五个晚上。临走时妹妹送我一本《转法轮》。

可真的很神奇,路上我就觉得头也不痛了,眼也能睁开了,身上也有劲了。路上丈夫骑自行车时间长了说:饿了没劲了。我说:那我骑吧,你吃点东西!这是在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啊!可是今天发生了。我跟丈夫都觉得法轮功太神奇了。

回家后,我整日抱着《转法轮》书看。但我识不几个字,见到谁就问谁,我身边只要识字的人都成了我的老师了。大法的神奇,大法给我开启了智慧的大门,在我的坚持下,很短的时间里,我就能自己读《转法轮》这本宝书了。现在的我,能读师父所有的讲法了。

学大法后我心性高了,全身病也不翼而飞了,身体整日轻飘飘的,家里的坡里的活我都能干了。

我不但很好的学法,更能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做好人。得法前,大队收提留粮,我会把最不好的交给大队,提留款我家年年陈欠,一共欠了近二千元。学大法后,主动交提留粮,我会将最好的粮食上交,欠的提留款,我骑自行车去四十里外的妹妹家,借了二千元连当年的加上陈旧的一起补交齐。村干部还在村民会上表扬了我家呢!我对村干部说:这可是我学大法做好人的结果。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不让俺学。村书记在派出所人员面前说:“你看俺村炼法轮功的某某(指我),人家才是个真正的好人呢。”在村支书的庇护下,到今天我从来也没遭到邪恶的干扰。村书记的善举,以后也得大福报了。记得有一年他得了高血压,还有糖尿病。别人得了这些病,都很难治愈,可他到医院,很快就治好了。人们都说:村支书肯定祖上积德了,要不他的病好的会这么快吗?人们只知其一,哪能想到这是他相信大法,保护学大法的人而得到的福报呢?

二零一四年,天大旱,别的村的庄稼长得很不好,唯独俺村下了两场及时大雨。当年花生亩产一千多斤;果园收成也很好。老百姓那一年几乎每家都建起了一个油桃大棚。来年的收入更多。

我现在六十多岁了,可我遇到不相识的人,他们都夸我不老,说我不像六十多岁的人。我会告诉他们:“我是学大法学的。”你们也学吧,也会这样的!

我真心希望那些还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人都来了解一下法轮功吧!相信大法真的会受益无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千真万确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