喘病癔病康复记

更新: 2017年08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行医的大概都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内不治喘,外不治癣,治就丢脸,这足以说明这两个病有多难缠。我十几岁的时候不幸得了哮喘,结婚后二十九岁那年流产又复发了。没想到,这一治就是十年,中医、西医、巫医看了无数,不但没治好,又多了一种癔病。这两种病对医学界来说,就是束手无策。吊瓶挂多了,舌头都是黑的,大夫说这是细菌二度感染,不能再挂了。

不到四十岁的人,真是一走一哼哼,弯腰驼背的,经常憋死过去,每次醒来我都想,怎么又活了,就这么半死不活的,别提多难受了。一卧床就是几个月。有一次也不知道卧床多长时间,下楼买东西,找的钱是新版的一角硬币,我说你找这是什么?他说钱呗,你怎么连钱也不认识,我问什么时候出的,他说好长时间了,我说我收拾家把这样的都扔了,以为是孩子弄的游戏币,把人家笑的不行。

大概是二零零五年,我遇到了一个学法轮功的人,告诉我好多人学法轮功以后,很多医院治不了的病都好了。我一听那可挺好,那我也学。因为一九九九年的时候,姐姐说她的邻居得糖尿病学法轮功好了,让我也去,我还没等去,就不让炼了,之后铺天盖地的谎言。这次一听,我说我也学。她给了我一本《转法轮》

我一口气就看完了《转法轮》,明白了真相,书里全是让人如何重德行善做好人,哪有电视里宣传的那些东西。我对政府污蔑法轮功的行径很愤怒,这是什么社会?政府竟敢公然撒谎。

有一天下午,我去看师父的教功录像,坐在电视对面的沙发上,眼看着师父打着坐向我飞来,我一下靠在沙发上,昏过去了,过了几分钟一睁开眼,我说我看到师父飞过来,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们说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呢。我笔直的坐着,不能哈腰,好长时间就那么直直的坐着,过了一会儿觉得有人从我的头顶和脚底下往外拽东西,像丝一样,一下一下往外拽;之后身上开始冒凉气,他们都感觉到凉,不敢在我旁边呆着,得离开一段距离。

等我回家的时候,腰也直了,一抬腿脚怎么举这么高,腿不那么沉了,身上怎么这么轻快。从那以后,什么癔病,哮喘都与我没关系了。

我现在已经退休了,还在做买卖呢。我不仅获得了好的身体,还不断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找到了那种心灵的宁静,整个人变的宽容、平和,那是一种真正的幸福。

人不得讲良心吗?你说我这半死的人,那十年花多少钱,都没治好,遭多少罪,就这样没花一分钱好了,那心情得是啥样,会不会逢人就说。你说我告诉别人我好了,说法轮功怎么好,和反党能联系上吗?会对社会有害吗?我这种人会不会视《转法轮》这本书为命,还舍得放下吗?

写出自己的亲身感受,希望那些像我以前一样在病痛中挣扎、苦寻良方的善良人们,不要拒绝这份美好,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吧,也许那就是你要找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