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度众生二三事

更新: 2017年08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有助师救众生责任下世的神,承担着救度下界众生的责任。你觉的我个人修不好没有关系,象历史上的修炼方式一样,因此有的人不太精進,带修不修的。可是你想到了吗?你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曾经和我签过约,你发誓要救度那些众生,你才能成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这件事情,可是你没有兑现。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你说你到时候一喊师父,说我没修好啊师父,这事就完了吗?谁能放过你呢?那些旧势力放过你吗?多重大的事情啊?!”[1]

房东的责任我们担起来

我在县城边上租房,开了一个小吃店维持生计。三年前冬月的一天中午,小店的房顶掉下水泥块,砸伤了顾客,我立刻从厨房跑出来,只见丈夫搂着那人的脖子,一直喊他,可那人一句话也不说,前额的头发上还有石灰粉子,我以为伤着头了,我贴近他的耳朵说:“兄弟,您如果能听到我讲话,赶快念‘法轮大法好’,我师父能救你。”一会儿,顾客说砸着腿了。我找来房东,他看了一下,立刻走开了。我们马上把伤者送医检查,医生诊断为腿部肌肉损伤。医生说要用新毛巾,我领着五岁的外孙女立刻到商场买,并且买了食品和水果。医生问伤者:“你需要打消炎针,你愿意回家打,还是住院打?”顾客说:“看他们俩这么实在,我就回家打,不给他们找麻烦了。”医生说,你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你们两家都回家烧高香吧!水泥块是从他前额的发梢上落到桌子上,然后再从桌子上弹起后,落到他腿上的,如果再往头部过来一厘米,后果不堪设想。

从医院出来,我们又主动提出和他去邻县的一家专治跌打损伤的医院贴了膏药。

我和丈夫把伤者送回家,一会他家来了三个小伙子一个姑娘,是来帮着要条件的。伤者说:“我有五个蔬菜大棚,马上要栽茄子,这回干不了了,你拿点钱我雇人干吧。”我说:“行啊,你要多少钱啊?”他说:“给我两千元吧。”这时她老婆不干了,说:“这回耽误了考驾照,还有一个三百四十元的补考费也让他们拿!”为了救在场的人,我答应了。我说:“你们要的条件,我保证兑现。我俩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师父要求我们弟子遇事为他人着想,善待一切有缘人。今天有这么多人在这里,也是缘份。有一件重要事我得告诉你们。现在天灾人祸很多,共产党历次运动,害死中国同胞八千万,上天要灭它了。你们谁入过党团队的,赶快退出来保平安。”我还讲了藏字石的警示。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有两人退出了团队。

因当时身上钱不够,我们准备明天再送来,他们害怕不给了,当晚来拿了钱。他们说,现在很少有你们这么好的人,其实这个钱应该让房东拿。

一个星期后,我们买上奶,带上神韵光盘去看他。当时,他还没好,我俩又和他去了一次邻县医院。医生说用完这一帖药就好了,不用再来了。回来的路上我给他和他儿子做了三退。他说他也想看大法书,因为他感到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我们又给他送去了《转法轮》

房子没法用了,找房东修房子。房东说:“房子租出去了,不管。”又和他说给伤者拿了多少钱。他还是说:“不管。”我丈夫的侄女知道了此事,立刻要给律师打电话,要跟房东打官司。我们谢绝了。我说:“我和你叔都是修炼人,明白‘不失不得’的道理。就算是破财免灾吧,也许前世欠了人家的,现在还了,也许给我们避免了更大的灾祸呢。我们修炼人有师父管,没有无缘无故的事。”侄女说:“你们修大法的看问题就是和我们不一样。要叫我,早跟他们干起来了。房子出现安全问题,这个钱就应该房东掏。”

最后我们自己修好了房子。师父说过:“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2]通过此事我们虽然拿了钱,却有四个人明白真相得救了。众生的得救不正是大法弟子所要的吗?

利用一切机会救度公检法司部门的众生

二零一四年冬天,妹夫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看守所。妹夫家人包括妹妹都想用钱把他买出来。我和小妹从法理上交流,小妹也认识到不应该再像以前那样,给迫害大法的邪恶输血。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公检法司人员,已经对神佛犯下了大罪,如果再给他们送钱,不但救不了他们,还加深了他们的罪恶。随后我和小妹决定不走这条路,我们要借此机会,给公检法司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关人员讲真相,救度他们。

与本地协调人商量后,决定首先在明慧网上曝光,让国际上的大法弟子帮助打真相电话。其次是安排同修发正念,清除本地区另外空间的邪恶,加持被绑架同修的正念。三是给全县公检法司有关人员写一封公开信,给他们讲真相劝善,这封信要在全县范围内发,同时贴不干胶,发各种讲真相的期刊。四是我和小妹直接到公检法司去讲真相、要人。

几天后,妹夫被批捕。妹夫的哥哥、姐姐们都不修炼,因为着急,都怪小妹没拿钱把人买出来。娘家人也是这个看法。都说:“没办法了,你们闹大了,还上明慧网给曝光了。现在给人家钱人家也不敢接了。可能得判四至七年。”小妹听到这话压力很大。

我一边鼓励小妹加强正念,一边继续和小妹去要人。国保的人说,现在案子交到检察院了,本来没什么事,你们却上了明慧网,电话快要打爆了。检察院的人说案子交到法院了,可法院的人说没交过来。我和小妹来回跑,后来他们干脆躲起来,和值班人说,告诉她们不要再来了,来了也不见。

我和小妹下定决心追查出结果。最后确认是交到法院了。法院的人一见到我和小妹就暴跳如雷:“国外都往这打电话,晚上睡觉都得关手机,要不觉都睡不成了。我的手机号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我要公安给我查!”

我和小妹不管办案人员如何对我们,我们就抱定了一颗心:要让他们明白真相,给他们一次得救的机会。很多同修主动出钱出力,帮助小妹请了北京律师为妹夫做无罪辩护。

第一次开庭,律师明确指出:依据宪法,公民有信仰自由,也就是说每个公民有不信神的自由,也有信神的自由。共产党讲无神论,而大法弟子是相信神佛的。无神论不能审判有神论,请求共产党员回避。他们一听,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不到十分钟即宣布休庭。这是我们县第一次请律师,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律师只用了请求回避这一法律手段,就在当地的公检法司系统引起了轩然大波,到处都在议论纷纷:无神论不能审判有神论,共产党不能审判法轮功。这就促使人们去思考:这场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到底对不对?有没有依据?随后,法院郑重其事的以书面形式驳回了回避请求,这在我县是第一次。

第二次开庭时间长达四个小时。整个法庭似乎成了听真相的地方。听完一拨又来一拨,不断的有新面孔進入法庭。好像早就安排好了似的。他们提出什么问题,律师马上回答法律多少条是怎么说的,一点不打折扣,没有一个问题回答不上来。还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并且还说他自己也使用破网软件,因为看不到真相,有墙就要翻嘛。这次律师的正义辩护,使他们听到了他们平时听不到的真相,使他们知道了是他们自己在执法犯法。听着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他们无言以对,宣布休庭。

第三次开庭,冤判同修四年。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表面上是迫害大法弟子,其实“世人才是被害的羔羊”[3],所有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都是受害者。大法弟子顶着不被家人理解的压力,在经济不宽裕的情况下,在同修的帮助下请律师,不仅是为了营救同修,也是为了能给参与迫害的人一次听真相的机会,一次选择的机会,一次得救的机会。这就是大法弟子的担当!

支部书记明真相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二号,村支书打电话说:“镇上让某某(我丈夫)去镇上法治学习班(洗脑班)学习,去签个名就行。”我知道这是旧势力操控世人对大法弟子進行的迫害,坚决不能配合。于是,我俩去给书记讲真相,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真心为他的未来负责。为此我们一周之内去了三次书记家。

最后他说:“镇上一天打十多个电话催着找人,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推出去,就说找不着,不管这闲事就好了。你们工作先停停,躲几天,我就说没找到你们。行不行?”为了不让他太为难,我们答应了。我们还给他讲了藏字石的故事,劝他退出邪党组织。他说:“谢谢你俩告诉我这些。那就给我退了吧。”

我俩又给镇上有关人员的家属讲了真相,最后洗脑班的事不了了之。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神叫我为你奔忙〉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