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慈悲 善解怨缘

更新: 2017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开始修炼大法的,将自己从法中修出慈悲,善解与丈夫家人怨缘的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丈夫突然去世

丈夫是干个体的,承揽建筑工程。我全职在家,照顾孩子,整理家务,空余时间就和孩子一起学法,日子过得温馨、充实而平静。可在二零零六年的一天,丈夫在一次意外事故中突然去世了,这一切都改变了,生活一下子陷入了绝境。

那时我才三十多岁,两个女儿,大的十二岁,小的五岁。丈夫去世后,我还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小叔子和大姑姐就把丈夫的办公室砸了,把他所有的账目都抢了去。他们说,这些钱都是咱张家的。她那么年轻又漂亮,又没有儿子,肯定会找人再嫁的。绝不能让她把张家的财产带走!我家的房产证也在他们手里,大姑姐还说这房子,丈夫生前说过要给她。丈夫葬后三日,我回农村婆家给丈夫上坟,婆婆就让我带孩子嫁人,两个一个也别留下,她一个也弄不了。还说让我以后就别回来了。

丈夫家人的冷酷无情,使我一时无法适应,这就是平时一口一个嫂子叫着的小叔子?这就是以前亲亲热热赶着叫弟妹的大姑姐?这就是总是他嫂子他嫂子叫着的婆婆?世态炎凉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啊!因为我丈夫活着的时候,工程干得比较好,是家里的财神,小叔子、大姑姐两家都跟着沾了不少光。夫贵妻荣,我在婆家也很有地位。丈夫走了,摇钱树没有了,而且他们判断我很可能会带着丈夫留下的财产改嫁。于是,丈夫一走,尸骨未寒,我就马上不是他们家的人了,就要扫地出门,我真正体会到人世间的情是最不可靠的东西这句话的含义。

丈夫去世时,我手里只有几百元钱。我因为结婚后就全职在家,没有工作,丈夫这一走,真象常人说的:人财两空,马上就没有了生活来源。我和两个孩子还要生活呀,想通过常人的手段要回点钱,谁知小叔子和大姑姐早就和工程甲方勾搭好了,一分也不给,想通过法律手段,咨询律师,律师说,所有的证据都被他们抢去了,官司根本打不赢。亲朋好友都退避三舍,谁也怕沾上,怕向他们借钱,怕让他们帮忙,怕让他们说句公道话。

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中讲到:密勒日巴的父亲去世以后留下的巨额财产,被他的大伯和姑妈霸占了去,却没人敢为他们孤儿寡母说话。母亲自己酿酒,请乡亲们来吃饭,想让他们帮她要回自己的房子和地。伯父姑母竟同声大喝道:“你们还有什么财产?你们的财产在哪里?”伯父怒道:“密勒蒋采年轻的时候,跟我们借了很多田地、金子、牲畜──他死后,这些东西当然要还给我们!你们哪有什么财产?你们的财产就连一颗石头没有!”这段描写真是和我当时的处境太相似了。

为了赶我走,名正言顺的霸占属于我的财产,他们还给我造了很多谣言,各种流言蜚语象一支支箭射来,令我无处躲避。当时真是感觉天塌地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没有任何经济来源,面对这一切,我时常泪流满面,心如刀割,我该怎么办?还有这俩未成年的孩子,我该怎样带她们长大?我不知道;眼下如何生活,我也不知道。睡觉真就醒不来多好!感觉自己没法面对。自己也不知流了多少泪!真是师父说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

二、学法使我走出困境

不管怎样悲痛和难过,师父把法时时打入我的脑中。我知道只有师父和法,能帮我走出这困境和痛苦,修炼人所遇到的事情,没有偶然的,这是我必须要过的关。这一点我还是很清醒的。那时我想,我只有依靠大法、依靠师父。于是,我把心一横,别的什么也不想,就是学法,我夜以继日的学法,背法,把自己的心全部沉浸在法中,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天,我终于从失去丈夫的巨大痛苦中清醒过来,心渐渐的平静下来。

在同修的帮助和鼓励下,我擦干眼泪,从家中走出来,开始参加学法组和同修一块学法。和同修配合,一块去发资料,讲真相,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并根据需要在我家成立了资料点,开了一朵小花。在这期间,我整理丈夫遗物时,发现了一张几十万元的工程款账单。我哭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看我心在法上,给我留下让我生活的。几年来,我就是靠每年要上一部份工程款,维持着家庭生活,而且能够有时间学法修炼,做好三件事。

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溶入大法弟子的整体中,我的身心不断发生着变化,心性不断得到提高,渐渐的我不再为丈夫的去世而伤心痛苦,不再为丈夫家人的无情而怨恨,不再为失去常人中那点利益而揪心,当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中的时候,我明白了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我家这朵小花,再过三个月就十年了,这些年中,两个孩子都上学,家庭开支越来越大,单靠每年要的那点工程款生活,已经入不敷出。为维持家庭生活,我打过零工,在超市蒸过馒头,干过家政,但在修炼和做三件事上从来没懈怠过。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十年来我的家庭资料点从来没停过。我每年都刻录上万的讲真相影碟,为周围的同修打印《明慧周刊》,打真相电话,并协助同修做一些其它讲真相项目,还经常和同修结伴到农村,到居民区发真相资料。近几年,还在我家成立了学法点,每周学法一次。我感觉自己每天过得充实而平静。

三、修出慈悲善解怨缘

随着不断学法,渐渐明了人世间的因缘关系,对丈夫家人的怨恨心也在渐渐消除。虽然有时候,特别是生活中遇到困境,遇到不顺心的事时,那种痛彻心骨的痛还常常泛起,但毕竟在一点一点的消除、放下了。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2]

每当泛起不可压抑的怨恨情绪的时候,我就在心里一遍一遍对自己说,你是大法弟子,不能象常人一样。从一开始把丈夫的家人当作敌人,用师父的法“不爱你的敌人你圆满不了”[3]强制自己放下怨恨心,含泪而忍。到把他们看成可怜的世人,不和他们计较的,再到从怨恨到感激,把他们当作亲人。虽然中间经过了无数次的剜心透骨的过程,毕竟自己走过来了。

我有时就在想,假如没有那段亲情的巨变,没有丈夫家人制造的魔难,自己可能还走不出来,成不了兑现誓约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还可能翘着二郎腿,吃着瓜子,喝着茶水,在做好家务之余,读读法,过那种富足、悠闲、平静的日子呢。师父说:“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气,你心里头还得谢谢他,真得谢谢他。”[2]

四、丈夫家人变了

随着自己心性的不断提高,对丈夫家人的怨恨心也不断消除。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他们对我不好,但我不能对他们不好。丈夫不在了,我就有义务替他尽孝心,我要以我的行动证实大法的美好,而且今生能成为一家人,就是有缘人,我就要救度他们。于是,不管公婆的白眼也好,说三道四也好,不欢迎也好,每年他们过生日、节日,我都回去看他们,给他们买些东西。孩子放假,我就叫她们回家看望爷爷奶奶。

“佛光普照,礼义圆明。”[4]自己的怨恨心消除了,善心、慈悲心出来了,渐渐的他们也变了。婆婆说:媳妇,你回家看看就好,不要再买东西了,你的日子也过得挺紧巴的。公公病重的时候,把我叫回家说:大媳妇,你拉扯两个孩子也不容易。你家里这套房子,趁我还有这口气,我给你卖了吧。公公操持着卖了十万元,一分不少的给了我。其实这套房子,他们早就决定不给我了。

小叔子大姑姐也变了,他们把我现在住的房子的房产证还给了我,大女儿上大学时,小叔子还给她买了笔记本电脑。今年我大女儿结婚,他们跑前跑后、尽心尽力的忙活,好像从来就没有任何矛盾和仇怨一样。

孩子结婚,同修都来无私的帮忙,场面祥和感人,他们很震惊,也是他们没想到的。在几天接触中,同修给大姑姐三退时,她很爽快的答应了。小叔子对大法也有了很正面的认识,他对别人说:“俺嫂子没俺哥这几年,幸好学了大法。”

在一次闲聊中,大姑姐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我说:“弟妹你变了,唉,以前有许多误会。”从她的表情中看的出,她对我的变化也很惊讶,也是我没想到的。我说:“姐,过去的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今天咱们在一起,我感到比以前更亲切,更实在呢。你也知道我学大法,俺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从心里对别人好,遇到矛盾找自己。以前都是我没做好。”还有一次,我公公去世时,出完殡,就我俩在时,她对我说:“唉,弟妹,小弟妹要有你的肚量、大气就好了。”

看到眼前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变化,我感触很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是师父看我心性到位了,帮我化解了和丈夫家人的矛盾,我发自内心的感恩师父和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一章 概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